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锋哥,你放心吧,你今天说的话我一定会牢牢记住的。”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恩,那就好。”赵锋说完,打了个电话,随后盯着我看了一会,拍了拍我的肩膀,“浩子,就这样吧,我现在收拾收拾就得走了,要不我怕夜长梦多。”

  说完,赵锋又和我聊了几句后,便带着他妹妹走了。

  其实说句心里话,以前还没觉得什么,但是从赵锋和我说完那些话后,我就觉得顿时让我成长了很多,也觉得以前我想的那些事情是有多么幼稚。

  不过也是,社会上经历的事情肯定要比学校里经历的要多很多。

  当天晚上,我情绪很是低落,等我回到家后,白晶晶已经坐好了一桌子的菜,等着我呢。

  我看到一桌子菜后很是诧异,我笑着问着白晶晶,“这些都是做的?”

  白晶晶看到我后,很是开心的把我拉到饭桌前,“你怎么才回来啊?”

  我愣愣的看着她,有点发懵,“姐···你这是,怎么个情况?”

  “什么怎么个情况?”

  “怎么突然做了一桌子的菜啊?”我很是不解的问着。

  白晶晶装作生气的瞪了我一眼,“怎么?姐姐给你做饭,你还怕我给你下毒不成?”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只是有点不习惯,是吧?”白晶晶笑着看着我。

  “恩,对,就是有点觉得怪怪的。”我很是用力的点着头。

  “哈哈。”白晶晶笑了下,坐到了我的对面,给我碗里夹了块肉,缓缓的说道,“其实,这么久以来,我想了很多,自从咱爸走了以后,真就是剩下咱们姐俩相依为命了,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我都在想我的以前,现在的我就觉得以前的我是那么的不懂事,真的,不是我矫情,我现在十分后悔,我后悔我当时为什么那么不懂事,每天惹咱爸生气,有空余的时间不去多陪陪家里,而是去各个地方鬼混,现在一想想,呵呵。”

  我一看白晶晶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劲,于是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姐··”

  白晶晶抹了下眼睛,然后笑着看着我,“放心吧,我没事,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还有的就是,这么些天以来,我也想过,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以前的我对你那样,百般苛刻,但是现如今你不仅对我不计前嫌,帮了我很多次,而且现在还对我这么好,我突然觉得自己十分不是人···”

  白晶晶说着,便低下了头,小声抽泣着。

  我见状后,站起身来,走到白晶晶的身边,一把搂过她,“姐,咱爸走的时候,估计他最想看到的就是咱们姐弟俩和好,现在咱俩不就了却了咱爸的这个心愿了吗,我相信咱爸在九泉之下也会安心的。”

  白晶晶听完我说的话后,抬起头,笑着看着我,“恩,弟弟,以前我一直没和你说过,但是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我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搂住白晶晶,“姐,你放心吧,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当天晚上,我和白晶晶聊了很多,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白晶晶也和我说了很多她以前的想法,看的出来,她现在对以前的事情全都放下了,至于我,我也没必要再去过多的去在意什么,毕竟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我和白晶晶吃完饭,差不多快十一点了,我收拾收拾正要去洗漱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我一看手机,是沈放打过来的,我很是诧异,不明白沈放这个时候找我要做什么。

  我狐疑的接了起来,“放哥,怎么了?”

  沈放在电话那面没有说话,只是沉默。

  我皱了下眉头,继续冲着电话那面问着,“放哥?怎么了?”

  “现在有时间吗?我在你家楼下呢,出来聊聊吧。”沈放在电话里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我想了下,回应着沈放,“好,等我几分钟。”

  挂断电话,我穿上衣服,走下了楼。

  等我到楼下时,就看到沈放坐在小区花坛边上,正抽着烟呢,我缓缓的冲着沈放走了过去,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看到他脚下全是烟头。

  我点了根烟,顺势坐到了沈放的身边,抽了一口,“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沈放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低着头,缓缓的说着,“浩子,今天,我听到徐越和金油条的对话了。”

  沈放后一句话我没有太认真听,当他叫我浩子的时候,我很是诧异,因为自从我和沈放誓不俩立后,他就没再这么叫过我。

  我很是诧异的看着沈放。

  沈放看我没有说话,瞥了我一眼,苦笑了下,“你这是怎么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放哥,你好久没这么叫过我了。”

  沈放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应该是吧。”

  我拍了下沈放的肩膀,“说吧,怎么了?”

  沈放想了下,缓缓的开口道,“你知道我从看守所出来后,为什么对你态度大变了吗?”

  我摇了下头,“不知道,难道不是因为沈小雨吗?”

  沈放笑着摇着脑袋,“那只是一方面,其实更大的方面,是因为徐越。”

  “徐越?”我很是不解的说了句。

  “恩,就是因为我的大表哥,你知道吗,在我出来之前,徐越去看守所找过我几次,和我说过一些事情,都是关于你的。”沈放说着,便把目光转向了我。

  “他说我什么?”

  “反正都是些不好的话,刚才我听完徐越和金油条的对话后,我才明白,原来我一直被人骗了。”沈放说着,情绪有些低落。

  这时的我才有些眉目,我伸出手搂着沈放,“到底怎么回事?”

  “是因为徐越陷害了你,跟我说了很多假的事儿,都说是你做的。结果我以为你现在对我好对沈小雨好都是装的,所以我出来后也就不认你这个兄弟了。正好加上你跟陆峰他们在一起,我就更加的深信不疑了。”

  “那徐越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啊?”我很是不解的继续问着。

  “徐越这么做,就是想双管齐下,一边维护好我,一边是你。你能攀上陆峰,我能有自己的人,这样的话,都会给他们做事儿的。这也是金油条的目的。”沈放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是无奈。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抽着烟。

  ‘酷6匠网永(久`A免,费{看L小/说

  后来,我打破了僵局,我和沈放说了很多事情,把一切误会都解除了,我俩聊了很久,一直聊到后半夜,我俩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在送走沈放时,我问他,“咱俩还是哥们吗?”

  沈放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笑了笑,“其实,你在我心里一直是我兄弟,只是我有些过不去那道坎,现在好了,误会解除了,你说呢?”

  听完沈放这句话后,我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地了,这么久以来,我做的所有事情也算是没有白做。

  第二天,我找许浩轩,让他帮我把社团的所有人全都聚集到一起,社团成立了这么久,一直没有过大型聚会,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我想让大家一起聚聚,乐呵乐呵,当然,我还让沈放把萝卜他们带去,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大男人直接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当天晚上,我定了个大包房,我早早的赶到饭店,等着其余人的到来,许浩轩、董鹏飞、傅义、郑元他们是先到的,都在帮我招呼着社团的人。

  我们这忙的热火朝天的,服务员找到了我,说是楼下有人找我。

  我十分诧异的走出饭店,便看到门口停着一辆本田CRV。

  我正纳闷呢,就看到俩个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满脸笑容的冲着我走了过来。

  我眯着眼睛打量着那俩个人半天,等到他俩快要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直接愣在了原地。

  那俩个人衣着很鲜艳,俩个人满脸笑容的张开双手,冲着我走了过来,“浩子,我俩走了这么久,你这把社团打理的不错啊,我俩是不是得叫你一声浩哥啊,哈哈。”

  我愣愣的看着他俩,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怎么了,还不说话呢?是不是看到我俩挺诧异的啊。”他俩说完,走到我的身边,一把搂住了我,“哥们,辛苦了。”

  我愣愣的看着这俩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峰和刘鸿。

  我什么也没说,也说不出来,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就那么在饭店门口死死的搂在了一起。

  就像我们三个一开始定好的那样,不管以后如何,我们都是兄弟。

  有些事情就是如此,社会上也好,学校里也罢,不管一开始如何,往后的事情谁也预料不到。

  就如同我,我白浩以前根本就没想过我能有这么多的朋友,我也没想过我能有几个过命的兄弟。

  这么长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就如同一本书,书里讲述着一个故事,而一个故事的结尾,也就意味着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