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局。

  尼玛我兄弟多喝了点,说说可以了,犯得着直接把啤酒整个淋在头上,这不是打人脸吗?

  关键是贺伟此时还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被人侮辱了,还在那傻兮兮喊着“继续喝……”

  这种场景,我的火气顿时冒上来了!

  羞辱我兄弟,不能忍。

  不过,有人比我的反应还快。

  我刚准备起身,王博已经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个空的啤酒瓶子,直接走了过去,在那大汉还没意识到什么的时候,直接打在了大汉的后脑上。

  “磅”的一声,啤酒瓶子炸开,那大汉的后脑勺瞬间冒出了血泡泡。

  我操,王博这家伙居然这么生猛,直接一出手就是见血!

  之前在篮球场上,没见他有这个狠劲呀。

  不过我心里微微一想,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王博这是在向我示好,他打定注意要跟我混了。这样也好,以后多了王博这个兄弟,势力也算壮大了一点。

  王博突然的举动,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大汉直接被这下爆头打得懵逼了,他捂着后脑慢慢转过身,想看看是谁这么牛比给他开瓢了,可是让他转过身的那一刻。

  王博又抄起一个空瓶,“磅”的一声!

  啤酒瓶再次炸开了花,大汉脑子上再次多出一个血口!

  我心里佩服王博,这小子够狠。

  大汉摸着脑袋,身子有些摇晃了已经,不过他的那些同伙已经是反应过来,一共五个人,纷纷抄起家伙,有人拿啤酒瓶子,有人拿着凳子,一瞬间把王博围了起来。

  二话不说,就是干。

  五打一,王博肯定被虐,当场被其中一人干倒在地,那人踩着他的胸膛,恶狠狠道:“你他妈哪根筋不对了,抽风?”

  这下我立马加入到了战场。

  我没有拿酒瓶,而是从身上掏出一把小刀,这是之前贺伟从猴子那拿的,后来给我放着了,我心里也是无聊才带在身上了,没想到这会儿能派上用场。

  对方一共六个人,除了被王博爆头那个大汉此刻正坐着,用纸巾擦拭脑袋上的血,没有加入战场。另外五个人中,踩着王博胸口的高个子,打着耳钉,一看就是那种社会上混的人。

  此刻另外四个就站在他身后,一脸鄙视望着王博。

  也正是这个关头,我快速冲了过去,手拿刀,刺向高个儿的后背。

  “老大小心!”

  那四个人中,有人注意到了我,出言提示。

  此时我离高个已经不过一米距离,但是高个的反应速度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只见他在地上一个打滚,滚到另一张桌子角下,躲开了我这一刀。

  尼玛,这家伙还有两下子,这也能躲开。

  “操!”耳钉男骂了句,然后站起来说:“小子,敢跟爷爷我动刀,我看你这小命是不打算要了!”

  贺伟还在醉醺醺胡言乱语,王博这时候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把贺伟拉到一边,然后和我站在一起,我两坚定看了一眼对方,今晚,这将是一场恶战。

  “要我的命,恐怕没那么简单!”我冷哼一句,和王博一起冲了过去。

  我手拿着刀,王博拿着酒瓶。

  耳钉男大吼一句,“你们他妈的还愣着干嘛,给我上!”

  四个手下一起堵住了我和王博的去路,耳钉男则是躲在后面,坐下了,仿佛打算先看一场好戏。

  被四人缠住,我和王博一时也碰不到耳钉男。

  我手里拿着刀,对面要忌惮我几分,只是拿着啤酒瓶挥舞,不敢做太大的动作,我和王博对视一眼,他一个冲步向前,啤酒瓶子打在一人脑袋上,那人脑袋开瓢,手自然摸着脑袋,接着王博又是一脚,把那人踢倒在地。

  而我同样也是出手,一刀刺向我对面一人的胸膛,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恐惧,慌忙就用胳膊挡着,结果胳膊被我刀刺中了,衣服划开一道口子,里面也有鲜血渗出。

  “啊——”那人惨叫着,跌倒在地。

  再没有爬起来的勇气。

  “废物,都给我上!”耳钉男见到自己手下这么没用,大叫起来。

  转瞬间我和王博解决两人,剩下的三人本有些傻眼,不过听到耳钉男的叫声,他们当即清醒过来,一起朝我扑过来,十分凶狠倒也。

  我一脚踢开一个,头却是被砸了一下,感觉到自己脑袋有些黏糊的液体,流到我脸上。

  我特么居然流血了,我顿时红了眼,“刺、刺”两下刺出,两个人立马倒地,脸色痛苦不已,挣扎也站不起来。还剩下最后一个,王博轻松搞定。

  虽然这些人是社会上的,身体比我们学生要强壮不少,可是他们不该小看我们,我敢拿出刀,就代表着,我心够狠。

  五个人,短短时间就被我和王博解决。

  耳钉男脸色变了,他站起来,一步一步走过来。

  “小崽子,你还挺本事。”

  我冷笑着说:“呵呵,我知道自己多大本事。”

  脑袋上的血还在流着,王博掏出纸巾帮我止血,我摆摆手示意不用,经过上一次被钟浩在教室阴了以后,我对血不是那么敏感了,虽然脑袋破了,此刻我也没多大感觉,因为只是一个小口,流血也流不了多少。

  耳钉男:“嚣张至极,我游云今天就教教你怎么做人!”

  游云说着一个跳步上前,打出一拳,速度极快,我艰难躲开,身子已经有些踉跄,不过接着他又打出一拳,就如连续发射的子弹一样,没有丝毫的骤停。

  我心里一凉,知道自己躲不开了。

  巨大的力道打在我的胸口,我整个人倒飞出去,压在我们刚才吃饭的桌子上,把盘子砸了一地,贺伟还紧张兮兮抓着我衣服,“飞哥,干嘛呢你,喝酒呀……”

  好大的力气!

  我只感觉,浑身腑脏都被打的震荡,都没有力气再爬起来。

  “白飞,你没事吧!”王博干嘛跑过来搀扶我。

  我艰难说出一句话,“我没事……”

  “小子,受我一拳,还没晕过去,你也算可以了。”

  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

  王博看着我的眼神,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他咬牙对游云扑过去,不过还没碰到游云,就已经被对方抓住了手臂,反手一带,整个人被锁在对方怀里,动弹不得。

  “哼,自不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