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何时变得如此粗鲁?”苍邏皱着眉头,看着我一副嫌弃的样子。

  “苍邏!你个混蛋,我啥时和周子铮出过轨!不是你让周子铮带我离开苍月湾?上官凝雪污蔑我,你难道一句话也没有?”

  我气得有些发抖,马在葆这件事真的不是我有意为之,当时那种情况,他也不算是乘人之危,不然我就丢了小命了,怪只能怪命运,而周子铮,虽然我隐约觉得我前世和他有关系,他说我是他梦中的女人,但是我不确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抛开这些不说,我跟他真的没有发生过肉体之间的关系……

  所以面对这两人的强词夺理,我都想撕烂她的嘴!

  “看来不放些干货,你还真的以为我们说谎,整个城主府的人都知道你自己丢弃女儿不管而跟着那个男人走了,你还污蔑邏君,说他让周子铮带你离开,难道你认为一个男人会让自己的老婆跟着别人跑?!”

  上官凝雪一说完,便放了一个圆光术,情形是当夜我生完苍月,而苍月被人夺走我昏迷之后的事情,画面中,苍邏和苍家的老祖一起追逐着那个神龙不见尾的人,而一屋子的熟人,我父母,我哥,吴薇,慕兰等人都焦急的治疗我,害怕我出了什么事。

  但是不久之后,我就突然惊醒了,神情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而周子铮也适时的到来,我见到周子铮就扑进了他的怀中,并喊他相公,让周子铮又惊又喜,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我驾着长虹与周子铮一起离开了苍月湾,画面到这里就没了。

  看到这个记录真实画面的圆光术,我不信,大喊道:“不,我不能这么做,你造假,是你在造假!”

  上官凝雪,一定是这个恶毒的女人,苍邏与我成婚了,她便再也得不到苍邏,所以伪造这东西给苍邏看,让他误会我!

  我一股脑的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没想到苍邏却铁青着脸,喝道:“我本不想提这件事,但是你却还有脸回来,你走吧,要是你想带走你的父母亲人,请便,我并没有亏待他们,他们在离我府邸不远的宜居院居住……”

  苍邏说完这句话便搂着上官凝雪的腰肢准备回到霸都府,这是苍邏的府邸,而整个武汉都府大部分的势力都是昆仑在把持着,也就是上官凝雪是这里的东道主,连苍邏都是投靠她而来。

  一想到这,我控制不住体内的暴躁之气,神力一运转便祭出那块棺材板,抡着棺材板冲向了不远处的上官凝雪,我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东道主,此时我顾不来了,看到她的后脑勺我就想砸她一顿。

  “砰!”

  我突然的袭击,速度无与伦比,行字决不是盖的,眨眼之间我就将棺材板砸到了上官凝雪身上,连苍邏都来不及阻止,上官凝雪被我砸的一个踉跄,差点栽倒。

  我扶着棺材板,心里很是痛快,解恨,这个惺惺作态的恶女人!

  “秦羽沫!你发什么神经!”苍邏立即扶住上官凝雪,有些气愤的道。

  “没事,邏君不必在意,羽沫妹子是不甘心,不甘心你用她做挡箭牌,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出当年的事么?”

  上官凝雪被我砸的嘴角吐了一口鲜血,这个女人,我明明收住了力量,她还硬逼出一口血来,好好!

  我倒要听听,当年苍邏与我成婚,还有何隐情!

  “你说,我听着,我知道苍邏你与我结婚只是权宜之计,我们生了个神胎,你就抛弃了我,是吧,好,你好的很!”

  我惨然一笑,继续道:“上官凝雪,不要装了,有本事和我堂堂正正一战,输了我心服口服的走人!”

  qZ酷q*匠~9网永&q久%免g@费看小O3说*

  苍邏见我神色坚决,嘴唇动了几下,但是终究没说出什么话来,而上官凝雪却将嘴角的鲜血一抹,道:“既然羽沫妹子这么有自信,那么我不奉陪岂不是做了小人,好,就与你堂堂正正一战!”

  “凝雪,她才修行不过一年多,加起来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如何是你的对手!”苍邏劝道。

  “放心,我只会压制境界和她相斗,不会以境界法力压她,当年的事,你不说,那我说完再战,让她死心!”

  上官凝雪看完苍邏,便面对着我继续道:“很简单,当时道门式微,被大道压制,而回魂族用邪法修行,一直在追杀苍邏等人,所以他必须隐藏下来躲避他们,而就在那时,你有了危险,他和周子铮一起守护的你,所以苍邏决定现身,我不知道你藏着什么秘密让苍邏不惜与你阴阳相交也要保你性命,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苍邏是个负责的男人,所以他还是娶了你,不顾我的万般阻拦,不顾我与他的情谊,所以我死心了,只是没想到,你心不在他,与周子铮一起私奔,这事是你做的不地道,那么这个男人就由我来守护了,现在,你清楚了么?”

  上官凝雪一改刚才的彬彬有礼,气势攀升了上来,开始捍卫她的主权,我听完她的话愣住了,苍邏喜欢的真的是上官凝雪,而不是我,而且,身在一边的苍邏根本未反驳,他默认了,是的,我只是他需要守护的巫女罢了,我与他的结合也是形势所逼……

  “好,那我们做好做个了断,我赢了,要求不多,让苍邏放弃苍月,让我的女儿跟我姓,我会让她跟着我,姓秦名月!”

  “不可能!苍月是我的女儿,是我苍家的血脉!”苍邏当即反对了起来。

  “邏君,难道你还不信我?苍月只会跟着你信,等找到她之后,我会好好待她,就像亲生女儿一样!”

  上官凝雪强势的说完,又在苍邏耳边低语了几句,我想用神力探听,却根本听不到什么……

  而苍邏露出为难的神色,最终还是退到了一边,我们相约到不远处的演武场做个了断。

  “羽沫老公,你一定行的,那个女儿生的虽美,但是心思很歹毒,喂,曲连杰,你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还有你,你,你们是猪啊!”

  许紫烟开始还劝着我,见到曲连杰等男子一个个的被上官凝雪的美貌迷得有些找不着北,十分的气愤,逮着一个就骂了半天。

  我心里苦涩,上官凝雪实力比我强了太多,我真的不是她的对手,我只是找个离开的借口,输了,就离开吧……

  “羽沫,你这种斗志还打个什么?早早放弃罢了,记住,修士,一旦战斗,就要勇往直前,抱着必胜的决心,不然,如何与天斗,与地斗!”

  包环宇暗中传音给我,让我不要颓然,包环宇及时将我点醒,是啊,若连一丝自信都没有,我以后还怎么修行,不就是道宫境界的修士么,昆仑的种种术法我也见识了不少,起码,我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吃葡萄酱说:

  流星谢谢解封,投点恶魔果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