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子铮离开之前,他送了一粒类似种子的东西给我,是这是菩提子,有助于修行的,话不多,语气中透露着冰冷,但是我却接过了,只有这样我才会觉得一切都是我的错,而不是周子铮的,心里的愧疚也许能抵挡那种没由来的伤痛吧。

  我找了许紫烟,像她说明了自己要闭关的意图,她自然举双手赞成,说自己也需要修行,不然以后怎么保护我,对于许紫烟的无私守护,我已经不能再说什么谢谢的话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前世的记忆在作祟,不管如何,许紫烟如今是我除了马在葆最信任的人……

  我按照关家子弟的指引,来到了神峰之后的一处洞府内,上个月与黑暗生物的搏斗,我已经有所成就,只需再迈出半步,我很有信心在此地破入彼岸。

  更新i'最6快上酷t匠网

  来到洞府后,我谢过了那个子弟,将洞门关闭,我一动不动,静心参悟,半个月后我终于登临神桥顶峰,准备炼化那块拳头大的神源。

  可是就在这时,我现了异常,眼前迷迷蒙蒙,竟然看不到东西了,像是迷失了方向。

  “怎么会这样?”我心中一惊,差点以为被人算计,落入牢网中。可是,并无杀气传来,也没有神力波动,洞府内依然如故,静悄悄的。

  由于我吞食了很多的魂丸,虽然神识修炼的比自身修为还高,神识的凝固程度恐怕到了道宫境界!

  于是我探出强大的神识,用神识扫视四方,让我惊愕的是,神识出,看到的依然是朦胧的雾气,别的什么也没有。

  “我的五感,我的灵觉……为什么模糊了,是什么东西伤害了我?”我很快平静了下来,默默思索,而后若有所思,自语道:“难道是?”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一种被我忽略的修炼状况,神桥境界有迷失之祸,道经中所提有限,并没有细说,只是我一直忙于斩杀黑暗生物,从来没有在意。

  一直以来,他参悟道经时,都是针对心魔,以防止自己的执念产生马在葆那种心魔来,所以没有在意这些无关的话语,想不到今天竟遇到了。

  人体奥妙无尽,修士不想受困于苦海,想探索到其他人体秘境,必须要强度苦海。

  唯有修出天脉,横于苦海上方,通向彼岸,才是摆脱这一困境的基础所在,这便是神桥境界,一个非常关键的关卡。

  可是,天脉生长,横贯虚空,究竟延伸到那里,才能到达彼岸?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无法堪破虚妄,被围于神桥这一端,无法跨过苦海,这就是迷失之祸。

  甚至,最严重时,五识会被剥夺,灵觉尽失,成为无知无觉的废人,这当然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况,也最是可怕。

  大多数人结天脉时,都会遇到迷雾挡路,不知该通向何方,不过并不严重,一般修士只要静下心来,便可穿行而过,无法拦阻。

  而我修行到现在,一直都很顺利,可以说无任何波折,在登临神桥绝巅前,根本没有受围受限。

  直至到了这一刻,才彻底发作,不过我心中也庆幸,如果不是灵机一动,想要先提升境界,那么下次遇到危险之时,我恐怕有大祸了。

  无尽迷雾冲出,虚妄遮蔽灵觉,挡住了我的前路,这是严重的迷失之祸。

  “跨海而过,就是彼岸!”一次生死考验摆在眼前,我必须要经历,没有所谓的退路,不然听觉、视觉等五感都要被剥夺,完全迷失。

  我将那块拳头大的神源放在一旁,本想利用周子铮送的菩提子,可是心里一想,这一关我必须要自己度过,于是又将菩提子收入怀中,我想真真正正的面对,不给自己留下倚仗。

  强大的修士,需自己闯过这一关,必须要亲身经历,不然后面的修行要蒙上阴影,灵觉不再敏锐,这是一个问心的历程,而非倚仗外物的过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迷失之祸虽然是一种磨难,但如果闯过,身心都将受到洗礼,将开启人的本能直觉,潜意识越的强大,堪破虚妄,直指本源。

  我闭上双目,一动不动,像是化石一般寂静,直至半个月后我才再次醒来,可是我依旧还困在原地。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秦羽沫你不会迷失的……

  此刻,在我的眼中,迷雾深锁四方,我像是被困在牢笼中,心神沉浸轮海,也仅仅看到一段天脉,不知该跨向何方。

  迷失之祸,号称生死考验,绝非虚言,许多天骄人物,回往昔时,都着重提封过这一关。

  我这次是真的遇到了危险,五感越来越麻木,灵觉即将不存,整个人像是被封闭了一般,听不到,看不到……我如聋子、如盲人。

  “自问我心,彼岸在何方?”

  但是我没有恐惧,没有惊慌,心中很平静,我认真思索所学,努力望向迷雾,想要看穿。

  “彼岸,彼岸,回头是岸吗?”因为身在迷雾中,没有一个人来帮我,我只好不断的自问,道:“修行的道路,曲折而漫长,怎能回头,如何回头,自当勇往直前。”

  迷雾依然封锁,五感越麻木,我觉得即将失去一切灵觉,这是从未有过之危险,可能会就此止步,成为废人。

  据记载,潜能越大,越难以摆脱迷失之祸,我不能气馁,当自庆幸。我依然平静相对,没有慌乱,反而生出更强大的信心。

  转瞬间,又过去了半个月,只是我依然没有走出迷雾。

  时间慢慢流逝,整整两个月,我都在经历迷失之祸,当我的五感彻底被剥夺时,什么也觉察不到了。

  “彼岸,彼岸,不是对面的岸,何需寻找,我走向哪里,它就在哪里,我站的这个地方,它就是彼岸。”我平静道来。

  “轰隆隆”云雾翻涌,快溃散,天地清明,一切尽在眼前。

  仅仅一瞬间,迷雾尽散,我的五感复苏了,更胜往昔,无比的敏锐,一种神秘的光辉笼罩在我身上,像是在接受洗礼。

  我通过了生死考验,堪破迷失之祸“本能”经受洗礼,神识如匹练般冲出,可感知到的范围越的广阔了,身心像是被锤炼了一番。

  我将心神沉浸到轮海,此刻那段天脉越的粗壮,晶莹剔透,如架海紫金梁,通向未知的地方。

  我登临神桥,直接迈步,正如我自己参悟的那样,走向哪里,哪里便是彼岸,我跨海而过。

  天脉璀璨,我横渡苦海,来到了尽头,这是一方净土,云雾飘渺,在高天上,我隐约间看到了一座巨大的道宫。

  白云悠悠,挡住了视线,道宫就此不见,再也无法捕捉,我并不感觉可惜,刚刚登临彼岸,未能圆满,怎能进入道宫秘境?

  传说中的道宫,对应的人体位置为胸廓区域,那里有五尊神祗,修行这一秘境时,会生种种奇异之事。谷神不死,是谓玄化,玄化之门,是为天地根。五神孕五行,五气清明,与天通,与地连,绵绵不绝,可衍生出道力。

  达到彼岸境界后,我感觉到了自身的变化,精气神升华,神力澎湃,苦海开辟到了巴掌大,波光粼粼,甚是濯璨。

  我此时顿觉得一掌似乎可以拍碎青天,一脚可以蹬裂大地,这是实力变强后的奇异错觉。

  只是我没有动,而是将那块拳头大的神源握在手中,开始慢慢炼化,我急需巩固这一境界。

  我不期望达到彼岸大圆满境界,发生破茧化蝶般的蜕变,那不现实,毕竟刚刚登临这一境界而已。

  拳头大的神源纯净无暇,流光溢彩,蕴含了无法想象的磅礴精气,我足足炼化了大半日,终于全部汲取完毕。

  而后,我又沉寂了十日,才终于彻底醒转过来,完成了这次的修行。

  “这是……”就在这时,我内视轮海时大吃一惊。

  金色的苦海,波光点点,我感觉多了一些东西,就在海面,生机勃勃,有绿意浮现。

  “那是什么?”

  我瞠目结舌,那里有一株奇异的植物,生长在金色的汪洋中,若隐若现,像是一株白莲,有混沌雾气缭绕,而那块绿铜就在白莲下方沉浮!

  “怎么会这样?”我非常震惊,不知道为什么会生这种变化。

  而当我不经意间抬头时,又是一呆,轮海上空不再迷蒙,不再空虚,一片青蓝,犹如青天。

  我真的很吃惊,登临彼岸后,竟生了一系列变化。

  天穹……白莲……难道我的本命异相要出现了?我难以平静,想到了马在葆的黑莲,苍邏的青莲,这一切又有何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