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光幕外,王婵神色冰冷,有些气急的道:“哼,你以为你真的很强么?那我就以真正的实力斩灭你!”

  那个名叫王婵的异族,看起来虽然不过二十几岁,但苍老祖告诉我,她的实力堪比名宿,如果以绝对战力来说是足以灭掉苍邏的,但是苍祖又说,苍邏的最强处是逆境中崛起,遇强越强,这才让我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去。

  “哗啦啦”

  王婵突然祭起一杆黑色的大旗,那大旗迎风招展,遮天敫日,向着苍邏镇压而去。

  “轰”

  大地一下子崩碎了,这种绝对的威压,苍邏确实挡不住,但是他的轮回之眼骤然变大,滴溜溜的旋转护着他坠落进大地裂缝下。

  那杆大旗猎猎,每次抖动,大地都崩碎一次,几乎一瞬间,就将苍邏馈压进大地下数十米。

  如果不是他轮回之眼护住周身,他现在早已灰飞烟灭,很难抵挡这种威势。

  苍祖皱着眉头道:“那女娃的境界很高,不同的境界之间隔着天堑,面对修了三个秘境的强者,邏儿的神力显得微不足道。但是,我相信邏儿自有解决的办法……”

  而此时的苍邏从另一端的缝隙中冒出来,从芥子袋中拿起一口灵液喝了下去,补充神力,看来境界的差距确实难以弥补,苍邏和王婵的斗法十分耗费神力,与此同时,吴薇脸色苍白,刚才不是苍邏利用体内的青莲挡住了那珠宝物,吴薇被王婵的异象定住后就会失了章法,王婵一个照面就能让她粉身碎骨。

  她知道自己上去是累赘,和王婵的差距太大了,这种差距不是天赋上,而是境界上,北斗的修士似乎自有一套体系的修炼方法,和地球的修士不同,他们修有轮海和命泉,类似地球修士的开气海,修金丹,但是我总觉得北斗修士的修炼方式才是正宗的,而地球的修妖,修冥,修仙,修佛,似乎都可以万法归一,从轮海秘境修起,不过这只是我的直觉,也许是我错了吧,但是苍邏体内出现的异象又是怎么回事?

  万古一青莲,那道妖异的青莲,苍邏可从来都没说过!

  当苍邏刚喝完灵液,发现苍邏方位的王婵脸色冷漠,右手高举,而后向下劈落,在其右臂中竞冲出一把巨大的冰剑,直接劈开了大地,向着苍邏压落而去。

  “嘎嘣”

  我似乎听到了苍邏浑身的骨头都在震动,轮回之眼虽然挡住了这一切,但是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强大的肉身都将崩碎了。

  就在这时,这方天地像是被人撕裂了,一股强大的神力突然破入了进来,完全粉碎了王婵布置的道纹,让一切恢复清明。

  一具完全由光华凝聚成的人影,手持一口大剑,纵横劈斩,直直往苍邏身上劈去,而究其源头竟然是那个邋遢道士,他坐在巨大的葫芦上,手指摇动,那道光华凝聚成的人影就如同有了生命般,横斩向苍邏。

  “神蚕子!为什么插手我们王家之事!小心我哥南帝揍扁你!”

  刚还压着苍邏打的王婵见神蚕子插手攻击苍邏,立即柳眉倒竖,将那杆大旗持在手中,猛烈摇动,顿时风雷漫天,云生云灭,大地都在颢抖。

  暴怒的王婵丢了苍邏,对着那道光影冲杀过去,与那光华凝聚的人影大战在在一起,冰封异象,刚才那珠被苍邏破开的玉树再次出现,定住光华凝聚的人影,王婵一个横劈,那道光影便化为了碎片消失在空气中。

  苍邏由轮回之眼保住周身,一个瞬移来到了阵法入口,和吴薇一起警惕的看着那两名域外修士。

  “喂喂,王婵,我只是想要他手中的那枚竖眼罢了,你难道没看出那枚竖眼的道文似乎很熟悉?也罢,估计你的境界还看不出其中的奥秘,还是我自取之吧。”

  神蚕子摆摆手,又有十几具光影凝聚成的人影手持金剑围上了王婵,这个神蚕子嘴上十分的客气,还笑眯眯的,但是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慢,说话间,那十几具人影竟然组成一个剑阵,每个人影高达五六丈,动作诡异,步伐迅猛,将王婵围的水泄不通。

  “哼,你以为这些傀儡就能伤到我?神蚕子,你也太小瞧我们南荒王家了,看招!”

  王婵冷喝一声,修长的双手做了几个奇异的姿势,然后吹了一口哨子,那辆停滞在空中的古战车发出隆隆巨响,那些异兽便咆哮着冲向了包围王婵的剑阵,几个冲撞,便将那道剑阵冲散,还撞飞了几具人影。

  神蚕子皱着眉头道:“你哥王腾竟然将王者神兵借给了你,算了,和你这女娃斗没意思,我去会会成仙地的其他高手,苍邏?你的这枚竖眼我神蚕子记下来了,以后再借用借用。”

  说罢,一挥手,那些人影都消失不见了,然后他坐在葫芦上又化为了一道长虹消失在远方。

  而王婵见神蚕子走了才神色缓和了许多,然后一个纵身便飞上了车子,一拉缰绳,那古战车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了,但是王婵却留下了一段话:“苍邏,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臣服我王家,我们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好处,但是三天后,你还是这番态度,别怪我族大军兵临城下,你们简陋的阵法根本挡不住我们的进攻!”

  “打开阵法!”苍邏脸色铁青的喝道。

  “啵!”阵法的光幕荡起一阵涟漪,苍邏和吴薇一起走了近来。

  今天这场大战众修士都围关了,全都被王婵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所惊骇,这种攻击,这种异象根本不是筑基期的修士甚至是心动期的修士能想象的。

  “心动期以上的修士随我去长老阁开会,这次是我们苍月湾建立以来面临的最大的一次危机!”

  苍邏又说了几句,众修士都面色担忧的同苍邏一起到了长老阁,我哥并没有过去,而我转过眼时,苍老祖已经消失不见了,苍老祖的境界是元婴期,难道还比不上那个王婵么?

  我在思索着,但是我哥却将我带了回去,路上对我说,这些都不是我所关心的,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安胎,因为我随时可能临盆,不能因为这些事情而分神。

  听了我哥的话,我吓了一跳,看着并不是十分臌胀的肚子,再联想到自己肚中的孩子并不是凡胎,并不能用常理揣度,所以我立即由云组的护卫队带着回到了城主府。

  夜晚,当我和一帮亲朋好友寒暄后,见苍邏还没回来,知道他一定是还在忙着商议,毕竟那些突然出现的异族太过于强大,而且也是修士,北斗星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当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思索时,肚子突然坠胀了起来子宫有些抽搐,我立即慌了,大喊道:“我要生了!来人啊!”

  之后我的精力放佛被吸尽了一般,十分的疲惫,我意识十分的模糊,只看到人来人往的,似乎还见到了苍邏的影子,一个女人一直让我吸气呼气,然后用力。

  似乎过了几分钟,又似乎过了几个小时,我只觉得下面一阵撕裂的疼痛,然后身体内一个东西滑了出去,我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我,我生了么!

  “啊!神,神童!”那个女人的声音十分的震惊。

  苍邏似乎在我耳边吼道:“秦羽沫,秦羽沫,不要睡,醒醒,快醒醒,我们的女儿出世了,她是个神胎,秦羽沫,你看到没有!!”

  我努力的睁开了眼睛,望向了那个沉浮在空中的婴儿,她浑身金光灿灿,周身霞光万道,四周有龙吟虎啸之声,又有仙鹤飞舞,如女帝出行,万物臣府!

  “那,那就是我们的女儿么?苍月,苍月,让妈妈看看,我要看看我的女儿!”

  我见到女儿这匪夷所思的异象,浑身似乎多了股能量,伸着手要抱我的女儿。

  酷4Y匠*T网*永K久;免费R看小G说*

  当我准备接过女儿时,周围的空气似乎被冻结了,当我再次回过神来时,哪里还有女儿的踪影,我的女儿不见了!

  “是,是谁?!是谁抢我女儿,你出来!你出来!”我立即挣扎着坐了起来,声嘶力竭的呼喊道。

  而苍邏和苍老祖脸色齐变,苍邏更是长啸一声,便化为一道金光和苍老祖一起破开虚空而去。

  我浑身像被抽干了力气似的,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孩子一出生就被人掳走了,他是谁!!

  接着我气急攻心,胸口一阵发闷,眼前一片昏暗,便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但是床前去站着一个人。

  “周子铮,你,你怎么会在这?!我,我不是在城主府么?我,我的女儿呢!!”

  我像疯了般用枕头砸向周子铮,因为我知道,自己一定是被他掳走了,这里,这里根本不是苍月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