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灵而又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就像是环绕立体声一样清晰可闻。

这突兀的声音差点将我吓得失禁了,我哆嗦着双腿,吓得一声尖叫,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家门,然后砰一声将防盗门关上,之后我便发了疯似的跑下楼梯。

直到见到了小区的保安我才停止了自己疯狂的行为,我再也不敢回家了,一想到镜子中的恐怖异象我就浑身发抖,我确信,我真的听到了声音,也真的看到了那个人影!

我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牙关打着颤并头脑混乱的漫步到了马路上,看着车流不息,灯红酒绿,城市的繁华和热闹才稍稍缓解了我心中的那股森然。

我随手在路边拦了辆的士,上了车后,便直接报出了地名城市森林。

这是一家酒吧,我决定不去KTV了,到时候不还是我一个人,在酒吧人多嘈杂,正是驱散恐惧的最好地方。

“好嘞!”

开出租车的司机大叔从后视镜里看了我几眼后便发动了车子,一路无话,我坐在后座盯着马路两边的倒影,城市的灯光如此绚烂迷人,可是我却止不住的害怕,我极力用科学来解释我所遇到的诡异事件。

阴谋?圈套?还是人为的恶作剧?

公交车上的未知咸猪手可以是人为的,公交车也可以作为道具,而我的家是不是也被人动过了手脚?!

我不敢再想,就算是人为的,他们如此大费周章,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我一个职场弱势女性,有什么值得他们如此算计?

而且,我有直觉,这事似乎不是人为的,也许,这个世界真的有那种东西....

我使劲的晃了晃脑袋,想将这些猜测驱逐出去,我想静静,什么都不想!

看着车窗外的夜景,我已疲惫不堪,歪着脑袋打起了瞌睡,我眼睛一睁一闭的迷迷糊糊的看着前面,突然我恍惚看见了一个黑影慢慢的和司机重叠,我吓得一个激灵,立马睁开了双眼,瞪着司机看个不停。

可是司机却好好的,哪里有什么黑影,我自嘲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真的是杯弓蛇影,疑神疑鬼的了,车子才刚开不久,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手中只有个手机,慌不择路之下,随身的包包并没有带出来。

糟了,不会没带钱吧!当我准备摸向裤袋时,却意外的摸到了自己的大腿,我一看,顿时尴尬不已,我竟然没穿裤子就出门了,难怪司机大叔会用那种眼神看我!

我羞得无地自容,不过幸好,男友的T恤很长,完全将我的大腿包裹住了,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我T恤下的秘密,也许是我抬腿上车时,司机瞄到了那儿...而且,我真的没带钱,这可怎么办?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下,时间过得飞快,突然之间车子居然停了,我一看手机,才过了十几分钟,而且我很奇怪,这不是城东章爷爷家的殡仪馆么,来这里干嘛?

“司机师傅,不是去城市森林么?你是来这接客人的?”我还是决定抛弃无用的羞愧,问一问师傅,是不是他临时有事要加塞。

毕竟大晚上的拉个客人不容易,可是等了半天,司机师傅却没答话,我好奇地起身想拍一拍他的肩膀,并打算让他开到男友的公寓,并让男友付车钱。

可是司机却慢慢的转动着脑袋,他的头转向了我。

当我准备再次开口时,却发现一双流着黑血的白色瞳孔赫然出现在我眼前,我和它面对面的对视着,那一刹那,我觉得心脏骤然间都停止跳动了,我的牙齿不由自主的上下打颤,咯咯作响,还感觉到下面有股温热的液体流到了大腿上。

我竟然吓得失禁了!

我终于体会到人被吓尿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那种心脏骤停,浑身汗毛直立,牙关打颤的感觉我这辈子也不想再体验了!

我差点没翻白眼昏过去,那双白色的瞳孔盯着我一动不动,我顿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眼前的景象顿时变换了,哪里有什么司机和流血的白色瞳孔。

我竟然穿着婚纱和男朋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周围都是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父母和亲戚,发小和闺蜜,他们都用饱含祝福的眼神看着我。

这时司仪喊了声交换戒指,我下意识的跟着做了,可是之后画面却徒然一转,我竟被一个老婆婆背到了一栋古色古香的宅院,穿过宅院之前,我似乎走过了一条长长的小道,小道四周还长满了荒草。

当我被那老态龙钟的婆婆背到了大厅后,竟发现里面高朋满座,黄轩立在大厅之内微笑的等着我,当我被老太婆放下之后,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和他拜起了天地,我感觉自己就像个被人操纵的傀儡!

“一拜天地,二拜阎王,夫妻对拜,婚成,入洞房!”

一声又尖又细的嗓音唱了起来,刺的我耳膜生疼,为什么要拜阎王?不是拜高堂么?

紧接着我又疑惑自己的头上为何未盖着红头盖,却发现眼前一黑,一个东西遮住了我的眼睛。

只感到自己被人再次背起,等了许久,我的眼睛才见到了火红的烛光,我坐在床头,身边的黄轩笑嘻嘻的解开了我的衣服。

但当我看向男友的脸时,赫然发现和我亲热的男人根本不是黄轩!

“你,你是谁?!你到底是人还是怪物!”

我吓得眼珠子都快飞了,上下牙齿磕碰在一起,发出咯咯的响声,虽然眼前的男人长得俊朗不凡,明目皓齿的,可是他竟然有三只眼!

他额头的竖眼散发着幽幽寒光,似乎看一眼就会被吞噬灵魂!

“我是你丈夫,呵呵,你的体味可真冲,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尿了我一身呢?!”

怪物的话令我彻底清醒了,我立马记起了那个流血的白色瞳孔,以及被吓尿的情形,鬼,真的有鬼!

“啊!”我扯开嗓子大叫了一声,我实在是怕极了。

可当我闭着眼睛叫完之后,再次睁开眼后,却发现眼前什么都没了,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连一丝光线都找不到,不知过了多久,我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呼喊:“姑娘?姑娘?你醒醒!快醒一醒!”

我沉重的眼皮终于可以睁开了,由于骤然睁开眼睛,我的眼里出现了重影,只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个老爷爷。

我脑子有些晕乎,迷茫的问道:“这是哪儿?”

我伸手揉了揉揉眼睛,看到了天花板,我将目光下移却看到了许多花圈,当我将目光转向那人时,却发现老爷爷竟是我小时候的熟人。

“章爷爷!”我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脑子里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