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今天放什么电影啊?”

谁说今天放电影啊?

“别的班都放了,”

不放,今天选班干部,别的班都选完了,就咱们班没有呢。

好啊,我要当班长。

民主选举,你想当就当啊,我还想当国家主席呢。整天就想那好事。

说着话就到班了,老班先进去的,大家就零零散散的站了起来,各喊个的。老。。。师。。好。。。。。。

大家还没坐下,我就进来了。小手一摆。

“放羊呢啊,这乱。”

大家一看我就都笑了起来。

哈哈哈,同学们,都看看咱班这个猴。

老班往桌子上一坐,拿这个水杯。看着我。

“猴哥”,以后你就是咱班“猴哥”啦。大家快给猴哥问好啊。

大家一起喊了起来“猴。。。哥。。好。。。。。。”

还别说,这次喊得挺起的。我站在前面手也不知道要放在哪里,一会被后面去,一会挠挠头。

快下去吧,丢人现眼的玩意。

我什么也没说就下来了。刚下来老班就站在讲台上说“看咱班猴哥夹着尾巴跑了”又是一顿大笑啊。今天丢脸可丢到姥姥家了。

拿我当引子老班开始了他的政治教育。“你们看看咱们那个猴,往那一坐还挺美的啊。大家拿他当猴他也乐,没心没肺的。

多年后大家回忆起你的时候,就是一个跳梁的小丑,丰富大家的课间生活罢了,自己还觉着挺美。傻不傻啊。”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赤裸裸的挑战我啊。

我坐在下面就说了一句“我乐意啊,就当小丑,千金难买我乐意”

你们看吧,这玩意是不是傻。

大家就都喊了声“傻”

不是说选班干部嘛。

着啥急啊,一晚上呢。

我一看老班瞅我笑的那样我就浑身冒冷汗。

行啦,我啥也不说了,你别拿我开刷了。

不当班长了?

不当了,这时候王旭他们几个开始起哄了。

别啊,就让猴哥当班长,我选他。

老班看着他们几个。“你们看吧,总有那么几个屎壳郎跟屁轰轰的,小丑表演还真就有人看。”

接下来,他就开始了自己的长篇大论了,我也是服他,从盘古开天能讲到2016,从地心能讲到银河系往外。反正就是自己在那自顾自的在那说着,也不管有没有人在听。

一节课就这么下来了,悲催啊,啥事也没干就在那听老班吹牛逼了。而且是被迫听得。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但是他好像没听到一样,还在那说着。

老师,我要上厕所。

憋着。

无语了,瞬间秒杀我啊,什么人啊。

听着外面的上课铃,我的心也凉了,就这么被他剥夺了我们宝贵的课间十分钟啊。而且是听着他在那扯淡。

后来我们特别喜欢老班上课讲着讲着就跑题了,天南地北的什么都和我们说。

眼看着第二节晚自习就接近尾声了,他也开始总结上了。说我们长大了也只能做着社会最底层的工作了。到时候不是配钥匙的就是灌煤气罐的,说的那叫一个损啊。

终于有人听不下去了,站起来开始反驳他,不过大家都投去了同情的目光。“战士,一路走好、”

老师,照你这么说我们上学岂不是没有用啊,那上学还干什么啊。

你们上学啊,浪费时间,浪费精力。你觉得你能考上个什么大学啊。

那个同学说“只要努力总会成功的,想要考清华”

老班一听,直接说“你快坐那考你的清华吧”

那你们都说说想考什么大学啊。

大家支支吾吾的都说不出来,因为刚上高中嘛,对大学还没有什么概念,认为那是很遥远的事情。可谁也没有想到,曾经认为的遥遥无期,很快就各奔东西了,当再想起这个夜晚的时候也会笑,但更多的是心理的无奈与忧伤。

你们啊,就是扯淡能耐,你看吧,一说正事都傻眼了吧。等正式开学后你们都给我制定个目标。

大家都用很厌烦的口吻说“还制定目标啊。”

不想制定的就写清华,北大。

还别说,以我为首的都写了清华,差点没给主任鼻子气歪了。

很快第二节课就下课了,这次他没有压堂,顺利的下课了,班主任也没回办公室,大概是办公室也没有人回去也冷清就在班带着了吧。

王旭过来问有“有烟吗?”

我一摸兜还真木有了。这时候自己也想抽了。

我打算去商店买。我们那里商店卖七块的白塔五毛一根,大家都买散烟。

带着王旭就往商店走了。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门没有锁,我一想班主任不是抽烟嘛,他那肯定有烟啊。

让王旭给我把风,我偷偷的进去了,哈哈,一盒中华就在桌子上面摆着呢,我打开一看才抽两三根啊。

拿了两根,我一看也看不出什么,就出来了。

走,去水房。

拿着烟了?

我把中华拿出来,王旭眼睛都直了,“好东西啊。”那可不,我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拿出来的啊。

我俩到了水房,里面还有几个别的班的在那抽烟,我俩找了个角落。

王旭,把火拿出来。

没拿啊,你没有啊。

我去,你叫我抽烟,我拿火干嘛啊、没办法,我就去那两个人呐去借火了。

哥们,借个火呗。

他俩也爽快,直接把火给我了。

你是二十一班的李琦吧?

我仔细的看了看它俩,确定不认识啊。

他俩说我打李达的时候他俩都在旁边就是我们兄弟班二十二班的。

我还没说两句话呢,王旭就在那喊,这是我班猴哥,快叫猴哥啊。

他俩一听就蒙了,怎么还叫猴哥了,还要大闹天宫啊。

我也懒得和他俩解释,就说等你们上数学课的时候就知道什么是猴哥了。说完烟也抽的差不多了,就回班了。

一进班就让班主任给撵出去去了。说我身上烟味太大,给他再熏坏了。我和王旭就在班门口站着,回来的人都看我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