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巨擘,他就是马季的父亲,和回魂族有勾连的大修士,大能?

  “马季,没想到你也来此趟这一趟浑水!”

  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站在虚空中和马季遥想对望,语气中吐露着森然。

  “何时蓬莱尊者也来我魔门地界了?哦,你是说想要斩妖除魔?”

  马季坐在由九条蛟龙一样的生物拉的战车上,奚落道。

  “哼,大可不必如此,魔门和道门自古对立,我们手下见真章!”

  那个男子性子有些火爆,蓬莱尊者,又是一个蓬莱的人物,上次马在葆就差点杀了蓬莱的无心道人,一想到他,我立即向蓬莱尊者身后黑压压的一片修士望去,果然有那个无心尊者的身影!

  看来魔门和蓬莱的梁子结大了,马在葆此时竟然撤去了隐蔽阵法,寂灭刀化为乌光没入他的体内。

  “马在葆,你怎么?”

  我刚问出口,他摇摇头道:“我父亲已经发现我们了,那些大人物也是,我们赶紧到我父亲那边去,不然我会被当做靶子……”

  马在葆的话我懂了,于是我们立即在马在葆的带领下,飞入了魔门一方阵营,只是,没想到这个很轻微的举动,却让我日后陷入了十分被动的局面,令我和苍邏彻底成了死敌……

  “这就是你苦苦追寻的女人?听说她如今是别人的妻子?”

  马季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眼中古今无波,但是我却感受到了一丝丝凌冽的杀气,令我的肌体快要崩碎了!

  难道马季要除掉我?

  马在葆挡在了我身前,淡淡的道:“我魔门做事,何须在乎他人眼光,不管她以前是谁,如今都是我的女人!”

  此时马在葆明显是在保护我,我当然不会无脑的去拆穿,说自己是苍月湾的城主夫人,和龙组的郑宇等人是朋友……

  于是我并没有多话,只是低头不语,而马季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便驾着战车隆隆走近妖帝阴坟所在的黑潭。

  “蓬莱尊者,就你们这些人能挡住我们魔门的进攻?今日老夫不想大开杀戒,你们走吧!”

  马季从战车中发出一道道音符,听到的修士,无不捂着胸口发愣,更有甚者直接口吐鲜血,直接倒地不起。

  “哼,欺负小辈算什么英雄好汉!”

  蓬莱尊者身边几道光华亮起,然后一片片道纹在这方天地布置了下来,隔绝了马季的魔音进攻,当道门和魔门在对峙时。

  远处的天空如同火山云般亮起阵阵神芒,一道道长虹贯彻而来。

  “北斗修士,他们也想分一杯羹,真是欺负我道门无人么?!”

  一个垂垂老矣的大能拄着拐杖,浑身散发朽气,但是他身边的那些道门尊者全都为他让开一条道,尊称他为底蕴……

  马季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低语了几句,然后魔门这边也出现了底蕴,马在葆说他父亲已经动真格的了,魔门的底蕴轻易不会出现,只有面临生死攸关等重大事件,那些平日里被神源封印的渡劫期高手才会出现,渡劫期,也即是相当于北斗修士口中的仙台层次,仙台二层即为大能,而仙台三层便是王者了……

  想到这,我浑身都有些战栗,原来地球的修真环境即使没落了万载有余,但是真的有惊艳才绝的修士修炼到了渡劫期!!

  远远的几道神芒眨眼就来到了黑潭上方,此时黑潭已经聚集了三方势力,道门、魔门、以及北斗的大能。

  当道门和魔门的底蕴齐出之后,一个头角峥嵘,身姿伟岸的年轻人率先踏出一步,语气平静的道:“各位成仙地的道友,我等并无恶意,只是此处竟然有妖族大帝的阴坟,我等只不过是想来瞻仰大帝的昔日风姿罢了!”

  ,看正》i版+章节‘上b-酷@匠.x网ca

  “你是谁?小辈也敢在我等面前插嘴!”

  魔门一个修为高深的魔修浑身散发着杀气,直接一步瞬移到空旷地带,和那个踏出来的修士对峙。

  “如果算年龄的话,我王腾的确是小辈,可是论实力,你还不够格在我面前聒噪!”

  王腾的额头分开一道竖眼,冷冷的盯着那个魔修道。

  “武道圣眼?!此子深不可测,深不可测,你就是来自北斗的王家?很好,听说你大肆攻城掠地,霸占我们修士的领地,今日不灭了你,让我等面目何存!”

  那个道门身边的一位高手也踏了出来,他对那个魔修道:“今日魔门道门的事放一边,让我先会会这异域的天才!”

  可是没等那个道门之人动手,魔修气不过,眼神冰冷的散发出一道气机,而后祭出一件魔宝,手持一杆招魂幡杀向了王腾,也即是那个王婵口中的南帝,此人一直在我心中是个阴影,原因无他,他妹妹王婵曾说过他哥哥王腾会带着王家的大军杀向苍月湾,如今,王腾竟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么苍邏、我爸妈等人是否……

  不!我不敢再想,没事,他们一定没事!秦羽沫,你不要瞎猜……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子太强了,我有些结巴的问着身边的马在葆道:“马,马在葆,那王腾是什么实力,刚才出战的魔修能打得过他么?”

  而且我断断续续的将王婵的战斗和关于王腾的一些讯息说给了马在葆听。

  “不清楚,但是他比我强,又练成了武道圣眼,真是如帝子般的人物,难怪他会那么嚣张!八长老的修为比我高了太多,已经是碎虚期的大修士,但是我还是不能肯定八长老是否打的过他,而其他还说自己的实力并不弱于八长老,可是我却看不透他的修为,不过,他起码修到了化龙秘境才有资格将这句话吧……”

  马在葆的话音刚落,王腾便和八长老大战了起来。

  “锵!”

  八长老手将招魔幡祭出,然后将手中那一把怪异的铁剑沾染魔气,只见那柄朴实无华的铁剑瞬间绽放黑白两色光辉,似乎可以截断时空,非常诡异与可怖。

  然后八长老将招魔幡收了起来,手持铁剑向王腾斩去,只见他每一剑斩来,不但虚空被切开,连时间都仿佛凝固了,似乎每一次都给王腾带来很大的压力。

  “马在葆,那个王腾竟然吹牛!”

  许紫烟见到八长老一上来就压着王腾打,有些潸然的叫道,而马在葆却摇摇头道:“不,那是因为八长老手中的武器,那是一件圣器,名为阴阳剑,是我们魔门的传世圣兵,因为八长老屡建奇功,总是第一个冲锋陷阵,所以寂灭樽的长老阁便将这把阴阳剑授予给了八长老,令他如虎添翼,所以他才能一上来就压着王腾,可是,王腾却没有受伤,只是暂时避其锋芒,他一定是看出了阴阳剑需要浩瀚的魔力支撑,他在消磨八长老的锐气!”

  经过马在葆的解释,我们便在魔门这边继续观战,场中的大人物也在观战,因为,这涉及到话语权,如果北斗的一个年轻修士都能将魔门的长老击败,那么就证明,北斗修士真的比地球的修士厉害,而且这还不是一个年龄层次上……

  “哧!”

  八长老那黑色的剑芒如一道山岭一样压落下来,虚无之力汹涌,将王腾几乎要禁锢在了天穹中,这就是它所展现出的空间怪力。

  “铮!”

  随后,白色剑芒喷薄,如涟漪一样震荡,白茫茫一片,让时间都仿佛凝滞了,非常可怕。

  但是时间并没有停止,而是阴阳剑所散发的场域在扭曲,某种大道规则在演化,给人造成了强烈的错觉。

  “当!”

  一阵刺耳的震音响彻天际,王腾的赤色的拳头突破虚空,重重的打在阴阳剑上,震的八长老手臂发麻,快速烙印进虚无中。

  “王腾的肉身十分强大,这是北斗修士固有的特点,八长老不该跟他拼肉身!”

  马在葆凝神关注场中的战况,而八长老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立即避开与王腾的直接接触,而是准备以滔天法力压制王腾。

  “刷”

  八长老的速度极快,他手持阴阳剑,幻化成了阴阳图,在虚无中飞行,如一抹流光一样。

  “我诸法不侵,道力难伤,我看你如何与我对决!”

  八长老喝道,为自己树立强大信念,动摇敌手心志。

  而王腾则无喜无忧,他的武道圣眼盯着那幅阴阳图,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刷!”

  只见王腾双手划动,也演化出了神图,并将自身烙印当中,显得神秘莫测,与大道一起脉动。

  “哼!”

  八长老一声冷哼,左手化成阴图,右手化成阳图,大喝道:“阴阳合一,天下无敌!”

  “轰”

  他猛力向前打来,马在葆于我解释,这是寂灭樽的惊世神术,一旦阴阳合一,可以提升四五倍的战力,挡者披靡。

  昔年,魔教的一位圣者便以此圣术曾经横扫道门,若非遇到道门一位高手修行了九秘之皆字诀,可以说世间无敌。

  王腾的独眼闪烁,马在葆惊呼道:“他竟然在模仿我教的阴阳神术,武道圣眼可以还本归墟,直至本源,竟然在战斗中分析阴阳神术,真乃人杰也!!”

  似乎是在印证马在葆的话,只见王腾似乎在模仿太极,左手抱阴,右手化阳,形成一个黑白相间的气团,然后他轻轻利动,如抱月推球,牵引大道气机,将八长老打来的狂霸魔力卸掉了部分,而后他倒飞了出去。

  “不知死活!”

  八长老也看出了他的意图,在战斗中竟然如此无视他,令八长老面上无光,他神色一冷,双手交叉,阴阳合一,魔力翻倍的提升。

  “轰!”

  黑色与白色的气芒,无一片星河坠落了下来,茫茫一片,震耳欲聋,将虚天震碎。

  王腾终于变色,快速倒退,因为八长老的战力足足提升提升了四五倍,这种攻击力道极度恐怖,他也不敢轻易正面撄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