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迎上去的吴薇莲步转动,踩着诡异的步伐,将那把通体无暇的寒玉剑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向那个人身兽首的怪物,至此我才看清了那个怪物的头颅,竟然和人的面部很像,只是嘴巴很长,像狗的嘴巴,一双招风耳,头角峥嵘,两个犄角如同鹿角,发着黝黑的光泽,眼睛倒是和人的眼睛很像,只是眸子里散发着不懈和寒意。

  “叮!”

  寒玉剑发出一阵尖啸,颤个不停,那个怪物竟然从容的闪过了吴薇的攻击,还用一根手指弹了吴薇的寒玉剑,使其发出震颤声。

  吴薇面不改色,双手一阵拍动,竟然从体内化出一口古色古香的炉子,那炉子一出来差点压的虚空崩塌。

  那闲庭信步的怪物脸色巨变,惊呼道:“神女炉!你和包环宇是什么关系?!”

  吴薇皱着眉头喝道:“什么包环宇,老娘不认识,要战就战,少罗嗦!”

  说罢,吴薇使劲催动灵力,那口神女炉立即涨大,发出五彩神光,将天际照的五光十色,炉内似有江河在奔腾,涛涛之声不绝于耳。

  酷匠G网i永久$2免B费◇看小p(说}G

  我惊讶的道:“老哥,薇姐手中的炉子哪里来的?看起来很厉害!”

  我哥自豪的道:“小薇说这是她寻来的法器,天生和她契合,她说炉子内有五阴真水,每滴重若千钧,那水可以烧灼成五阴之火,化为绝妙的攻击法门,小薇为我演示过一次,炉内的真水落下了一滴差点将马路击穿!而且化成的白色火焰无物不燃,水根本浇不灭!”

  我听了我哥的解释,立即再次观战,那怪物自从看到了神女炉之后脸上阴晴不定,然后一下子退得远远的似乎要遁走,回去禀报战车上的年轻人。

  “哪里走!”

  苍邏的声音十分冰冷,他神色有些看不清,刚刚那怪物宣读所谓的法旨后,苍邏的目光如电,直直的看向了那战车上的年轻人,苍邏一向霸道,可知他被如此羞辱会如何的气愤。

  所以,那个人形怪物没走几步,苍邏便如同一个发怒的君王,大步流星的一个瞬移便追上了那个狗嘴怪物,一只蒲团大的金灿灿的大手如同拍苍蝇一样,将那怪物拍出了几百米远,那怪物被拍飞后从空中落了下去,在地上砸了一道大坑,然后甩了甩脑袋站了起来,并不恋战,化为一道乌光又飞向了战车旁边。

  而慕兰却皱着眉道:“那怪物身体好坚硬,苍大哥的大手印能开山裂石,连红头大蜈蚣都是一巴掌拍碎,令其神魂俱灭,怎么会拍不碎那个怪物!”

  我对苍邏的战力根本没有直观的了解,唯一一次见到苍邏大战,还是眼前这次,他摧枯立朽般的斩杀了十几头百丈长的红头大蜈蚣,实在是威风赫赫,没想到我的丈夫竟然这么牛掰,所以慕兰的话,我并不在意,没看到那个狗嘴怪物像苍蝇一样被拍飞了么!

  “轰隆隆”几公里远的战车发出轰鸣之声,化为一道流光蹭一下就到了我们跟前。

  “苍邏是吧?我哥好意招揽你,你为何打伤我家下人?我哥南帝已经统一了这片区域,只剩下你们苍月湾,如果我不是看在你有几分姿色,加上刚刚小黑和我说,她手里有包环宇的神女炉,恐怕我回去禀报我哥,我哥会立即铲平你们苍月湾,不过,你求求我,我或许会改变主意哦。”

  那年轻人的声音温软如玉,又十分的悦耳,长的唇红齿白,颇有姿色,他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吴薇,又盯着苍邏道。

  我擦了擦眼睛,仔细一看,那年轻人身材十分的孱弱,黄色的古服穿在他身上如同贵公子一般,俊美极了。

  等等,他说苍邏有几分姿色是怎么回事?那道那家伙看上了苍邏!!我天!苍邏连男人也勾搭上了?

  “姑娘,我不知道你们是何人,也不知道南帝为何物,苍月湾又岂是你口中的南帝一句话就能铲平的?我不打女人,限你十秒内滚出苍月湾,不然,不要怪我辣手摧花!”

  苍邏皱着眉道。

  只是,那个俊美的公子竟然是女的?那女人怎么敢那么大胆和狂妄,又那么无耻呢,竟然调戏我老公!

  我立即插着腰,喝骂道:“你个无耻女人,滚开这里!小心我老公拍死你!”

  坐在战车上的那女人见我喝骂她竟然玩味的看了我一眼,还伸出血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好你个女扮男装的骚女人,我气得又蹦又跳的大声骂她走人,慕兰立即捂住了我的嘴,道:“羽沫姐,你这么这么激动,小心动了胎气!”

  “哦哦哦,对,骂她我都嫌脏了自己的嘴,哼!哎,你说那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还有,那个怪物为什么称呼我们为土著?!”

  慕兰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说让我们静观其变,等那个女人怎么表态。

  苍邏的话说结束了,那个女人拍拍屁股站了起来,还伸了个懒腰,果然,胸前的小笼包一览无余,亏我还将那个骚女人当做帅哥呢!

  “看来我王婵不松松筋骨,你们这些土著还真是反了天了!”

  名叫王婵的女子,这句话说的慷锵有力,语气变得冷冰冰的,而且,瞬间,天地间竟然交织了一道道法则,天上的云朵越积越厚,顷刻之间,竟然下起了大雪!

  那个女人竟然能影响天地气候!!

  “天啊!她,她是神么?怎么,怎么能沟通天地?!”

  “不,她不是神,只是她的体质很特殊,和自然亲近,所以能影响气候,那不是她自己的力量,她只是利用了自身为杠杆罢了。”

  五年前就是金丹期的苍家老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们身后,他鹤发童颜,眼神有光,看起来就是个得道高人。

  “苍见老祖!”

  周围所有人都盈盈拜了下去,以示对这位曾经是金丹期,天地巨变之后是元婴期的大能的尊重,我也立即拜了下去,不是这位老祖,恐怕苍邏这一辈子都废了!

  苍家老祖摆了摆手,我像被一个无形之手拖起来一样站直了身体,这就是元婴期大能的法力么!

  苍家老祖站在阵法中凝神观望王婵和苍邏的对决,阵法外已是皑皑白雪,接连天穹,无尽苍远,雪色无垠,王婵站在一个冰雪的世界中,犹如一尊冰神。

  “雪舞天下!”

  王婵大喝,她凝聚出的异象,具有莫测之伟力,向前逼压,在这片地域,鹅毛大雪纷飞,铺天盖地,白茫茫一片,没有边际。

  每一朵雪花,都有巴掌那么大,寒光四射,片片晶莹,如刀剑一般锋锐,向苍邏席卷而去。

  “锵锵锵”

  天空中竞发出了阵阵铿锵之音,千万雪刃飞舞,欲绞碎高天,完全将这里覆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