厮杀还在继续,山谷之中一片混乱,苏南就那样抱着女儿壹壹一步一步往前走着,有黑袍人冲了上来,只是刚一近身,便身首分离了。

  头颅离开脖子时,黑袍人的眼睛还在眨动,充满了茫然。

  每一步前进,总有人在苏南身后倒下,一具具无头的尸体跪倒在地,断颈处鲜血喷涌如同红色的喷泉。

  无知无觉的走上山谷南边山顶,苏南就坐在山顶的一块青石上,这里是林雨晴最喜欢来的地方,每次吃过饭总会抱着女儿出来散步,来这里坐坐,看看远处的景致,因为起源之地处处危机,苏南不允许她们随意出谷,所以最远只能走到这里。

  苏南无事时也会时常陪伴林雨晴来这里散步,可现在景依旧,人不在,看着怀里两只小手紧紧攥着自己衣袖的女儿,他悲从中来,忍不住仰天悲啸。

  虚空一声轰鸣,一道身影骤然冲了出来,紧随其后的还有四道身影以及一根如同蛟龙一般的金色棍影。

  薛恒岳出来了!

  苏南看的分明,除了龙老头他们四个,猴哥并未出现,显然他现在还无法离开法则之海!

  “老东西!”

  苏南咬牙,随即将女儿放在青石之上,右臂自然脱落,化作一尊金晶傀儡守在一旁,便冲天而起,朝着薛恒岳扑了过去,手中鱼肠剑剑芒长达数百米,当头力劈而下,“受死吧!老狗!”

  “怕你不成!”

  薛恒岳冷笑,离开了法则之海,实力不再受压制,又没有了猴哥在一旁威慑,他根本无惧苏南等人。

  冷喝一声,薛恒岳震拳,神芒冲天,直接击碎了苏南的剑光,如潮水般涌向苏南。

  苏南毫不畏惧,浑身法则绽放,有一道道无形的法则利刃环绕身周,与汹涌而来的神芒激烈碰撞,发出震天轰鸣。

  另一边,龙老头四人合力祭起黑石天梭,在四人全部修为灌注下,黑石天梭直接虚无化,甚至连一丝光芒都没有,直接消失了。

  “去!”

  龙老头一口精血喷出,沾染在黑石天梭之上,只见一道红光霎那突破虚空,再出现,已然抵在了薛恒岳的后心。

  凛冽的杀机让薛恒岳忍不住惊呼一声,浑身神芒沸腾,全力闪避。

  黑石天梭呼啸而过,击穿了他的护体神芒,令其半边身子都炸了开来。

  苏南此刻也破开神芒杀到了近前,鱼肠剑吞吐寒芒狠狠的刺进了薛恒岳的胸膛,无数法则骤然灌入其体内,大肆破坏!

  连番遭劫,换做他人在如此强度的攻击下,早就形神俱灭了,可薛恒岳却依旧未死,厉啸一声,一拳打在苏南心口。

  这一拳含怒而出,当时就让苏南胸口多了一个前后透亮的拳洞,鲜血狂涌,向后倒飞出去,撞进虚空河流被河水卷着远去。

  “弟弟!”

  下方,苏摩一声怒啸一声,冲天而起,身后鬼王骤然浮现,判官令遮天蔽日砸了下去。

  薛恒岳抵挡不及,当时就被砸中了,横飞出去砸塌了一座山峰,被碎石掩埋。

  f酷匠L*网唯v一y\正版,。其◇他g都{是盗l版

  苏摩已然暴怒,双眸漆黑,顾不得去寻找苏南,一个箭步,人已经蹿到了崩塌的山峰前,对着刚从碎石堆中冲出来的薛恒岳,迎头就是一顿臭揍。

  连番遭劫,薛恒岳的战力下降了很多,此刻被苏摩迎头一顿臭揍,直接就给干蒙圈了了。

  龙老头和浅野也冲了上来,战斗直接升级成了群殴。

  不过半神也是神,不是他们这些还身处人道之中的修士可以比拟的。

  只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薛恒岳已经清醒过来,长啸一声神芒涌动,一拳便砸飞了浅野,回身扑向龙老头和苏摩。

  啪啪!

  只是两拳,苏摩与龙老头吐血飞退。

  薛恒岳欺身而进,抬手一拳轰出,神芒沸腾,便要干掉两人结束战斗。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一块巨大的金属石碑从天而降,轰然在了薛恒岳的背上,登时便叫他浑身神芒崩溃,直挺挺的朝着地面栽去。

  众人惊诧,正自寻找出手之人,却是忽然看到在那金属碑的顶端站着一道魁梧的身影,浑身筋肉虬结,眸光凛冽的盯着那已经稳住身形的薛恒岳,寒声道:“薛老狗,你屠我阎家满门,今日,我来讨债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自进入起源之地后便消失了的执碑者,阎石!

  话音未落,阎石猛然一脚踏下,那原本悬于虚空的金属碑便呼啸着砸向薛恒岳,碑体之上一个个歪歪扭扭的符号亮起,却带着赤红的血光,透着恐怖的杀机。

  薛恒岳怡然不惧,抬手就是一拳,可是下一秒却是骤然变了脸色,惨嚎一声,向后爆退而去,那一只手竟然只剩下了白骨!

  “死吧!”

  怒啸声中,金属石碑再次落下,薛恒岳连忙阻挡,却是再次喷血后退,这方金属碑带有诡异的力量,可以熔炼他的神芒,腐蚀他的半神之体!

  数次猛击之后,薛恒岳身上到处都是糜烂的伤口,紫金色的神血流淌不休,让他更加虚弱。

  反观阎石,却是越战越猛,御使着金属方碑一次次冲上来。

  再一次交手后,薛恒岳向后爆退数千米,拉开距离,却是猛然发现先前被自己击伤的苏摩和龙老头还有浅野竟然再次围了上来,就连前去寻找苏南的谭灵初竟然也回来了,四人再次回合,祭起了黑石天梭。

  前有金属方碑,后有黑石天梭,薛恒岳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低头看着自己残破的身体,他脸色铁青,他万万没想到这些身处人道中的蝼蚁竟然能让自己吃这么大的亏,而且看样子,自己若是再不离开,恐怕会真的陨落于此!

  如是想着,薛恒岳猛然长啸一声,虚晃一枪,随即冲天而起,朝着天空飞去。

  “老狗休走!”

  阎石大怒,身形扶摇直上,便要追杀。

  龙老头等人也祭出了黑石天梭,他们的速度远远比不上黑石天梭的速度。

  然而眼见着黑石天梭就要击中薛恒岳,却就在此时,天穹之上陡然裂开一道门户,一道魁伟的身影出现在门后,眸光冷冽的看着下方众人,然后抬手打出了一道紫莹莹的剑光,直接劈飞了黑石天梭,然后继续朝着地面上的众人斩去。

  神之威在弥漫,下方几人如同陷入了泥潭之中,想要动一动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剑光落下。

  “给我滚出这方世界!”

  暴喝声中,一根大棒贯穿虚空而来,狠狠的捅进了门户之中,闷哼声从门后传来,带着惊讶与恐惧,“是你!你还活着!”

  “哼!你很怕我吧!还记得当年爷爷一棍打爆了你那十七八个傻逼儿子的事情吗!等着吧,过不了多久,爷爷会亲自上门去提醒你的!”

  法则之海之中传来一道声音,随即大棒一震,那门户便直接爆碎了去。

  神之威如水般退去,众人长舒一口气,再要寻薛恒岳那厮的身影,却发现那老东西早就趁着方才的交战,穿过门户,离开了这个世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