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离我昏迷之初,到苍邏找到我时,已经过去了2年多,苍邏询问此地不是你们寂灭樽的门派重地么,为什么这地方只有你一个人。

  马在葆苦涩的说,这地方已经被弃了,因为这两年天地巨变,灵气日益充足,对修道者有利,而对魔门不利,所以他父亲已经将魔门的势力全都部署到大陆各地,以防这些年所取得的优势荡然无存,恐怕他父亲已经在着手攻打一些门派了,南疆将会是第一个战场!

  苍邏和周子铮听后都有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这世道果真变了,魔门的计划已经提前了,而马在葆还说了一个令他们惊讶的消息,他竟然想和父亲马季断绝联系,也就是说,曾经的寂灭樽三少主竟然放弃魔门的无上权威,而甘愿做一介散修,而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怕今后秦羽沫站在他的对立面,让他和父亲之间难以抉择,索性退出寂灭樽,做个逍遥散人也罢。

  而就在我快要被夺灵大阵治好时,寂灭樽的一帮长老竟然来到了幽幻岛,马在葆立即变色,将我交给了周子铮和苍邏,说他万般不愿将娘子交给你们,但是寂灭樽的人也一直在找觉醒者,如果知道了苍邏和秦羽沫的身份,那么谁也走不了。

  就这样在马在葆的帮助下,周子铮、苍邏以及昏迷的我,有惊无险的离开了幽幻岛。

  他们一路带着我南下,而苍邏看着我十分的担忧,他告诉周子铮,秦羽沫身为觉醒者,这一世是最后的一世了,如果她死了,就再也无法轮回了,因为她已经耗用完了魂晶,包括所有的觉醒者都是,也就是说,如果这次秦羽沫撑不过去,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在苍邏得到的情报中,周子铮是知道觉醒者和回魂族的,所以苍邏没必要瞒着他,而周子铮听完后十分的震惊,他说他祖父周羽所认识的觉醒者有一个绝顶大能,但是却在活了两百年之后突然灵肉羽化了,没有一丁点的征兆,在那本随记中,周子铮将自己关于觉醒者的消息都告诉了苍邏,而苍邏也将米多去世的异象告诉了他。

  两人推演出了一个大概,也许天地的巨变和觉醒者有关,而周子铮也告诉了苍邏关于他自己身体的一些异象,估计和秦羽沫有关系,所以,秦羽沫无论如何都不能死去。

  两人更加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我,可是天不遂人愿,当他们在俄罗斯境内休息时,竟然再次遇到了马在葆的心魔,那个心魔法力十分的高深,吞天魔功一阵吞吐,便将附近的居民活生生的炼化,以增强自己的血肉之力,而令他们目呲欲裂的是,那个心魔不仅打他两身体的主意,还将目光看向了我,心魔嗅觉十分的灵敏,也许是注意到了我血液的特殊,对着苍邏猛攻的同时还不停的用邪法攻击我!

  苍邏和周子铮同为心动后期,两人联手竟然不是那个心魔的对手,可见吞天魔功的霸道,但是两人在马在葆的解说下,知道他的那个心魔最怕阳刚之气,比如紫霄神雷,或者天罚等,一般的攻击对他无效。

  可是苍邏修行的并不是正真的道家法术,他身为觉醒者自有一门高深的法门,只是那个法门必须要到金丹期才能化万法归一,演化紫霄神雷等天罚之术。

  就在苍邏一筹莫展之时,周子铮突然气势爆发,强行提升自己的修为,跨一个大境界而战,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潜力逼出,提到金丹境,成功的发出了蜀山绝学五雷剑法,他凝灵聚剑,以强行提升的修为为支撑,和那个心魔斗得十分胶着。

  周子铮狂吼着,让苍邏带昏迷的我赶紧离开。

  苍邏深知,他们的战斗一打起,必定会引来众多的散修前来围观,若是走漏了风声,他和秦羽沫要是半路被回魂族的高手堵截,那么他所做的都是无用功了。

  苍邏一咬牙只好带着我先行离开,这次在苍邏利用轮回之眼刻意的隐蔽之下,我们终于到了合肥,一回来,苍邏就召集家族中的长老为我治疗,但是所有的高手都无可奈何。

  Nh酷aN匠q网》H首发

  不过要想救我,只要两个办法,第一个是,找一个元婴期的高手为我重塑被寂灭剑所带的魔气震伤的经脉,但那样会损耗元婴期高手百年的功力,试问哪一个元婴期大能会为了一个小小的先天期高手做出如此大的牺牲?何况就算苍家在世俗界手眼通天,可是那些元婴期的大能哪一个不是镇派大神般的人物,苍家也不过有个金丹期的老祖宗,便能有如此大的威势,更可况比金丹期高了整整一个大境界的元婴期。

  如今的地球,金丹期已经是凤毛棱角,而元婴期更是屈指可数,苍邏唯一知晓的便是昆仑的上官一脉,据说上官凝雪家有一位老祖就是元婴期!

  所以,苍邏无奈只好拒绝了这个方法,于是苍家长老阁提出的第二个方法便是寻到碧落丹,这是古时候大能们炼制的一种抵抗魔气的疗伤丹药,但现在的灵丹妙药甚至比修士的命还珍贵,要想得到那些大能炼制的碧落丹一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但可以收集炼制碧落丹的奇花异草,请缥缈阁的丹士们炼制。

  缥缈阁是唯一一个纯粹的炼丹门派,不过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个门派,一来他们自身有自己的攻击手法,并不比一般的修士差,用灵药堆砌的速度不会差到哪里去,二来,他们不仅和道门有着合作关系,连众多的魔门都是其坐上客,无论是谁都需要丹士的,所以那些想要打缥缈阁主意的散修、邪恶的魔修,基本都铩羽而归,惨败而归是小,一般都会送了性命的,而且就算得手了,也会遭到道门和魔门众门派的联合绞杀,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缥缈阁有个规矩,只要自备炼丹的材料,并事成之后分三分之一的丹丸给他们,他们就会答应炼丹,于是苍家动用了所有的资源去收集炼制碧落丹的药草,耗费了半年之久,最后一味龙涎草却始终寻而不得。

  苍邏立即想到了十万大山的那个洞府,里面海量的龙气转化为尸气竟然能诞生近似尸仙般的人物,肯定能有炼制碧落丹最为关键的龙涎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吃葡萄酱说:

上一章有2个小细节修改哦,还有错别字,吃货你再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