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事到如今,不用惺惺作态了,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我与上官凝雪对面相对,手中抱着棺材板遥指南天。

  上官凝雪身上的鎏金战衣晶莹闪烁,将她衬托的空灵出尘,寒声道:“秦羽沫你让我动怒了,我要以绝对战力碾压你!”

  她浑身绽放神芒,战衣晶莹绚烂,手中的白色仙剑像是有了生命,剑芒吞吐不定,杀气冲霄。

  “嗡!”

  上官凝雪一下子从原地消失了,烙印高天上,与虚空凝结为一体,她像是一尊女神一样,挥动着白色仙剑向我斩来。

  “锵”、“锵”、“锵……”

  万剑齐鸣,成千上万道剑芒如流星雨一样打了下来,每一道绚烂的剑芒都可以洞穿命泉秘境的修士。

  她在年轻一代中算的上是翘楚,如果她不压制修为,而是以真实的境界与我对战,恐怕威力不可同日耳语,纵是道宫大圆满的修士与她对决也只能饮恨,难以挡住她的可怕剑芒。

  我以手中黑色的巨型棺材板横扫,铿铿锵作响,如百万大军在交锋,巫气纵横,神光冲霄,天穹像是被打穿了。

  而上官凝雪此时却在挥动大道,她与天地合一,道法自然,这早已超出术的范畴,上升到了道的领域,白色仙剑每次挥动,都有一幅道图落下。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昆仑仙子的战力真的比她的美貌更令人瞩目。

  她对道的感悟极深,让许多老辈人物都汗颜,一剑一道图,这是什么概念?!

  一剑之威可翻手毁掉一栋大楼,而她每一剑都如此,不见剑芒,唯有道图飞落下来,恐怖威压让人灵魂都颤栗。

  这样的剑道实在过于恐怖,每一剑可以杀死一名命泉大圆满的修士,让许彼岸秘境的人都生出阵阵寒气,仙子,真的是在世女神!

  这是每一个人都同时生出的念头,这个年龄段有这样的修为太吓人了,年轻一代有几人可以撄锋?

  “该不会是落九幽再世吧,落九幽便是昆仑的上一任门主,天纵之姿,有她在昆仑比以往更加厉害,而此时的上官凝雪与落九幽都拥有同一种神秘而又可怕的体质!”

  “三千年前,落九幽无敌天下,想来她年少时也不过如此!”

  周围的修士越聚越多,武汉城池是个巨型堡垒,里面各种人物都有,有路过的,有驻扎的,有本土修士,恐怕连北斗修士也混杂其中,他们在谈论和我和上官凝雪的大战。

  “轰!”

  如洪水击天,似汪洋汹涌,我挥动硕大的棺材板,动作并不是很快,慢慢向天空中划去,重板无锋,却斩破苍穹。

  我这是在与大道对抗,与上官凝雪的剑道争锋!

  “轰!”

  天地间暴动,我推出的大帝棺材板,力道惊天,破灭一切阻挡,虽然在缓缓移动,但却摧枯拉朽。

  此刻,巫王临九天异象与我合一,加上皆字秘术在悟道古茶树制成的棺材板上不断汲取道之力,使我能维持更长的时间,令我拥有不可思议之伟力,立斩先天道图,无坚不摧。

  天穹上,大道如渊,深不可测,上官凝雪天人合一,手持白色仙剑划出道的轨迹,无穷无尽,永远不枯竭。

  如果说上官凝雪代表了天地的意志,化身为道,那么我就是在逆天而行,以力破道,斩灭一切阻挡。

  “秦羽沫,你太令我惊讶了,接下来,我会让你永远消失在这里!”她神色冷漠,似乎在解封着什么……

  好一个上官凝雪!她竟然不守承诺,开始暗暗提升境界,已经在用彼岸境界,不,甚至是道宫境界的修为压制我,难怪我十倍战力也不能一招制敌,她竟然在作弊!

  她修为提升后,挥动大剑,一剑一道图,且战力不断在飙升,恐怖的战力镇住了所有人,来多少彼岸大圆满的修士都不够她杀的。

  但是我却不怕她,相比她早已暗自提升了境界,否则,我十倍战力,顷刻间就可以制住她!即使她提升了修为,令我压力倍增,但是我还是全部接了下来!

  “炼得身形似道也……”

  上官凝雪轻喝,语如道音,响彻天地间,再挥出的剑道更可怕了,道图如渊,每一幅都极度可怕,要将我镇封。

  “凝雪,不可!你不是同境界而战么?停下来吧,你这是在以大欺小!”苍邏的声音在演武场内响起。

  f-酷;}匠网永y久!K免费*☆看Q$小ME说;U

  但是上官凝雪却充耳不闻,传音道:“秦羽沫,你以为我会放过你,演武场已经被我封印了,这是我们昆仑的诸天阵法,谁也破不了!今日,你就受命吧!”

  她的神色无恙,但是传给我的话却歹毒无比,不仅提升境界,不遵守诺言,还想借着这次比武的借口,好将我杀死,从此,她就能霸占苍邏了,她还会养我的女儿,不,我的女儿决不能让这种女人染指!

  我差点被她的话扰乱道心,立即深吸了一口气稳住,然后拿出杀手锏来,对,就是我苦海中的绿铜!

  “嗡!”

  当我调动绿铜时,苦海内竟然再发出一股异相,虚空抖动,异相一浮现,混沌雾气立即缭绕,轻轻一震,异相便将上官凝雪发出的诸多道图破裂。

  这便是混沌种青莲,如果不是绿铜之内存在着混沌玄气,恐怕以我此时的修为是无论如何也发不出的,而且我不曾知道巫体竟然能有这种异相!

  因为混沌种青莲,据包环宇所说,乃是上古异相,非大能不能发出,而这一上古异相一出现,相伴在我的身边时,立时建功,将上官凝雪斩落下的道图一一粉碎。

  我手上轮着棺材板,立身虚空之中,绿色玄气绕身,又将巫王象运转到了极致境界。

  两大异象加身,令我信心倍增,我一步一步向前迈去,无比的坚定,将棺材板收起,取出一把压箱宝,这便是寂灭魔剑的精致仿品,是马在葆温养了多年的一把备用魔剑,虽然是仿品,但是能有真正的寂灭剑三成的功效,只是,这是一把魔门的剑,我一拿出来,就铁定与魔门搭上了关系。

  但是我管不了,也许别人认不出此把魔兵呢,我用寂灭剑遥指上官凝雪,任剑图飞来,唯有一剑破之!

  “秦羽沫,你竟然勾结魔门!今日我要斩妖除魔!”上官凝雪大喝,发丝飞舞,眸蕴神光,这声音响彻天际,不少人齐齐盯着我手中的A货寂灭剑,一个个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然后叫嚣着昆仑仙子打死那个魔修!

  我冷哼一声,并不理会那些闲言碎语,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受到上官凝雪的挑拨,只有打败她,才能将一切杂音消除,这个胜者为王,肉弱强实的世界,战力才是一切的基础!

  而这一刻,上官凝雪见我竟然两种上古异相加身,不再言语,知道自己遇到了大敌,不再小觑我,于是她以身烙印虚空中,眉心绽放七彩神芒,垂落下万道瑞彩,如一尊太古的神祗复生,让所有人都心悸。

  “神祗之眼!”

  “天啊,真的是神祗之眼,我的女神绝对得到了落大能的传承,是同出一脉的无上神术!”有昆仑的修士长大了嘴巴,惊叫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