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拳与长枪相触,没有丝毫声响,枪锋便突破了拳面上那层叠交织的法则,一道狰狞的伤口出现在苏花子的手臂上,鲜血飞溅,露出森白的臂骨,然后在劫雷的作用下迅速焦化,发黑。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苏南忍不住惊呼一声,一巴掌拍飞一名内罡境的高手,紧张的看着天空中交战的苏花子和神祗。

  只是他们虽担心,但苏花子却如同没有感觉到痛苦一般,低啸一声,一拳震开直奔心口的长枪,再度扑了上去。

  那持枪神祗从容不迫,头顶冲起三道清气,阻挡了轰落的劫雷,双手舞动长枪带起万道枪影,笼罩住了苏花子。

  两人在雷劫中交战,作为应劫的主角,苏花子承受了莫大的压力,即便有那持枪神祗替他分担,却依旧不是他所能抵抗的。

  末法时代,天劫不存,这种强行招来的天劫,其威力远远超过正常天劫,虽然谁都没见过天劫,但这里很多人都曾从一些残典中读到一二。

  所谓天劫,是上苍对逆天修行的修士的考验,虽然是劫难,却也存有一线生机,可以称为上苍对修士的体恤。

  但这种强行招来的天劫,却是真正的上苍之怒,即便你修为再强,在这种狂暴无边没有丝毫生机可言的天劫之中,也根本无法存活下来。

  一个人再强,能与整个世界对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苏花子即便不知苦修多少岁月,可他依旧不是那个能挑战整个世界的最强者。

  天劫越发磅礴,雷霆更加的密集,以至于半空中都形成了一片雷海。

  苏花子的气息急剧衰弱下去,劫雷越来越强了,如果说一开始他还能勉强抵御,那么此刻的劫雷已经不是他可以用肉身硬抗的了。

  面对着劫雷与持枪神祗的双重夹击,苏花子身后升起一片法则之云,万道法则如云如雾笼罩在他身体之上,替他抵挡劫雷。

  然而这种破灭一切的劫雷,就算是神祗都为之惊惧,更别说他这刚刚在一个月前补全的大道法则了!

  劫雷落下,法则之云不断颤抖,完美无缺的法则开始崩溃,消散于空气中。

  趁着这个喘息的当口,苏花子全力出手,要在法则之云彻底崩溃之前,击杀那持枪神祗。

  只是这名持枪神祗的实力明显要高于之前被苏花子击杀的那名神祗,所以,苏花子全力出手,想要在短时间内拿下他也是不可能的。

  一拳快似一拳,众人只见到一只巨大的拳头在雷海中冲击,持枪神祗不断后退,搏命状态下的苏花子,爆发的战斗力十分惊人,而他的肉身太过脆弱,根本不敢硬抗。

  只消挨上一拳,便足以确定他的死亡!

  苏花子以快拳抢攻,逼的那持枪神祗不断后退,可也只是后退而已,如果不能给他造成伤害,那么片刻后,法则之云崩溃,自己将再无机会了!

  眼见着持枪神祗手执长枪随手挑破自己的攻击,苏花子愤恨欲狂,猛然一声暴喝,双眸迅速黑化,仿佛两口漆黑的黑洞,一股暴虐至极的气息骤然升腾而起!

  “老家伙!你干什么!你竟然在天劫中主动入魔!你还嫌天劫不够厉害么!”

  龙老头失声惊呼,一脸的恼怒,可却无法上前,他的实力差苏花子一筹,这种层次的天劫,一旦沾染,便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然而苏花子却是恍若未闻,带着一身沸反盈天的杀意,直接扑向那持枪神祗,再度发动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苏南心中一颤,不忍再看那道浑身鲜血的身影,厉啸一声,率队冲击向守护祭坛的最后方向,那是一群修为不弱的修行者和魔化初代组建的防线,其中有一两个气息十分强横。

  一路所向披靡,苏南率先杀到了防线前,手一挥,一道恐怖的剑光便斩向那修士和初代组建的防线。

  身后,上百把散发着蒙蒙土色光芒的石斧呼啸而去,十几二十只黑猴子吱吱叫着,紧随石斧之后扑了上去。

  对面一名修士跃起,手中长刀劈碎了剑光,却无法避开岩灵一族的后土之斧,十余把石斧劈在他身上,登时便让他四分五裂,血溅长空。

  此刻,苏南已经扑到了阵前,一名气息强横的修士第一时间掠来,拦住了他的去路,一振手中巨斧,当头劈下。

  天空中,劫雷更加恐怖了,因为苏花子的主动入魔,天劫的威力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再次出现了变化,虽然只是一点点变化,可却是天壤之别。

  因为,之前的天劫,苏花子还勉强能有所抵御,可现在的,却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所能抵抗的极限,虽然雷霆变少了,但每一道都由青转紫,粗如天柱,一道雷霆落下,便让苏花子浑身是血。

  不过苏花子不好过,那持枪神祗也一样狼狈,头顶的三道清气早就在劫雷的轰击下崩溃了,高挽的发髻被披散了,紫金冠只剩一半,被散乱的发丝缠着,耷拉在耳边,一道血痕出现在他脸上,让他看起来有些狰狞。

  挥枪挡开苏花子的拳头,持枪神祗冷声道:“狂妄的蝼蚁,你以为天劫是什么?竟敢如此挑衅,无需本座击杀你,你这是自己在找死!”

  说话时,迅速向后退去,想逃脱离天劫的范围。

  “孙子!吹什么牛逼呢!扛不住就是扛不住,你丫有能耐别跑啊!爷爷我刚刚入魔,来好好尝尝爷爷的魔拳!”

  苏花子狞笑着,一拳打碎头顶落下的劫雷,吐血的同时,借着抵抗劫雷的冲击力,速度暴增,直扑向那迅速后退的持枪神祗,一拳当头轰下。

  “尔敢!”

  持枪神祗惊怒,抬手就是一枪直奔苏花子的面庞而去。

  拳与长枪相触,轰鸣巨响中,原本璀璨的长枪骤然一暗,枪身直接断裂。

  这一幕让那持枪神祗惊骇,入魔后的苏花子竟然一击便将他视若珍宝的武器毁掉了,这得是多强横的实力啊!

  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苏花子已经抓住了半截断枪,一个闪身直接扑了上去,断枪递进了持枪神祗的胸膛。

  噗嗤!

  断裂的枪身犹如长矛般锋利,没有丝毫的阻碍便直接穿透了那持枪神祗的身体。

  当断裂的茬口从其背后带着鲜血透出时,那持枪神祗惨嚎一声,然后一拳打在了苏花子的肩头。

  如此近距离的攻击,苏花子根本无力闪躲,当场左肩炸开,却是狞笑着一把抱住了那持枪神祗,疯狂的叫道:“哈哈!孙子!爷爷就算是死,也他妈得拉上你!”

  说话之时,将最后一点遮掩自己气息的法则之云主动撤去。

  没有了遮掩,苏花子瞬间就成了雷劫的中心,无数道劫雷呼啸落下,淹没了二人的身影。

  那持枪神祗的尖叫声传来,但很快便消失了。

  下方,祭坛前,苏南拼着肩头挨了一斧,一剑穿透了那修士的咽喉,回头看着天空中的雷海,心中骤然一痛,他感觉的到,苏花子的气息正在一点一点从他的感知里消失。

  轰!

  一声巨响,雷海中窜出一个焦黑的人形生物,手提一颗半残的头颅,尖利如刀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孙子们!来吧!爷爷送你们上路!”

  话音未落,那人形生物已然扑向了下一个神祗。

  “师公!不要啊!”

  苏南惊叫一声,眼泪立刻就下来了,他看的出苏花子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这样悍不畏死的冲上去,必然是死路一条。

  而那六位还活着的神祗都亲眼看到苏花子击杀了两位同伴,眼见他朝着自己等人扑来,不由长啸连连,抢攻出手逼退自己的对手,然后齐齐朝着苏花子冲去,要将之斩杀!

  “你们敢!”

  龙老头怒吼,目眦欲裂,罡气澎湃,化作一条黑龙直接扑向自己的对手。

  非道和谭灵初等人也是怒啸连连,速度暴增,要阻拦那些神祗会合。

  可苏花子却是哈哈大笑着迎了上去,他要利用这天劫最后的威势尽可能多的给这些肉身脆弱的家伙造成伤害!

  尽管龙老头等人出手,可是神祗的速度何其之快,只是眨眼功夫便已然冲到了苏花子的近前。

  当六道攻击出手时,苏花子回头看了一眼下方人群中的苏南,抬起焦黑的手掌挥了挥,“小南,师公要先走一步了,你好好的。”

  “不要!”

  苏南怒吼,目眦欲裂,一双眸子霎那间变成了紫色,忍着心中剧痛大吼道:“树老头!就是现在!”

  轰隆!

  虚空碎裂,庞大的魔尸树骤然出现,小老头须发怒张,站在树顶之上,高举着木杖,一根根黑色的根须在虚空交织成一座法阵。

  当无尽符文亮起时,小老头大笑一声,“恶魔!你们屠戮我牧树一族欠下的血债,今日该还了!”

  话音未落,木杖狠狠砸在了魔尸树的树身之上。

  杖碎!

  树崩!

  一股风暴骤然自那黑色的法阵之上升起,裹住了天空中的六位神祗。

  下方,苏南冲天而起,右臂金光四射,一拳轰在了虚空,手臂寸寸碎裂的同时,一缕缕金色液体扎进虚空,形成了一道门户。

  “给我进去吧!”

  小老头吐血高喊,一挥手,那风暴便裹着六位神祗冲进了门户之中。

  苏南也随之冲了进去,在门户即将崩溃的时刻,冲下方已经冲破了最后防线的苏摩吼道:“大哥!一定要毁掉祭坛!”

  话音未落,那金色的门户骤然崩碎,天地逐渐恢复平静。

  悬浮在半空中的小老头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然后身子一歪,便直接朝着地面栽了下去。

  苏摩腾身而起,一把抄住小老头的身体,却是惊骇的发现,小老头已然行将就木,半截身体都开始木质化了!

  “快…快去救苏南…他将那些家伙送去了法则之海…要跟他们同归于尽….”

  拼着最后的力气,小老头伸手抓着苏摩的衣领,几乎是用吼的一般,将这句话吼了出来。

  一听这话,苏摩当时就炸了,仰天一声长啸,身后鬼王崛起,始一出现,判官令便直接砸向地面的祭坛。

  此时此刻,他已疯魔,不分敌我。

  轰鸣声中,祭坛四分五裂,彻底糊掉了。

  一击之后,苏摩却是头也不回的,一刀破碎虚空,抱着已经完全木质化的小老头直接撞了进去。

  √酷'匠M:网b唯i{一|$正、版i,其E他u…都¤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陌路歧途说:

  暂时一章了,要滚去上夜班,苦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