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之后,起源之地一片混乱,土著生灵们忙着收拾破碎山河,而苏摩等人却是踏上了寻找苏南的旅程。

  被薛恒岳一拳轰穿了胸膛,苏南坠入虚空河流,便不知被冲去了哪里,就连当即追着他离去的谭灵初也在半途跟丢了。

  众人循着河流一路寻找,可是始终没有见到苏南的身影,就在众人几乎绝望时,法则之海传出一道讯息,来自猴哥,苏南重伤垂死,已经被河水卷进了法则之海深处,连他也只能远远看着,无法靠近。

  众人惊骇,却无奈,离了苏南,没有人可以带他们进入法则之海。

  失望的众人回归山谷,在坡顶的青石上,苏摩看着襁褓中的侄女儿,悲从中来,忍不住放声悲啸。

  山谷中,阎石站在那金属方碑前,周身有诡异的红色光芒缠绕,让人无法靠近。

  谭沐阳站在他对面,杵着那根已经被还回来的棒子,支撑着自己残破的身躯,惨笑道:“兄弟,你打哪弄来这么大块铁疙瘩,看上去好像挺厉害哈!”

  阎石苦笑,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骤然变的煞白,苦涩道:“我时间不多了,如果南哥回来,告诉他,阎石愧对他的提携,若能再次归来,定当肝脑涂地。”

  “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

  谭沐阳变色,阎石张嘴,欲言又止,回头看看那金属方碑,摇头一叹。

  其时,金属方碑震动,有凄厉的尖啸声自碑中传出,无数的红色雾丝随即飘起,逐渐淹没了阎石的身影。

  苏摩等人倒掠而来,眼见这种情形,不由各个变了脸色,尤其是苏摩,脸色煞白,盯着那席卷了阎石的红色雾丝,忍不住面皮颤抖,“你….你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东西碰不得!你会死的!”

  “苏大哥,我没办法,我不如你们,若靠自己,别说杀掉薛恒岳,就算是伤他都很难,所以我只能走这条路。”

  阎石的苦笑声从雾丝之中传来,苏摩叹息一声,龙老头等人此刻也认出了那金属方碑,一个个神色惊骇,惋惜的看着那被重重血色雾丝缠绕的阎石。

  “不必为我伤心,我不会放弃的,苏二哥曾告诉我,血仇是别人无法帮忙的,但他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这个机会没有用完,我不会轻易放弃的,等着我,照顾好苏二哥,待我归来,我愿跟着你们斩杀一切敌!”

  话说完,红色雾丝忽然暴动,掀起了一场旋风,等到风平浪静,原地只留下一个漆黑的大洞,金属方碑与阎石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龙老头嘴唇颤抖的说道:“那….那是..三生石!”

  苏摩神色沉凝,微微点头。

  谭灵初则是轻叹一声,“也只有三生石才能让他拥有和神祗一战的力量吧!”

  薛家的祸乱结束了,薛恒岳的现身让各国政府注意到了薛家这个庞然大物,就连一直对于薛家都保持平和态度的海里也传来了消息,对于剩下的薛家余孽的清剿行动也开始了。

  龙老头从尊武阁借了一些人去,专门负责国内薛家余孽的清剿行动。

  对于此,苏摩没有拒绝,因为他有另一件事要去做,找出沈璧君,自从那日林雨晴死去,苏南被卷入法则之海深处,沈璧君就不见了,而守卫入口的尊武阁弟子也未曾发现她从那里离去,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还在起源之地。

  安排好了尊武阁的事情,苏摩就出发了,独自一人骑着大黑马走遍整座起源之地,追查沈璧君的下落。

  只可惜,最终还是没能找到,这个曾经恨不得杀了他的女人就好像一滴水一般从这个世界蒸发了!

  转眼间,便是两年过去,清剿薛家余孽的行动早在一年前就结束了,这个曾经号称世界顶级财阀的豪门就此自世间烟消云散。

  而各国政府也放开了对修行者的监管,一时间无数宗门如同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或者说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个盛世,终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沐浴阳光之下。

  Q7更Jf新最快上&B酷Q匠R网f,

  修行界再次变的兴盛。

  当然,尊武阁依旧是无数宗门中最强大的存在,不为别的,只因为它拥有起源之地!

  起源之地的山谷里,一个小丫头追着一只黑猴子满山谷乱跑,几个尊武阁弟子紧紧追着她身后,嘴里喊着,“小师叔!你慢点跑!千万别摔着,要不然我会被师父责罚的!”

  “哎哎!小师叔!别追那小猴子了!我给你当马骑好不好!”

  一群年轻弟子高声呼喊着,累的气喘如牛,却是怎么也追不上那个迈着两条小短腿,速度却比猎豹还要快的小丫头。

  苏摩站在山谷深处的一座高塔上,眼看着小丫头在山谷里乱窜,哈哈大笑。

  谭灵初在他身旁看着,摇头道:“你就惯着吧啊!等小南回来,看到你把壹壹教成这么一个混世魔女,还不跟你玩命啊!”

  “切!你懂个毛线!我这侄女儿才多大?我问你!”

  “两岁半啊!怎么了?”

  谭灵初翻着白眼道,心中暗自腹诽,你这当大伯的还需要问我这小丫头多大么?

  “哦,你也知道她才两岁半啊!可你见过两岁半就能引法则入体,无论何种道法武技一学就会的小孩吗?这小丫头的资质逆天,远比你我还有她老子要强上太多,这等良才美质岂能浪费!我若不教她,才是大罪过!”

  苏摩哈哈大笑,一脸戏谑的看着谭灵初,“老谭啊,你还别说她性子野,要不然,我看你那胡子可能真是剩不下几根了!”

  闻听这话,谭灵初面皮抖了抖,下意识的捂住了下巴,自从上次壹壹偷了他的法器,他去讨要,结果没想到那小丫头竟然记恨在心,趁他休息,悄无声息潜入他的住处,拿剪刀把他胡子直接剪了去,就连眉毛都剃了半边。

  这让尊武阁一众长老笑了他好久,都说好在小丫头手稳,要不然堂堂尊武阁大长老就要破相了……

  眼见着小丫头跑出山谷,苏摩也不担心,如今,这起源之地的土著以尊武阁马首是瞻,自然认识这尊武阁的小公主,就算小丫头要在起源之地横着走也是常事。

  “去,叫他们回来,不用跟着了,小丫头玩累了自己会回来的,凭他们那半桶水修为,根本跟不上。”

  苏摩下令让人去叫那些弟子回来,自己则是走到一边坐下,倒了杯茶慢悠悠喝着。

  谭灵初走到他旁边坐下,低声道:“小南的情况怎么样?”

  闻言,苏摩的动作顿了顿,摇头叹了一声,“猴哥传信出来,说小南的生机未灭,而且还在缓慢恢复中,可是却始终不见苏醒,不过他推测,小南可能受伤太重,需要的时间会很长,要我们安心等待。”

  “哦,这样就好,只可惜没有小南引路,咱们都进不去,要不然我真想去看看这孩子。”

  谭灵初轻叹,苏摩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那可是我弟弟,我相信,他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恩,我也相信。”

  谭灵初笑着点头,旋即想起了什么,急忙说道:“哎,你听说没有,貌似地府那边有动静了!”

  “阎石?”

  苏摩瞪起了眼睛,谭灵初说道:“还不确定,不过曾经有人在罗布泊中看到过三生石,上面还有一个人!如果不出意外,我想一定是他!”

  “这小子倒是有点歪的邪的啊!希望他能成功吧!那三生石,就算是我,当初也没敢去沾手,太他妈吓人了!一个弄不好,就要永堕地狱!”

  苏摩咂舌,谭灵初也心有戚戚焉。

  就在两人闲聊时,在远离了山谷的虚空河流旁,小丫头正将那委屈的小黑猴子抱在怀里当玩具,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河流对岸传来,一道青色的身影出现在对面的大石之上,“壹壹,快放了它吧,姨娘带你去玩!”

  “好!”

  壹壹点头,将怀里的小猴子放下,拍拍手,奶声奶气的说道:“小猴子,你回去吧!我改天再去找你玩!”

  那猴子尖叫一声,随即头也不回飞逃而去。

  小猴子离开,那青衣女子也走了过来,蹲下身将小壹壹抱在怀里,伸手擦去小丫头脸上的污迹,“你呀,还真是顽皮,这起源之地的土著生物见到你比见到大魔王还恐惧。”

  壹壹趴在女子怀里,眨巴着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道:“姨娘,你今天会带我去看爸爸吗?”

  “好,我们走!”

  青衣女子点头,足下一点,便跃入了虚空河流中,踏着浪花朝着环形山谷赶去,在她掌中,鱼肠剑幽光闪烁,有一股气息在升腾。

  若是苏摩在这里,定然会惊掉下巴,这被壹壹称作姨娘的女子正是他寻找了许久的沈璧君。

  当日苏南被薛恒岳所伤,坠入虚空河流,鱼肠剑随之丢失,被沈璧君所得。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沈璧君并未有趁乱离开起源之地,反而是找了个地方潜伏下来,躲过苏摩的追查后,便一直逗留在起源之地,还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见到了壹壹,并取得了壹壹的信任,后来更是发现,只要有壹壹和鱼肠剑,自己竟然能穿过环形山谷进入法则之海,就算是那只在法则之海边缘沉睡的猴子都无法发现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