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懒得理会这五六个修士,一脚一个,全部踢飞,许紫烟小手都快拍肿了,一个劲的为我加油,大喊老公好样的,打死那些小丑,令丁卯更是脸上无光。

  而就在丁卯犯难之时,一名白衣男子骤然而至,很是英武,在其旁边还有五六个人,看起来也甚是不凡。

  “废物!”

  “师兄……”丁卯见到白衣男子一脸愤懑,然后低头在白衣男子耳边低语了几句,而被踢飞的那些人也聚了过去,满脸羞愧之色。

  “那个白衣男子的修为很不凡。”

  许紫烟皱着眉头在我耳畔小声嘀咕道,曲连杰也是脸色凝重,但是却并未说话,对我看了一眼,做出了个加油的手势,我会心一笑,刚刚和包环宇的交流与对阵,令我明悟了很多,特别是体内苦海的神力上涌,突破了命泉境界,更是令我信心大增。

  白衣男子没有上前,方才喝喊的人也不是他。

  旁边一人走出,目光冷冽,凝望着我道:“你可敢与我一战?”

  “你在挑战我这个刚入门的小女修吗?”我做了个鬼脸笑道。

  “我也不为难你,不会以神桥巅峰的实力压你,给你一个机会,我仅凭肉体之力,与你对三掌,你若是接下来,方才的事情一笔勾消。”

  这个男子这样说道。

  我嘻嘻捂着嘴笑了,扫过在场几人,又看了看丁卯,见他眼神怨毒,但是却没有提醒那个男子我的体魄异常,看来,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啊!

  直到最后,我盯住这名男子,道:“好,既然你这样说了,我自然不能退缩。”

  九霄神院也擅长炼体,许紫烟刚就传音给我,说他们九霄神院似乎和昆仑有牵连,也会使用星峰大术,以星辰之力淬炼体魄,一旦达到神桥境界,也就是金丹境界,身体将非常强横,这个人正是有此倚仗,才如此自信。

  我的声音并不高,但却让九霄神院的弟子全部变了颜色。

  “陈云师兄?废了她!”

  几个被我羞辱的修士阴测测的喊道,看来这个陈云在他们当中有很威望,估计平日间也没谁敢与其这样说话。

  “大言不惭,不怕风大闪了头吗,想断陈师兄的腿,再去修炼一百年吧!”

  九霄神院的弟子屡屡被压制,心中倍感憋屈,此刻被我简短的几句话撩出了火气,他们迫切想看到我被羞辱,被碾压。

  “陈云师兄是何等的人物,杀她易如反掌,在陈师兄眼中她不过是土鸡瓦狗尔!”

  陈云,一身白衣,洁净如雪,整个人不沾尘埃,不染俗气,看起来非常出尘,像是从世外桃源走出的一般,确有名门大派杰出弟子的气韵。

  √-酷匠3网w/首ME发I

  他有一点冷漠,但更多的是从容,淡然一笑,道:“少女无知,意态轻狂,不懂深浅。我已经给你机会了,可惜你没有把握住,既然如此,我便亲手打断你全身的骨头。”

  我看也懒得看他,一脚将一块千斤巨石踢了出去,撞向前方的陈云,道:“不吹牛皮你能死啊?”

  我很看不惯对方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陈云轻轻一拂,白衣飘动,衣袖扫过,那块千斤巨石顿时化成齑粉,纷纷扬扬,洒落而下。

  “羽沫老公小心一些。”

  许紫烟暗中传音,道:“他是彼岸境界的修士,想要打败他,只能依靠你那强大的肉身,欺近前他的身前才有机会。比拼神力,对抗法术,老公你胜算太小,唯有近身搏杀,依靠超越灵宝的强大体魄,才有机会重创对方!”

  许紫烟所说也正是我所想,于是我立即展动身体,默运行字决,身体敏捷如风,一步一个残影,让人阵阵目眩,瞬间冲了过来。

  白衣男子轻飘飘的后退,他不是刚才的几个莽撞修士,对我似乎早有防备,不想让我靠的过近,他明显是想依靠强大的神术,粉碎于我!

  但是,他低估了我的步伐,不光是他,就是连曲连杰也张大了小嘴,露出一脸吃惊的神色。因为,他看到了一种强大的身法,似有耳闻,但却从未见过!

  “这是……”曲连杰瞪大了眼睛,而陈云身后的几个白衣男子也皱着眉头。

  “她迈步时,给人以道法自然的感觉,似行云流水,非常自然,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紫烟,这不是你用过的步法么,怎么秦羽沫比你还厉害?”

  曲连杰的声音不大,但是闲庭信步的我还是听到了,许紫烟皱了皱鼻子,道:“她啊,真是天才,没办法咯,老公实在是进步太快了!!”

  许紫烟砸吧砸吧了嘴巴,对着对面的几个白衣男子做了鬼脸,似乎在有意的嘲讽他们。

  而我对面的白衣男子其实已经够快了,像是一颗流星一般,迅疾到了极点,留下一道道残影,但是我却如影随形,跟了上去!

  我必须要黏住对方,进行近身搏杀,不然的话,形势非常不妙,毕竟相差了两个大境界。

  在此前,我不断向白衣男子移动,就是为了给自己创造机会。眼下,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放弃,脚下道韵流转,径直追了上去!

  周围,所有人都很吃惊,陈云何其强大,彼岸境界的修士行动如电,但却被我撵上了,无法走脱,足以说明了那种步法的神秘。

  “女人,真以为我怕你?”陈云被我缠上,感觉很意外,因为我的动作大快了,快到他无法摆脱。

  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可以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不可想象之神通,在其双眸中星光流转,有无限星辰在幻灭。

  “哧哧”

  陈云的瞳孔中,有星光流动,两道光辉射出,比利剑还要锋锐,璀璨夺目,直接向我的头颅洞穿而去。

  若是金石阻挡,也要崩裂,更不要说血肉之躯的人了,但是我看清楚了那道轨迹,心中很是淡然。

  我伸出左手,散发出黄金色的光辉,轻轻弹指。

  “锵锵”两声震音出,两道锋铣的星光如水晶炸裂,一下子碎开,而后破灭在空中。

  “嗡”

  虚空在轻颢,我挥着金色的拳头向他砸来,在外人看来,这肯定是像雷神之锤在震动般,可怕的压力让周围的人有阵阵窒息的感觉。

  陈云白衣飘动,星光耀体,眸子深邃无比,在他的身前,有一片光幕快交织而成,将我与他隔断了。

  “砰!”

  可是,我金色的拳头势猛力沉,如一座山峰砸了下来,恐怖的波动让周围的人全都站立不稳。

  “咔嚓”光幕当场碎裂,根本无法阻挡,化成一道道流光,消失在空中。

  “咚”

  我眼中的金色拳头,像是有黄金神火在熊熊燃烧,将虚空都砸的塌陷了下去。

  陈云终于感受到了我肉身的强横,不禁变了颜色,身影如梦似幻,不断闪避,气海中有一片流光射出。

  这是一个玉盘,急速变大,如一面天穹,上面镶嵌有一颗颗奇异的珍珠,如日月星辰在闪耀,当空而悬,将我罩在下面。

  “哧哧哧”剑气千幻,星云弥漫!

  这面玉盘非常神异,刹那间让天空漆黑一片,夜幕降临,每一颗珍珠都在绽放星辉,化成一道道利针刺下。

  简直就是一片剑雨,黑色的夜空,耀眼珍珠,锃亮的玉盘,同时震动,向我绞杀而来。

  “咚”

  如黄钟大吕在震动,悠悠青铜颢音响彻开来,让周围的人双耳嗡嗡作响。

  因为我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手中多了一块巨大的棺材板,上面刻有‘羽沫我爱你’五个古字,不错,这正是马在葆用过的棺材板,送给我对敌之前,还无耻的在上面刻了几个肉麻的字。

  我挥动向天,将所有剑雨全部挡住。棺材如山,沉重无比,在我手中震动,劈在上方的玉盘上!

  “哗啦啦”

  像是七彩琉璃被打碎了,一块块玉石碎落而下,一颗颗奇异的珍珠在跳动,那件灵宝被生生打碎。白衣陈云风驰电掣,但被我撵在身后,并未能拉开距离。

  “好一个霸道的女子,你真以为就你肉身强横?”

  陈云被我苦苦追撵,顿时动了一丝火气,堂堂彼岸境界的修士,何曾这样被动过。

  “星河十二剑!”他一声低唱,通体有十二道剑光冲起,像是上抵云霄,下冲地狱一般。

  十二道星河奔腾咆哮,各自化成一把巨剑,立劈而下,向着我的肉身斩来。

  传说昆仑的修士以漫天星辉炼休,非常重视肉身的修行,当达到金丹境界时,也就是神桥境界,他们的体质便会开始蜕变,无比强横。

  而陈云估计和昆仑同出一脉,修行到了彼岸境界,自然更是了得,他引动星河神光入体,数年如一日的积聚,体内会出现无尽星光,可凝聚成剑,无坚不摧。

  “锵锵锵”剑光震动,十二道星河,由大量星光汇成,搅动八方风云!

  “砰”

  我见到这些星河,体内血液沸腾,恨不得长啸几声,索性收起棺材板,我挥动金色的拳头,一拳一拳的砸了出去。

  虚空在扭曲,像是一个不稳定的空间,我一双金色的拳头,正是动乱的根源,震动出的恐怖的力量让人骇然。

  滚滚星河给打散了!是的,接连有三道星河,被我一往无前的三拳轰碎,漫天星辉洒落,冲向四方。

  “砰”

  “砰”

  “砰……”

  又是接连九拳,我觉得自己金色的拳头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超越灵宝,我的大巫之体就是最强大的武器。

  九击过后,十二道星河彻底破灭,化成点点流光,快消失在半空中。

  陈云的身体顿时一震,他对我的肉身更加忌惮了,气海震动,他接连祭出三件强大的武器。

  云链,以玉髓祭炼而成,晶莹闪闪,亮如白玉,缭绕在天空中,无瑕无垢,像是一片洁白的神圣云朵。星盾,刻有满天星辰,如绝壁一般,压落而下,更似一方天穹坠落。月刃,宛如月牙,银辉绚烂,旋斩而至,无坚不摧,杀气冲天。

  后方,九霄神院的弟子全都倒吸冷气,我估计这家伙要放大招了!

  哼!怕甚!来一个我打碎一个,来两个我打碎一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