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倒霉,我就想装个逼而已,为什么秦可就不能晚一点回来。

戴老板一见这个情况,哪里还敢多说,嘿嘿一笑,识趣的走开了。

秦可插着腰,站在门口,顿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这也太尴尬了,我连忙走过去,拉了一下秦可,“可儿姐,只是开个玩笑,别生气呀。”

“开玩笑?”秦可面色凶狠的盯着我,不依不饶。

我没办法了,只好认错道:“可儿姐,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小弟以后甘愿给你做牛做马!”

“噗嗤”秦可被我逗笑了,不过瞬间板着脸说:“行了,下次注意点,给你的胃药。”说着把药递给我。

“可儿姐,菜好了,过去坐着吧,大家看着呢。”

秦可扫了一眼,发现了这个问题,顿时有些羞红了脸,她本身也不是什么豪放的女人,被这么多人看着,不好意思的很,于是听我的,跟我一起坐下。

我拿着药看了一会儿,正想着该怎么办,等会秦可肯定要我吃药,难道我还真吃?

“可儿姐,夹菜……”我有些忐忑的说。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秦可看了我一眼,顿时想起来我胃痛还,于是提醒道:“白飞,你先把药吃了吧,医生说一次一颗,一天三次就行。”

一次一颗,还好。

我面色阴晴不定,最终决定下来,吃就吃了,反正只是胃药,也不是毒药。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打开药盒,喝口水,然后一口吞下去一颗药。当然,这个过程我表现得自己很是难受。

秦可看着奇怪,于是问:“怎么,你很怕吃药吗?”

“不是,不是!”我连忙摆手道。

大男人怎么能说自己怕吃药呢,这种事要被秦可知道了,她还不笑死我。现在正是我要引起她好感的时候,一点不能马虎。

“可儿姐,你吃呀,这么客气干什么?”

这女人吃菜这么秀气,一点一点的,看得我都着急了。

秦可笑了笑,“我平时都这样,吃得比较少。”

我顿时露出理解的笑容,“我懂,保持身材嘛!”

“人小鬼大!”秦可娇嗔道。

虽然我们第一次约会,但是这顿饭吃得是很开心,我也比较放得开,没有什么拘束,尽管秦可心里或许并不认为我们在约会。但是,这只是一个开头,慢慢来不是么。

吃完饭,我还想和秦可待在一起,找个地方玩玩,继续增进我们之间的感情。

但是,讨人厌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你接吧,我过去站会儿。”秦可十分体贴的走到一边树旁。

我在心里把打电话的人诅咒了一万遍,才掏出手机,一看我顿时一惊:电话是柴九打来的。

昨天不光把秦可的约会忘了,还把这个大事给忘了,我拿到了奖品,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柴九,和贺伟吃饭的时候又把手机关机了,这下柴九肯定气死了。

我看了一下通话记录,有四个柴九的未接来电,心又是一沉。

该来的躲不掉,我定下心神,接了电话。

“柴哥……”

“白飞,你小子活腻了!”

“柴哥,你听我解释!”我急忙道:“我昨天喝醉了,而且手机没电,今天刚充好的。”

“我不想听你废话,你现在人在哪?”

柴九要来找我?也就是说,今天和秦可继续约会的愿望泡汤了,我操。

“九龙饭馆门口。”

“你小子等着,我马上过来。”

说着柴九就把电话挂了,从他的语气来看,他很生气,我猜测等下他说不定会教训我一番。目前的情况,还是先让秦可离开比较好,免得等会被柴九这条饿狼盯上。

我走过去跟秦可说:“可儿姐,我有点事,不能陪你了……”

秦可理解点点头:“恩,那行,我先回去了,你记得按时吃药。”

我们拜拜分别,望着秦可那窈窕动人的背影,我遐想纷纷,这么好的女人,能给我做媳妇,我死也甘愿了。

内心焦急不已的等着柴九,我想要不要通知下贺伟,等会要是打起来,我也能有个帮手,还有胡哲源,是不是应该跟他说一声,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帮我。

贺伟这小子,此时应该还没有醒来,哎……我拿着手机迟迟没有拨出去,而在不远处,我已经看到了柴九的身影,正向我走来,他也看到了我,他的身后还跟着阿火、老七。

见到没有其他人,我微微放心了一点。

我连忙堆起笑容迎了过去,“柴哥,你来了!”

柴九没给我好脸色,冷着声音说:“东西呢?”

“东西?”

“还给我装糊涂!把奖品给我拿出来!”柴九怒喝一声。

阿火、老七一见自己老大发火,两人立刻是上前把我架住,两人眼神凛冽不已,那架势分明就是说我再不老实点,分分钟揍我一顿。这时候,柴九丢了个眼色,阿火立刻一拳打在我脸上。

我被这一拳打得一阵咧嘴,嘴角也微微出血。

“怎么的白飞,你还想反?别以为有胡哲源罩着你,我就不敢动你!你信不信我弄死你和你兄弟,就像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柴九警告着我。

柴九的话,也让我瞬间陷入了疑惑之中,我只告诉过他,我和胡哲源有过接触,他是怎么知道,我和胡哲源走的很近,还说胡哲源罩着我这样的话……

难道说,柴九一直在派人监视我。

这个柴九,果然阴险不已。

不过,我当然不会傻到自己承认胡哲源罩着我,“柴哥你误会了,胡哲源那孙子和你有过节,我已经知道了,比赛的时候他还跟我套近乎,就是想弄到奖品,不过最后他的奸计也没有得逞,东西还是被我拿了!”

柴九点点头,将信将疑,“恩,把东西给我,你的任务完成了。”

我从身上摸出那个小黄本,递给柴九,“柴哥,就这东西,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柴九拿着小黄本,粗略看了一下,然后盯着我,“行了,你走吧,有事再找你。”

还想找我,没门!

等我和胡哲源靠上了,看你柴九还敢欺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