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赵锋说着把枪放到了一旁,“那我就陪你玩玩。”

  “锋哥!”王黯看到赵锋的做法后很是不解,大喊了一句。

  赵锋冲着王黯挥了挥手,然后看着那个男的,“这样吧,干玩没意思,咱们赌点什么吧。”

  “赌什么?”

  赵锋摸了下下巴,“你要是赢了我们三个,那样的话你提什么条件都行,如果你输了,那你帮我去做一件事情,怎么样?”

  我和王黯在一旁一头雾水,不知道赵锋葫芦里面到底卖了什么药。

  那个男的想都没想,很是自信的点了下头,“好,没问题。”

  “哈哈,爽快,我锋哥就喜欢这样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男的随即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叫武磊。”

  “武磊?好,那我们三个打你一个?是不是有点不好啊?”赵锋看着武磊问了一句。

  “哼,来吧。”武磊说着把衣服一脱,活动了下脖子,“说好了,你们赢了,我替你去做一件事情,我赢了,那么我提的要求你们必须全都做到。”

  “好,没问题。”赵锋笑着看着武磊。

  赵锋话音刚落,王黯立即伸出胳膊,又往前猛迈两步,伸手一把抓住了武磊的肩膀。

  精神刚刚放松的武磊,身体瞬间僵硬一秒,随后头都沒回,弯曲手臂一肘奔着身后砸去,脑袋情不自禁的往下一缩。

  我在一旁看了半天热闹,我寻思这要是不上手就有些说不过去了额,于是我往后退了几步,想来个助跑,借着寸劲把武磊扑倒。

  紧跟着,助跑俩米远的我,宛若刘翔跳栏一般冲來,双脚有那么一霎是腾空的,抡着拳头仿佛炮弹一样,砸在了武磊后脖颈子往下几厘米的地方。

  “艹!”

  武磊身体一个趔趄,慌乱中伸出手臂,一把拽住了我的衣服,右腿一抡,我特么直接像小鸡崽子一般,落在了地上,摔的四仰八叉。

  紧跟着,武磊一瞬间回身,右臂从上至下一转,直接缠在了王黯抓在自己肩膀的胳膊上,使劲儿一别,王黯身体顿时失去平衡。

  “咣!咣!咣!”接着武磊一刻沒停歇,左臂抡动,连续三拳,简单粗暴的闷在王黯脸上,直接把王黯打懵了。

  我在旁边直接看傻了,怪不得这个B这么嚣张呢,还说一个打三个,这特么还真是有俩下子哈。

  这时赵锋抬起脚,直接一脚踹到了武磊的脸上,武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么一脚,然后眼神阴冷的瞪着赵锋。

  “尼玛的!”赵锋一脚过后直接扑到武磊身上,上去就是一拳。

  武磊拉着赵锋的衣服用力一甩,把赵锋甩到一旁,站起身来,可能是被赵锋打的有些上头,从后腰掏出了把瑞士军刀,刀身寒光闪烁,角度无比狠毒的奔着赵锋脖子扎去。

  “艹!你麻痹!不是不带用武器的吗!”我十分担心着赵锋,急忙抬脚奔着武磊胸口踹去,我本以为这一脚能给武磊踹后几步,哪成想一脚蹬过去,武磊身体只是停顿了一下,随后猛然往前一顶,我瞬间失去平衡,仰面倒在地上。

  我当时就想骂人了,我这特么哪是帮赵锋的忙啊,我感觉我这一直是在帮倒忙。

  我的右腿在半空中的时候,武磊一刀带过,直接拉了个口子。

  “锋哥,这个B劲太特么大了!”我冲着赵锋提醒了一句。

  “大你麻痹!”已经彻底红眼的武磊,竖起瑞士军刀,一挥手奔着赵锋扎去。

  “噗通!”

  王黯紧跟着从后面扑上來,身体挂在武磊的后背上,往下一压,二人噗咚一声摔在地板上,赵锋抬腿一脚跺在武磊手腕上,叮当当的声音响起,瑞士军刀滚落到了一旁。

  “砰!”

  武磊一肘打在了王黯脑袋上,王黯顿时头晕目眩,眼冒金星。

  赵锋接着一脚撅在武磊下巴上,我追了过來,姿势极为不雅的扑倒,双臂死死压住了武磊的双腿,。

  3酷¤匠K:网h永I久W免M费《看D小说T

  连续作战的武磊此刻终于脱力,躺在地上挣扎了两下,随后呼哧呼哧喘着气,不再动弹了。

  “我去他吗的!这真特么是个战士!”王黯捂着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很是罕见的说了这么一句。

  王黯说完,冲着我们走了过来,如同疯了一样的抡着胳膊,左右开弓,一拳接一拳的殴打着被赵锋和我按住的武磊。

  等到王黯打累了,呼哧带喘的站在一旁,赵锋看到后站了起来,拍了拍王黯的肩膀,然后递给他根烟。

  赵锋一起身后,就剩下我自己在武磊身上按着他呢,对于他我有点胆怵,我生怕他一个翻身再把我揍了。

  我身下的武磊看了眼赵锋,“你给我根烟。”

  赵锋叼着烟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看着武磊,拿出根烟递给他,“你看我多好,你都要用刀捅我了,我还给你烟抽。”

  “我身上要是没伤,我能打趴下你们三个。”武磊叼着烟,很是嘴欠的说了一句。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哥,我说你能不能别老吹牛B,招人烦你知道吗?都这地步了,你还在这吹呢?”

  武磊瞥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叼着烟在那抽着,由于他的手在我身下压着呢,所以他只能撅着嘴在那里抽着,打远一看就特么和大力水手似得。

  “呵呵,你也算个战士,一个人打我们三个,而且我们三个丝毫没占到什么便宜。”赵锋叼着烟笑呵呵的看着武磊。

  “别说废话,今天就算我栽了,我这人说话算话,你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武磊嘴里叼着烟,吐字不清的说着。

  赵锋笑了一下,“你这样···”

  半个小时候,我们给武磊准备了一身新衣服,武磊穿上衣服后把帽子一兜,直接从宾馆后门遛了出去。

  我们站在屋子里看着武磊走远,王黯皱着眉头问着赵锋,“锋哥,你就不怕这小子说话不算话?”

  赵锋看着武磊的背影,“放心,这个人挺有意思,别的不说,我相信他会履行我俩之间的赌约的。”

  王黯听完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些什么,之后我躺和王黯躺在床上稍微眯了会,赵锋则站在窗户边一直抽着烟。

  等我睁眼的时候,天都黑了,我一看表,都六点多了。

  我们三个人稍微准备了一下,随即带着其余的十多个壮汉,奔着二火葬赶去。

  路上,赵锋和对方通了个电话,确定之后,赵锋又简单的交代了我们几句话,之后,他便靠在副驾驶座位上闭目养神。

  凌晨十二点多,H市二火葬场门口,一条宽阔的大道上,寂静无比,四台松花江微型面包车靠在路边,打着双闪一动不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