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命难违?

当胡哲源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和贺伟两人顿时愣了。

这尼玛到底什么意思,咋还扯上师命了,好像武侠小说当中的桥段一样,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能不能说点让人明白的话啊。

我望着胡哲源,不解道:“你说的,我怎么听不懂。”

“以后你自然就明白了。”胡哲源也不打算跟我解释,继而拿着书继续看了起来。

话说一半,最让人着急了,我心里憋着一股郁闷,不知道怎么发泄,但是看胡哲源那样子,我就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我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在比赛的时候帮我,是不是有自己的私心?”

胡哲源这个时候抬起头,我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我想要看看,他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一个人若是说谎,脸上一定会露出一些破绽。

“私心,我当然有,不过你只需要明白,我不会害你。”

话说到一半,贺伟差点发作,不过当胡哲源后面半句说出来时,贺伟则是忍住了。

“贺伟帮我,倒杯水过来。”

贺伟闷声走过去,帮我倒水。

胡哲源不会害我,我相信他所说的,但是他藏着那么多事情不让我知道,这种被人蒙在鼓里的感觉,我很不喜欢。我喜欢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

但是我同样明白,我现在还没有掌控一切的资格。

我需要依靠胡哲源,他只要不害我,什么事情不告诉,我也就不用知道。

我换了一个话题,继续问:“那天在高三九班门口,拿走下卷的人是不是你?”

“你今天好像很多问题。”

我尴尬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恰好这个时候,贺伟倒了两杯水过来,递给我一杯,我接着喝了一口放下。这样,我的尴尬才有所缓解。

说实话,和胡哲源对话,感觉挺有压力的,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他好像轻而易举就能看破我的心思。

“你想说,我在贺伟之前,把下卷拿走了?我接近你帮你,就是为了下卷?”胡哲源继续说。

我点点头默认。

胡哲源笑了,说道:“那你认为,我有能力来去如风?”

“来去如风……”

我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之前我怀疑胡哲源拿走了下卷,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虽然胡哲源打架厉害,是个高手。但是来去如风,这好像超出正常人的范畴了。

武侠小说中的那种内力高手,才会有这种能力。

由此可见,我之前想错了,下卷绝对不会是胡哲源拿走的。

那么,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

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

会不会一切只是一场乌龙,下卷根本一早就被校长派人拿走了,那一阵风只是一阵风,仅此而已。

“误会你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有些抱歉地说。

“飞哥,你不用跟他说不好意思,谁叫他什么都不告诉我们,被猜疑是很正常的。”贺伟心有不服的说着。

“你兄弟说得对,如果你不怀疑我,我还反倒对你有些失望。”胡哲源指着孙子兵法的封面说:“古时候打仗靠兵法,精通兵法的大将军,可以带领自己的士兵,战无不胜,但归根到底,就是靠脑子。这个社会,没有脑子的人,只能被踩在脚底下!”

说到最后那句,胡哲源语气加重了一分。

胡哲源的说法,我十分认同,不过我没有他那么有耐心去研究孙子兵法。

“那你认为,那一阵风,会不会是我们想多了?”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有人拿走了下卷,之前我也想校长会派人去拿,但是你兄弟说了一阵风之后,我敢肯定,有人拿走了,并且不是校长的人!”

胡哲源说得十分肯定,我于是好奇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直觉。”

我操,男人的直觉,我顿时感觉有些无语。

“可是,没有人有那么快的速度吧?”

“呵呵……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你不了解的东西,不要轻易下定论。”胡哲源若有所指地说着。

贺伟插嘴道:“装模作样!”

被接二连三的针对,胡哲源也不生气,他盯着我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了下,之前对胡哲源的怀疑,我已经打消了,除了那些他不愿意告诉我的,我也没什么想知道的。

当然。

眼下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希望胡哲源帮我对付柴九。

既然他说师命难违,那么我有危险,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心里这样想着,我于是开口说道:“我虽然把东西交给柴九了,但是他还是不打算放过我,恐怕以后还会经常找我办事,我想摆脱他。”

“柴九,你想我帮你对付他?”

我点点头说:“是。”

“虽然我和柴九有过节,但是还没有到撕破脸皮的时候。”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话的意思摆明就是说,不会因为我和柴九撕破脸皮。我失望不已,难道我注定要被柴九欺压,无法翻身吗?

我不服!

“柴九他只不过是高一的混子,不敢撕破脸皮,难道你还怕他?”我也是没有办法,只好用激将法。

可惜我的激将法太过拙劣,一眼就被看穿。

胡哲源淡笑起来,“怕,在这个学校,还没有我怕的人!”

这话一出,我糊涂了,明明已经看穿了我的激将法,他为什么还会说出这种话来。

难道纯粹是为了在我面前装逼一下?

这好像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搞不懂,我也不再细想,“那,是为什么?”

“这其中涉及到势力牵制,柴九他并不像你表面看到的那样,他背后还有一层势力网。”

“柴九的背后,还有一层势力网?”

我说着望向贺伟,结果他也是一副刚刚才知道的样子。

“不然,你以为柴九能在高一那么嚣张,却一直没有人动他,而且还敢和我闹矛盾。”

仔细一想也是。

就好比之前听说上一届高一,有一个很嚣张的混子,还不把高二、高三的放在眼里,仗着自己家里有钱,可以请人,结果最后不知道被谁教训了一顿,直接退学了。

也就是说,学校有秩序在维持,不能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