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她是谁?你们在干什么?”

  马在葆捂着脑袋疑惑不解的道。

  许紫烟被马在葆的声音一惊,吓得从我怀里坐了起来,结巴的道:“没,没,我们没干什么,我们在睡觉!”

  我一拍额头很无语,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额么,幸好,她是个女的,否则马在葆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我立即坐了起来,身体还有些异样,但此时我也顾及不了许多了,有些迫不及待的跪坐到马在葆身边道:“马在葆,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了,你都昏迷了好多天了,你觉得怎么样?”

  “我没事,我的天魔体不稳定,容易丧失心智,所以我不敢轻易使用它,但当时纪慢芜实在是厉害,几十年没见,他竟然获得了诸多的传承,不仅有道家的皆字秘,还有北斗修士的传承,更令我心惊的是他竟然的得到了荒古女帝的传承,这是我始料不及的,一念花开,君临天下,这种秘术针对的就是我的斗字决,所以不是最后我领悟到了太极真义,使用了太极分割术,阴阳化极,我恐怕会糟了劫难!”

  酷O匠d网@}唯c一正L版¤◎,其他都是盗q版

  马在葆的讲解使我知道了当时战况的恶劣,但我只关心他有没有损耗自己的寿元而强行提升自己的修为,当我将自己的疑惑告诉他时,他说没事,他其实已经是魔婴期的修士,只不过他的魔婴被自己压制了,实际上是一分为二,一部分修为被心魔夺取,所以他的修为看起来不高,但是战力却很强。

  我并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所以相信了他所说的,而许紫烟在旁边扑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我和马在葆,马在葆这才问了她是谁,还有他说我们刚才是行男女之事,怎么女人之间也可以这样做?

  许紫烟立即跳着脚,说都是她的错,和我发生关系是她主动的,她敢做敢当,只要不责怪我,她任由马在葆处罚,她的表现令我哭笑不得,而从许紫烟的辩解中,我才知道勾陈古星的女人是可以娶女人的,而且女修士之间有种特殊的修行法门,可以结为伴侣,难怪许紫烟这么主动,而且对我有股隐隐的吸引感,这是她修行元女阴术的结果。

  马在葆听完后也目瞪口呆,立刻护食般的将我搂住道:“你个外域小女子,竟然抢我娘子,你不能再碰她!”

  许紫烟不干了,卷着袖子和马在葆打起了嘴仗,说她和我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是她的女人,要她放弃我是不可能的!

  我立即拉开他们两,两人吵着吵着都快打起来了。

  “羽沫姐,陪我出去嘘嘘,我不要这个臭男人跟着我!”

  没办法,我只好丢了个眼神给马在葆,让他不要吃一个女人的醋,她又不能把我怎么样。

  马在葆摊摊手,表示很无奈,他才不会和一个女人一般见识,但是抢他的娘子,不管男女,他都不干。

  他这话令我有些尴尬,不知道是不是马在葆选择性的忘记了苍邏的存在,自从他醒了之后,行为都有些反常,甚至是有点任性,我脑中灵光一闪,他不会是心智退化了吧?

  可不对啊,他能完整的表述自己和纪慢芜的战斗,明显是心智成熟的,只是情商有些退化?

  当我疑惑时,许紫烟已经拉着我的手去往山东外,一路叽叽喳喳的道:“羽沫姐,你怎么和他是夫妻啊,你不是说他是你的恩人么?还有你的女儿是苍月,不姓马啊?”

  许紫烟的话令我很尴尬,我搪塞了过去,虎着脸道:“还不尿尿!”

  “啊,尿什么?哦,尿,我没尿啊,羽沫姐,其实刚才我断了元女阴术,现在好难受,不继续的话,对我的修为有损,羽沫姐,你,你再弄我一下啦!”

  “啊?什,什么?!”

  许紫烟的话差点让我闪了舌头,不过在月光下看到她涨红的小脸,再看到她不断夹紧扭动的双腿,还有那垂下欲滴的嘴唇。

  我吞了一口口水,不知为什么,也忍不住身体的躁动,和等不及的许紫烟一起找了个参天大树,飞到树窝上相互搂着身体研磨,一阵舒坦后,我的大脑都放空了。

  可是看到身下的人儿,我惊了一跳,我,我怎么能这样?

  还有刚才那元女阴术怎么和我的巫术有关联,说起巫术,我有些止不住的记住了米朵,那个附着在猫身上的觉醒者,苍邏将巫术封印在了她的灵识里,可是米朵烟消云散了,我就一直没提及巫术修行的事情,一直诸多事情压身,直到今日我脑海里才突然冒出了海量讯息,有关于巫女的,有关于巫术的,还有关于如何点灵的!

  而且这些与元女阴术似乎都有所牵连,当我试着调用脑海里关于点灵的讯息之时,我终于明白了点灵该怎么做。

  “许紫烟,你,你盘膝坐好!”

  我正襟危坐的道。

  “啊?要来老树盘根么?”许紫烟一手扒拉自己,一边准备坐到我的大腿上。

  “老!老你妹啊!”我被这个污女气的差点吐血,怎么满脑子都是和我干那些羞羞的事,还老树盘根,你得有根才行啊!

  “哦,人家,人家还不够,还要!”

  许紫烟嘟着嘴要我亲她,我无奈只好亲了她一口,再给了她一板栗子,打的她的小脑袋嘎查蹦。

  “痛!”

  “别吵!干正经的!”

  我哄好许紫烟,才让她盘膝坐好,然后让她伸出手掌,从自己的百会穴引导一丝丝灵气出来,如果没有灵气就会复杂一点,不过幸好许紫烟已经是个彼岸期的修士了。

  她照办后,我按照脑海里的讯息,将自己的真气转化为巫族的圣力,然后接引许紫烟传给我的那一丝丝灵气,用我的巫族圣力将其包裹,然后我口中吐露出巫族的古老咒语,而与此同时,我将那股小灵力团再次推入许紫烟的体内,让她引导着进入神识,也就是仙台的位置。

  当我的咒语念完之后,许紫烟也按照我的要求做好了,然后我见到眼前的许紫烟一阵抖动,身体散发出神芒,像一个女神一样光耀大地。

  她张开双臂像一个自由女神一样,而后她落到了树窝上,眼神睁开后恢复了清明,她捧着我的脸,泪水弥漫了双眼,然后给了我一个痛吻。

  我被她吻得迷糊了,不禁疑惑道,怎么回事?许紫烟不是觉醒者?那刚才我的点灵术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