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一会,远处一台支着大灯的本田CRV,快速行驶,从四台车旁边一闪而过,开车的人还仔细看了一眼四台车里,见到了里面全都坐满了人。

  “妈的!锋哥,要不要把他们留这!肯定是对方找來望风的。”坐在车里的王黯,拎着片刀就要下去。

  “别动,让他走。”赵锋伸手拽了王黯一下,补充了一句:“等他人到齐,我特么看看对面到底能拢个啥队形。”

  我在面包车里,看到那辆本田CRV在火葬场门口绕了一圈,随即离去。

  我们一行人等了半个多小时,我坐在车里就看到远处开来四五辆车。

  “锋哥,来了,来了。”我急忙坐直身体,冲着赵锋说着。

  “我看看,一台,两台……一共八台,能有三十來人啊,锋哥,咱们人手够吗?要不趁着他们没有准备好,咱们直接上去干他们吧,然后把人抢回来。”王黯看了眼车窗外面,满脸担忧的问着赵锋。

  “等会,等他组织组织。”赵锋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我又看了眼那面,看到那几辆车都停在了那面,里面的人都走下了车,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东西。

  “叮铃铃。”

  电话一响,赵锋直接接了起来。

  “喂,赵锋,你来的倒是蛮准时吗。”

  “别废话,我妹妹呢?”赵锋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面。

  “呵呵。”电话里面的那个人冷笑了一下,然后挥了挥手,那人带来的那些人直接驾着一个女孩走了出来,随即,又把那个女孩带回了车里。

  “好了,人你也见到了,钱呢?”电话那面用着很是别扭的声音说着。

  “好,等我。”赵锋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把手枪放到腰后,拎着开山,一把推开了车门,迈步走了下去。

  “一会都准备好,看好锋哥手势。”王黯冲着带来的那些壮汉嘱咐了一句,然后跟着下了车。

  我们这面一群人,那边的人也聚拢在一堆,有一个人走在最前面,也拎着刀,走了过來。

  空旷的街道上,两伙人手里寒光闪烁,横眉竖眼的往一块聚,很快赵锋和那面领头人碰上,距离不超过一米远。

  “赵锋,对吧?”对面领头人皮笑肉不笑的问了一句。

  “你是谁?”赵锋皱着眉头打量了那个人。

  “呵呵,我叫孙龙,以前一直想结交你得,但是一直没机会,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能和你认识一下。”那个孙龙边说着边伸出手,想要和赵锋握一下手。

  赵锋目光阴冷,瞥了孙龙一眼,没有伸出手,而是把装钱的袋子放到孙龙脚下,“把我妹妹放了,钱给你。”

  “你看你,不要着急吗,咱俩聊会天,我说锋哥,今天咱俩是来交易的,你怎么还带这么多人来呢?而且各个都带着家伙,这样,不太好吧。”孙龙看了眼我们身后的那一群壮汉,问了句。

  “你不也是,带了这么多人来,我怎么感觉你丝毫没有诚意呢?”赵锋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吗。”孙龙搓着双手,回答着赵锋。

  “别废话,人给我放了,钱你拿走,我接到我妹妹后就走。”

  “这个,锋哥,我胆子小,我有点怕啊。”

  “怕什么?”

  “我怕人前脚刚给你,你后脚就让你带的那些人和我们拼命啊。”孙龙缩着脖子,和耗子似得说着。

  “那你是什么意思?”赵锋表情突变,狠狠的看着孙龙。

  “这样吧,你让你们人先走,然后咱俩在交换,怎么样?”

  “呵呵,你在开玩笑吗?恩?”赵锋听完孙龙的话后,脸色突变,问着孙龙。

  “天黑路滑,社会复杂,我不得不防吗。”

  酷"匠…M网r正‘+版首¤◇发

  “要是我不答应你呢?”赵锋说着,把手背到了身后。

  “你要是不答应的话,那么今天咱也就先别交换了,等你答应的时候再说把。”

  “艹尼玛!你逗我玩呢?!我告诉你!今天人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我特么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做混社会!”赵锋直接喊了一句,随即背在身后的手一握拳头。

  王黯一直等待着赵锋的信号,看到赵锋的手势后,转头冲着背后的那些壮汉喊了一句,“妈的!一会往死了干!出了事情我扛着!”

  孙龙被王黯这一嗓子吓得直接愣住了,拎着刀往后退了一步,紧跟着,赵锋和王黯一人一刀,直接剁了过去,孙龙抬手一档,胳膊瞬间裂开,随即蹦起來开始还击。

  赵锋、王黯和我追着孙龙一顿猛怼,而他身边的人也早都打我们这面那群壮汉打散了,王黯离孙龙最近,乱战之中,他孙龙拿刀反抗,剁在了王黯的手背上,随即在地上滚了一圈,直接开始疯跑。

  孙龙那边将近十多台车,就算有的车沒坐满,但人数绝对过五十了,可以说占有绝对的优势,而我们带來的人,才不到二十,当我们与这帮人一碰,孙龙那帮人几乎瞬间就散开了,只要一散开,那就是等着挨揍了,沒跑了。

  一般社会上成名的人,都有一些牛b的战绩,外面经常会传,某某大哥年轻的时候,整了一二百人,给谁谁干了,但其实,这种人数上的斗殴,几乎都是一边倒的趋势,沒有说两伙掐脖子,谁也不退,咬牙就是一顿疯剁,如果那样,一下不死个几十个,完全不可能,但我还真就沒听说,谁斗个殴,一下弄死了好几十,所以这事儿不现实。

  群架,比的就是个心里素质,你有二百人,我就七八个好哥们,但个个不缩缩,拿刀就敢捅,对面人多也沒用,俩回合一准就能冲散,但孙龙明显不在这个行列,他顶多是个篮子,就会顶着李辰的名号,出来装犊子的那种人,与日落哥等人不一样,根本沒单独经历过啥战役,一有危险,他除了撒丫子跑之外,没有别的长处。

  所以,他那五十來人,挺不住以后,就开始撒丫子了,后面的一追,两帮人涌在一起,队形直接乱套了,谁也分不清谁了,自己人误伤的根本不在少数,他们也不是黑手党,沒有啥统一制服,手里带着的白手套,早他妈都扔了,不扔不挨揍么。

  我们三个人一直追着孙龙,导致孙龙运动鞋直接跑丢了,再说了这特么的是火葬场附近,根本沒有家属楼,也就不存在胡同等复杂地形,按孙龙这么捋着一条直线往前跑,根本跑不了。

  日落哥跑的很快,快到孙龙身后的时候,蹦起來就是一刀,直接剁在郝孙龙后背,紧跟着王黯抡圆了镐把子,从后面直接拍在了孙龙腿上,孙龙一个趔趄直接扎在了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