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苏花子回归,几天后,龙老头也回来了,神色憔悴,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满头晶莹白发竟然也变的灰败。

  见到推门走进的龙老头,苏花子腾然起身,寒声道:“你受伤了?谁干的!”

  多年袍泽情,就算当年因为一些事情令人割袍绝义,然而那些年的友情却不是简单的一刀割掉衣角便能了断的。

  苏花子依然关心龙老头,见他伤的如此之重,冰冷的气息席卷整座庄园。

  龙老头叹息一声,无力的摆摆手,坐在苏南对面,抓起茶杯一口喝净,然后沉着脸坐在那里默不作声。

  “说啊!到底谁干的!我不信这世间还有人能让你伤的如此之重!”

  苏花子的脸色阴冷无比,可龙老头始终不曾回答,半晌后看着苏南道:“我的预感很不好,或许真的将有一场大祸。”

  其实不用他说,苏南也早已感觉到了什么,只是一直抓不住那抹飘渺的感觉,总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很朦胧,却又无比真切!

  说了几句后,龙老头就起身告辞了,临走时告诉苏南,他需要回去养伤,等到伤养好以后,就会回来兑现自己早前的诺言。

  苏南自然一口答应,送龙老头出门,可是刚回到院子里,就听房间里传来一阵茶杯碎裂的声音,不由苦笑。

  林雨晴抱着女儿走了过来,看了一眼那屋子,轻声道:“怎么回事?”

  “师公心情不好,我们不要打扰他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带女儿去睡觉吧!”

  苏南笑着,伸手揽住林雨晴,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因为这里住着很多人,所以很喧闹,一直到晚上十一二点才会彻底静下来。

  回到房间,哄小一一睡下后,苏南搂着林雨晴躺在床上,低声说着话,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没带过孩子的俩人,这一段时间几乎被小一一折腾的筋疲力尽。

  远在南海之上,一座孤零零的岛屿漂在汪洋之中,这座岛屿太小了,上面长着几颗瘦不拉几的棕榈树,营养不良似的顶着几条叶片,在夜风之中微微摆动,应和着海浪的哗啦声。

  一艘渔船缓缓驶来,停在小岛上,几个黑衣老者迅速登岛。

  船老大是附近的渔民,在船舱里手把舵轮,看着最后走出去的那个黑衣老人,疑惑道:“老几位,您几时回程?我要不要在这等你们?”

  那黑袍老人顿住脚步,片刻后回头看着船老大,幽幽道:“唔,我们不回去了。”

  船老大愣了一下,还没想明白那老人的话,忽然感觉脖子有些痒痒,下意识伸手抓着脖子,却是摸了满手的鲜血,当下惊骇的尖叫一声,只是声音刚响起,船老大颈间便有一股血雾喷出,染红了驾驶室的玻璃。

  船老大的尸体歪歪扭扭的倒在一边,失去光彩的眸子瞪着船舱门口的黑袍老人,嘴巴大张着,似在质问。

  一旁的阴影处,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缓缓现出身形,手里滴血的匕首看上去有些狰狞。

  黑袍老人看了一眼瘦削男人,然后转身若无其事的走出了船舱,踏上了礁石岛。

  一登岛,八个黑袍老人便各自占据方位,站定后,从怀里摸出一块块黑色的石板,那竟是与苏花子带回去的阵台一模一样,一共八块,每一块都血腥气冲天,蕴含着恐怖的能量。

  “开始吧!”

  不知是谁忽然开口低声说了一句,八名黑袍老人同时开始哼唱起莫名的曲调,一身真气不断灌入掌中的石板。

  随着真气灌入石板,一股血色蒙蒙的光芒在石板上浮起,血腥气骤然笼罩了整座礁石岛。

  “起!”

  低喝声中,八名黑袍老人衣袍猎猎,真气更加疯狂的灌入石板中,八道血色光柱陡然冲天而起,于半空交汇,化作一根巨大的血色光柱,仿佛一座灯塔,破开天穹,延伸进那未知的世界。

  一霎那间,天空中风起云涌,粗大的闪电在云层中翻滚,发出滚滚轰鸣声,不断有粗若水桶般的闪电落下,落在海面上,便炸起数百米高的水花,水雾升腾不休。

  不过是数个呼吸的功夫,整座礁石小岛便淹没在了雷暴海洋之中。

  但神奇的是,那些雷霆却似长了眼睛一般,无一例外都落在了小岛之外,仿佛那短短的海岛海岸线就像是雷池的界限一般,泾渭分明,不可逾越!

  不知过去多久,就在八个黑袍老人身形摇摇欲坠,几乎无法再操控石板时,虚空忽然传来一声轰鸣。

  这一声轰鸣远非雷霆炸裂的声响可比,其声沉闷,仿佛有人用力一拳砸在沙袋上,然后这沉闷的声响被扩大了五数万倍,直震的虚空抖动,天地皆颤,就连那小小的礁石岛都裂开了。

  听得那恐怖的轰鸣声,八名黑袍老人面上涌起一抹狂喜,旋即紧咬牙关继续维持着对手里石盘的控制。

  间隔不过十几秒,第二声闷响传来,这一回,那被无数闪电照亮的云层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隐约可见无数星辰与高大的身影,甚至与那些身影比起来,那些星辰仿佛一颗颗珍珠一般不值一提。

  一见到那些恍惚的身影,八名黑袍老人喜形于色,眸中满是狂热,嘴里高呼着,然后缓缓跪下,低着头不敢再去看那些身影。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那黑洞骤然裂开,苍茫而荒凉的气息陡然传来,与这个世界的生机勃勃迥然不同,随即一道道光影穿过黑洞,笔直朝着礁石海岛飞来。

  那光影速度很快,从天穹顶端落到礁石海岛也不过只是数个呼吸,眼见就要撞上礁石海岛,那些高速坠下的光影却陡然停住了,就那般悬浮在距离地面不过一米的地方,光影外围扭动的雷芒渐渐散去,露出那光影的真面目,却是八个中年人,每一个都服饰华丽,眉目英俊,只是眸子之中满是冰冷之色。

  八名黑袍老人自从那八道身影降临,便不曾再抬起过头,弓着身子趴在地上,已然放开了石板,双手平伸,掌心向上,表现的无比尊敬与虔诚。

  酷,匠》@网@唯一Q(正版):,其他都EI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陌路歧途说:

  可能过渡有点快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