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哥都说些什么了啊?”

  “说了太多了,我都学不出来,反正我记忆最深的就是那俩个问题,当时锋哥问我,问我被人用枪指着的时候怕不怕,我用力的点了点头,肯定怕啊。然后锋哥又问我,问我借高利贷的那个人可怜不可怜,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确实挺可怜,借了个贷款把自己弄得家破人亡的,你说要是人但凡有一点办法,谁能走到想和你同归于尽的地步呢。我回答完锋哥的俩个问题后,锋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和我说了几句话,之后我回家想了好几天,时间一长,才有了现在的这个我,现在的我脾气品行都和当初变了不少了。”王铮说完后,把嘴里的烟顺着窗户扔了出去,然后又点了一根。

  “我发现锋哥这有点心灵导师的意思哈,他有时说的话我也觉得十分有哲理。”我跟着也又点了根烟。

  王铮点了点头,“是的,锋哥有一种特殊的魅力,是一种既能把人凝聚在一起又能让你死心塌地跟着他身后的魅力,这种魅力一般人没有,也学不来。”

  “我挺好奇的,那当时锋哥和你说了什么啊,直接把你品行改变了?”我一脸疑问的问着王铮。

  “锋哥就说了几句话,他说,说我觉得借贷的人可怜,是看到那人现在的情形才觉得他可怜的,但是我根本没看到那人以前醉生梦死的时候,本身那人挺有钱的,家庭也很和睦,但是后来全因为那个男的瞎败坏,把家底都败没了,所以走投无路才借的高利贷。所以说,每个人都有俩个面,一面是给别人看的,另一面是自己真实的心灵写照。你不能光靠着一个人展现在你面前的一面去评价一个人,同样,你也不能把自己内心的软弱处暴露在别人的眼前。所以,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么就应该把自己那颗普度众生的心肠收起来,你不是观音菩萨,没空去可怜别人去,自己都没可怜过来呢,还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我听完王铮的这一堆话,消化了半天,我愣是没太听懂,于是一脸迷茫的看着王铮,“铮哥,我没太听懂。”

  王铮看着我笑了笑,“正常,我刚开始也没听懂,我消化了好几天才明白过来,锋哥这些话的主旨就是一个,那就是,你选择了哪行,就要把自己伪装成那一行人的品行,不管你喜欢或是不喜欢,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叼着烟寻思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搞清这些话的含义,“拉倒吧,铮哥,以我现在的经历和智商,我暂时是搞不懂锋哥这几句话的含义。”

  王铮笑了笑,“也是,慢慢来吧,你现在才哪到哪,挺羡慕你们这个年龄段的,什么也不用想,有事情家里就会替你们解决了,不累也没烦心事,多好。”

  我尴尬的笑了笑。

  我和王铮正聊得开心呢,王铮电话响了,王铮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是锋哥的。”说完,接了起来。

  我也没说话,在一旁安静的抽着烟。

  王铮接起电话后对着电话那面嗯了好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把车子打着火,“走吧,锋哥来电话了,说佟佳洺那面有点状况,事情进展的不是很顺利,让咱们去帮帮他们。”王铮说着,把脑袋伸出窗外,冲着后面的那一台面包车喊了句,“都跟紧我哈,咱们去‘天御云阁洗浴中心’,都别跟丢了哈。”说着一握方向盘、一踩油门直奔‘天御云阁’方向开了过去。”

  “妈的,佟佳洺这小子怎么搞的,这么点小事都没弄好。”王铮边开着车边说了句。

  我在一旁叼着烟,指着王铮的手机,“铮哥,你手机响了。”

  看√k正V版●章S节上@酷匠《。网)

  王铮瞥了一眼,“你帮我接一下,就说我正往那面赶呢。”

  我嗯了一下,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写着“佟佳洺”

  我也不认识这个佟佳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接起电话,“喂?洺哥。”

  电话那面乱哄哄的,“艹他吗的!铮子,你赶紧来!本来我这面快完事了,也特么不知道又从哪冒出个小子,带了不少人来,那小子真特么畜生啊,把我这面砍趴下好几个,麻痹的,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被人砍死了。”佟佳洺那面说了一堆,然后觉得有点不对劲,很是警惕的问了我一句,“你是谁啊?王铮呢?”

  他这一句话直接给我弄不会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本来想说我是白浩来着,但是一想我俩也不认识啊,佟佳洺肯定不知道白浩是谁啊。

  我拿着电话手足无措的,这时王铮凑了过来,冲着电话话筒里喊着,“煞笔佳洺,他是鸿星台球厅的,你以前见过的那个。”

  佟佳洺在电话那面哦了一声,然后火急火燎的继续说着,“麻痹的!你赶紧来!艹!我要顶不住了!那孙子太能打了。”

  王铮一面开着车,一面对着电话骂着,“真他娘的废物,要你干吗!”

  “艹!你来你就知道了,妈的,先不说了,那群人奔我来了!特么的!都给我滚犊子!”佟佳洺那面骂了一句,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艹!咱们得抓紧点了,佟佳洺也挺能打的,但现在看这架势他们应该处于下风,这事不太好办了。”王铮说着直接把油门踩到底,我们坐着的这辆松花江小微型直接如同飞一般的在街道上开着。

  “妈的,走小路。”王铮看了眼四周,然后直接把车拐进了一个小胡同里,我看了眼倒车镜,后面的那辆面包车也跟着我们拐了进来。

  胡同很窄,我们这辆面包车开进去后直接把胡同堵住了,王铮也不管会不会把车刮坏了,直接往里面开着,我顺势直接把车窗关上了,看着倒车镜磨在墙上的时候,我都心疼,车速很快,倒车镜再和墙一摩擦,直接冒火花了,这给我吓得,离得车窗玻璃远远地,生怕火花溅到我身上。

  在胡同里左拐右拐的,俩辆车很快就赶到‘天御云阁’了,没等下车呢,老远就看到洗浴中心门口和炸开了锅似得,数不清的人聚在一起,拿着什么的都有,都打乱套了,洗浴中心周围好几米都没有人,围观群众都远远的观望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