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此时的马在葆不过是灵机一动,他想到了九龙拉棺的玄奥,想到了那个他就直接演化了出来,催动斗战圣法,自可演化出绝世凌厉杀机。

  “轰”

  纪慢芜的眼中神芒一闪而没,他双手捏印,左手持一座神山镇压而下,右手化成翻天大印,猛力拍落下来。

  大岳如天,巍峨高耸,压满天空,砸向铜棺,翻天印则更甚,如天翻转,压落下来,碾压九条真龙。

  马在葆后来教我种种秘术时曾说过他此时对决的心态,他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对方的万化圣诀从千变万化这一点来看,很像斗战圣法,同样的繁复玄奥。

  可是,他们的奥义却全然不同,一个是要化敌手为凡俗,斩灭一切奇迹,而另一个则是最强攻伐,一往无前。

  “轰!”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像是有成百上千颗太阳被拘禁而来,齐齐悬挂在天宇中,炽盛的光芒在吞吐。

  神山打在古棺上,发出震天大响,但却不能让它崩碎,翻天印拍在九条真龙上,崩开云朵,也没有让它们折断。

  九龙拉棺,一往无前,龙吟动九天,苍劲龙身横空,拉着铜棺隆隆作响,向前奔腾而去。

  这是一种无法阻挡的威势,九条真龙全身乌亮,鳞片皆有半米长,龙身如钢铁长城,碾压高空,毁灭一切阻挡。

  铜棺如大道,一会儿虚无缥缈,一会儿浩大如渊海,高深不可测,密布先天纹络,垂落下一幅又一幅道图。

  “砰”

  纪慢芜变色,竭尽所能抗衡,一片星域浮现,他以万化圣诀催动,茫茫天宇,无尽星辰,隔断前路。

  他将化字诀体现到了极致,若是太过刚猛的神术,短时间无法化为腐朽,那么就化它在自身域外。

  纪慢芜隔断天穹,仿佛站在星空的另一端,相距无比的遥远,暂避其锋。

  “轰!”

  可是,九龙拉棺,无所不至,冲破天堑,横越星域,一下子就到了他的眼前,充满力感的龙躯加上巨大的古棺一起镇压而下。

  这是道的对决,一个是截天之道,另一人以化天之道破局,针尖对方芒,那方小天地被攻入。

  “砰!”

  纪慢芜双手捏印,不得不正面抗衡,化亿万星辉为己用,上万条银色的大瀑布垂落下来,打向九龙拉棺。

  而且,他的双手不断结印,将万化圣诀运转到极致,控制无尽星力,来破九条真龙与古棺。

  激烈的大碰撞,恐怖的大对抗,纪慢芜挥动星域之力,运转万化圣诀,本应摧枯拉朽才对,可是眼下却形势不妙。

  比马在葆高了整整一个境界的他蹙起了眉头,马在葆的神术让他有无从化去的感觉,无往不破的圣术此时竟有些不顺手。

  最后,他化生银河倒泄,聚成无尽星海,才终于将隆隆碾压而来的九龙拉棺打碎,消失在天地间。

  可是,让纪慢芜色变的是,马在葆第二击、第三击……不断打来,依然是九龙拉棺,没有任何变化,似是以此招吃定了他。

  远处,围观的人全都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道:“大魔头这是什么招式,也太另类了,还从来未见人对决时弄出来过一口棺材,这都能开创的出来?!”

  2酷匠4网P:首发3

  “这是施法者悟道演化而生,难道此子悟道时总是想到棺材不成?还真是别具一格!”

  一个修为高深的男子眸子里闪着火花,我当时也不知道原因,还真的以为马在葆曾经睡过棺材,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招术。

  纪慢芜如谪仙般的举止终于动摇了,他有些慌乱,立即施展平生所学,要炼化这九条龙与棺,想彻底击溃这种道图,打到马在葆无信心施展。

  被逼急的纪慢芜气势更盛了,万化圣诀被他运转到极致,无形杀念冲出,不知不觉间,神色有些冷漠了下来。

  “轰!”

  两人激烈大战,不断攻伐,几乎到了白热化。

  马在葆开始思索如何破敌,斗战圣法千变万化,要发挥出它应有的威力才对。

  此时,纪慢我芜似乎已经觉察到,马在葆肯定有圣术可抗万化圣诀,难以克制,不过他并无惧意开始展开绝杀!

  “啵”、“啵……”

  星空下,纪慢芜独立,一朵又一朵仙葩绽放,片片晶莹,纷纷舞舞,将他环绕。

  “砰”、“砰”

  他双手不断按下,每一片花瓣都留下了他的“化”字诀成为他的悟道之花,流光溢彩,剔透闪烁。

  “簌簌……”

  漫天花瓣坠落,霞光万道,瑞彩千条,五光十色,向马在葆飞去要将他淹没,永远的封印。

  忽然,马在葆也空灵了起来,不似方才那么迫人,天魔之体紫金色的光芒暗淡了下去,他捏拳而动,先天道纹闪烁,充满大道气机。

  我的天,竟然是马在葆自个琢磨的太极!他还耍过给我看,说太极很玄妙,道家开创的一些东西十分的奥妙,而且有传言魔道殊途同归,只是在过程之中修炼方式有别罢了,所以没有魔道之分,只有适合不适合。

  所以一心想证道得帝的马在葆,不管什么法门,也不管是魔门的还是冥府的亦或者是道门的,他都不介意去参考参考,学了太极之后,他前几天还神神秘秘的和我说,他开创了一门太极圣术,我还笑他是偷学者,没想到他竟然用这种幼稚的武功来对敌?

  马在葆啊,我就是修为再弱,也知道纪慢芜的强大,刚才施展的花瓣不小心飘到了一个近观的修士旁,他伸手去抹,整个人都化为了飞灰!惊得众人急速逃离,每一朵花瓣都有如此威力,那么多打在马在葆身上,可想而知,他所面临的压力!

  可是马在葆却丝毫不在意似的,在空中耍着太极,由慢到快。

  “轰!”

  马在葆拳似恒星眼眸似剑,腰如龙形,腿如闪电,轻灵中蕴生阳刚气机,阴阳并济金色血气冲天。

  “噗”、“噗……”

  他一拳打碎一朵仙葩,尽管都刻印了上纪慢芜的万化圣诀,但依然难以保持不朽,一朵一朵的碎裂。

  所有观战者都很吃惊,太极这种烂大街的招术,修道者基本都见过,但是马在葆耍起来却蕴有大道气机,让人悚然。

  “刷”

  纪慢芜站在一朵仙葩上,衣袂飘舞,如谪仙降临,当然他并不是想来近身搏杀,而是要出无上杀伐圣术了。

  无尽花雨飞落,片片晶莹,纪慢芜像是拈花而笑的神灵,无瑕无垢,圣洁无比,每一片花瓣都刻上了他的印记。

  “哗啦啦”

  清风拂动,一眼望去,漫天都是纪慢芜的身影,分不清是花瓣,还是他化生出千万身体,真假难辨。

  所有人都震惊,纵然运转强大的灵觉都无法辨认,难以分清哪一个是他的真身。

  虚空在湮灭,强大的气息笼罩了天地,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压抑,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了。

  这真的是一个出窍期的修士吗?很多人震撼,心惊肉跳,快速退避了出去。

  强大如马在葆的天魔之体都阵阵生疼,花瓣与万道身影逼来之际,他竟要快崩裂开了,莫大的危险气机笼罩。

  这简直是绝世杀生大术,像极了那一位荒古女帝的绝学——一念花开,君临天下!这名字真是道尽其神韵!

  此时,纪慢芜配合万化圣诀共同展出,端的是恐怖绝伦,这是一种绝杀,纪慢芜终于动用了禁忌手段。

  而马在葆却以斗战圣法演化太极,打的天地崩塌,将战力提升到了极致,他的金色血液彻底沸腾了!

  “轰”

  天地暴动,虚空破碎,他双手划动间,出现阴阳鱼,流动大道气机!

  而后,阴阳鱼蜕变,鱼跃成龙,极尽升华,吐出道卷,玄奥莫测。

  “轰”

  阴鱼跳出,化龙飞去,打碎了一片天地,将许多花瓣碾成齑粉。

  “咚!”

  阳鱼化龙而出,口中衔着道图,打向仙葩上的纪慢芜,那条由阳鱼化成的龙至刚至阳,如洪水决堤,不可阻挡。

  “啪嚓”

  纪慢芜脚下的仙葩龟裂,他的嘴角溢出一缕血迹,倒飞而去,第一次露出惊容,他施展了绝杀手段,不想还是负伤了!

  当世,很少有人知晓“一念花开,君临天下”代表了怎样的一种意义,因为这举世无双的圣术湮灭在了历史尘埃中,那是荒古女帝的绝学,我也是很久知道才知道,原来荒古女帝和我竟然是……

  不然,此地恐怕早已沸腾了,此术神威难挡,若非马在葆以斗战圣法演化太极,其他招法都以撄锋。

  这一次,纪慢芜什么都不再说,他的眸子突然有些空洞,竟然和马在葆一样,而后他一声长啸,轰隆一声天地漆黑如墨,无尽云雾将他与马在葆包裹住了,彻底与外界隔绝。

  此时,没有一个人可以望穿,也根本听不到什么,无法感应里面的大战如何。

  过了很久,又像是一刻钟,一颗好大的头颅飞了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是纪慢芜,天啊!”无数人捂着嘴巴惊道。

  而后,另外一个身影踉跄的从黑雾中走了出来,那是马在葆,他的眸子恢复了清明,不再是那种可怕的黑色瞳孔,而后他们刚刚出来的地方竟然开始大崩溃,能量风暴肆虐,那片天穹一片混乱,虚无间有一个黑洞,险些将马在葆吞没进去,恐怖无比。

  黑雾被吹散,所有人见到这一幕都倒吸冷气,苍穹上似有一片深渊,黑洞洞,吞噬一切光线。

  马在葆艰难的冲了出来,只差一点就被吞没了进去,可谓险而又险!

  他冲出的刹那,直接追向天空中的头颅,不想给对手复苏的机会,因为对手掌握有凰劫再生术。

  而且,荒古女帝是何许人也?开创有不灭天功,最难消亡。

  在马在葆冲出来的刹那,黑洞中很多血肉碎块一起浮现流动奇异光辉,远处纪慢芜的头颅亦绽放瑞彩。

  “轰”

  马在葆浑身紫金色的血气沸腾,整个人如沐浴在黄金神火中,如魔神再世般睥睨天下。

  “啪!”

  他挥动紫金色的大手向前拍去,虚空崩裂,一道道黑色的大裂缝冲向四面八方。

  纪慢芜的头颅突然一片漆黑,那里出现一个黑色的小漩涡刷的一下子消失了,不见了踪影。

  “想逃没那么容易!”

  马在葆喝道,一个瞬移便追踪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吃葡萄酱说:

  一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