我们继续向前走去,接连看到了足足三十几具尸体,有少数人留有名字,只是我们都不认识,看来是其他古星的盖世强者。

  空旷的铜殿,一片虚无,没有尽头,根本寻不到出路,湖中的水没有流进来,这里自成一方天地。

  “成仙这么难……”我心有所感,古往今来,神州最顶峰的人物,到头来似没有人可以跨过去。

  “这些人是怎么殒落的,我们若是死在这里,是不是连白骨都无法留下?”我有些闷闷不乐,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样一天。

  “不能被围在此……”周子铮静静思索,却也没有任何办法,这么多人杰都死在了这里,他如何能够脱困?

  突然,铜殿震动了起来,一版巨大的力量,如银河坠落,似星域枯寂,庞大的压力让人有窒息的感觉。

  铜殿中一片迷蒙,竟有混沌翻涌,像是雾霭,腰腰胧胧,向着我们淹没而来,摧枯拉朽,根本无法阻挡。

  这是一种本源的力量,像是宇宙初开,天地刚成形一般,星辰闪耀,混沌暴烈,势不可挡,我若是被淹没,必死无疑。“

  我不想死啊!我彻底心凉了,这次我真是没有一点办法,不可能阻挡混沌的力量,在这一刻很多身影浮现在我的心间,短暂的刹那,像是经历了一生。

  突然,我的轮海轻颤,寂静如磐石的绿铜块,竟摇动了一下,即将到来的混沌顿时一滞。

  而后,我感觉海底泉眼一空,古朴的铜块竟脱离轮海,浮现在眼前,没有光泽,亦无能量波动,朴实无华,我体内的白莲并不在上面。

  “这是什么?”周子铮好看的桃花眼显出了很浓的疑惑,连他也不知道这什么东西。

  我心中涌起滔天骇浪,绿铜块竟然出来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在我身前轻轻震动了一下,而后周围便风平浪静了。

  绿铜块一闪而没,再次沉入我的轮海泉眼中,而那一株白莲又扎根在了上面,这让我心中难以平静。

  周子铮自然是非常吃惊,我只好搪塞过去,没有明说这是荒塔的碎块,不是我不信任他,只是荒塔的来历太过玄乎,此时说出去还会耽误事,等日后再说吧。

  铜殿一片空寂,昏昏沉沉,我们惊讶的现,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前方竟出现两个门户。

  在此地有十几具白骨,骨骼有晶莹的光泽,并没有化成骨粉,足以说明了他们的不凡。

  周子铮走上前去,轻轻敲了敲,白骨竞出阵阵铿锵之音,似金石一般,绝不是凡骨,岁月也未能彻底将其磨灭。有数几具白骨前逍有血字,其中一人的绝笔,让我们稍微一阵愣神。“我有仙心一颗,久被尘劳封锁,何日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这是一种大气魄,同时也是一种无奈,更是一种绝望,实力达到这等境界,绝对已是震古烁今,但依然成仙无望,这几句话道尽了遗憾与落寞。

  我打量十几具白骨,心中感慨无限,我现在也有怀疑了,神州、北斗、勾陈这些大地上,究竟是否真的出过“仙”?

  路过十几具骸骨,来到那两个门户前,我心中震动,两扇门户形似太极中的阴阳鱼,左侧的门户是一个黑色的阴鱼,右侧的门户是一条白色的阳鱼,全都似不规则的弯月。

  “这……合二各一,是为太极!”周子铮不得不惊。

  道家、中医、传统文化,从孔庙大成殿梁柱,到楼观台、三茅宫……太极图被称为古中国第一图,与鼎一样神秘。

  在那黑色的阴鱼门户上,刻有一个苍劲的古字,气势迫人,直欲持人崩飞出去。

  “死!”这个字可以说非常的不祥,如魔咒一般,烙印在上面,竟有些血淋淋的味道。

  而在那白色的阳鱼门户上,铁钩银划,也只刻了一个字,为:“生!”笔力雄浑,神韵天成,流转出一股祥和的气息,与阴鱼门户截然相反。

  此刻,我们的身后迷蒙一片,暗淡无光,前方有生死选择,我和周子铮都难以平静,只有两条路可以前行。

  “没有什么可以犹豫的,自然是选择生门,谁会选择死亡。”我对着周子铮道:“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去选择死门,我还想成仙呢……”

  周子铮没有理会,而是默默思索,最后自语道:“太极生两仪,阴阳并起,阳者为生,阴者为死。”

  不过,他并没有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与道还有太极不符,他凝视阴阳两扇门户,道:“阳极生阴,阴极生阳,阴阳互逆,生死易位。”

  我知道他看过不少古籍,比我懂得多,正所谓虚虚实实,阴阳相生,有很多类似的说法,最后他指向死门,道:“这才是真正的生路!”

  要是我自己,根本选择不出,惊道:“你在乱说什么?”

  “生门,看似祥和,但永远不会有出路。死门,一定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绝处逢生。”

  “你确信?”我扑闪着大眼,瞪着他道:“你可不要异想天开,不然会害死未来的仙人!”

  周子铮被我的打趣弄得也有些犹豫,他完全是因看到这分裂的太极而做出的决断,可是这里是青铜仙殿,出现在很多时空,他的逻辑不一定适用。

  只是最终,周子铮还是选择了死门,他领着我大步前进,我自然跟上。

  “轰”

  突然,如海啸般的声音传来,阴鱼门户中乌光如测,直冲而来,阳鱼门户中白光烁烁,穿透而至。

  黑与白的对立,生于死的光华交相辉映,阴阳二气流转,铺天盖地,出隆隆声,像是汪洋在怒卷,又如惊雷响彻九天十地。

  太极初成,生死对立,阴阳二气迷蒙,这种碰撞无比可怕,可以衍生万物,亦可让天地枯寂。

  突然,我体内的绿铜块一颤,再次冲出,定在阴阳门前,虽朴实无华,但却巍如重山,一下子让阴阳二气消失了。

  “这到底是什么宝物?”周子铮非常吃惊,一双灵动的桃花眼闪烁出奇异的光芒。

  我只说这是偶然的得到的宝物,以后再与他细说,周子铮即使很好奇,但是见我不想在此刻啰嗦,也没刨根问底,而当风平浪静后,绿铜块重回我体内,周子铮则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我估计,他已经猜到了这块绿铜的来历,因为他做出了一个了然的神色,喃喃自语自语道:“原来,这就是你可以进来的原因……”

  阴鱼门户,血淋淋的意境如森罗地槌,迎面扑来,在这一刻我与周子铮同时看到了尸山血海,无尽骸骨,数十上百万,我们像大风大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会被打翻。

  周子铮坚定不移,用力推开了黑色阴鱼所代表的死门。后面,没有森然杀机,未有血雨腥风,有的只是一条空寂的道路,不知延伸向何方。

  “嗒,嗒,嗒。”空旷的脚步声在回荡,像是一条数万年没有人走过的古路,静到极点。

  “这条古路通向哪里,难道在尽头有成仙的秘密?”我问着周子铮,但是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足足过去半个时辰,我们终于来到了尽头,就在前方,混沌迷蒙,阴阳二气流转,这是一间空旷大殿,依然为青铜所铸,在地上有几具灿灿生辉的白骨。

  一个巨大的“仙”字刻在前方铜壁上,有着难以说清的韵味,竟是以鲜血书写而成,烙印进青铜内,血迹如新,根本没有干涸,灿灿血光四射而出。非常的妖邪!

  “仙”应该圣洁无比,怎么会以血来亵渎?

  更新;最快上t…酷^_匠u网

  而且,这这种“血”明显非同寻常,也不知道过去多少万年了,所有强者的血肉都已灰飞烟灭,只有少数盖代强者留下白骨。而此地“仙”字上的血,却依然鲜红欲滴,灿灿生辉,似还在流淌,实在让人无法想象。

  “该不会是仙的血吧?!”我喃喃自语。

  “这是荒古女帝的鲜血!!”周子铮看后终于露出惊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