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薛家是一头狮子,那苏南顶多就是个狼崽子,虽然个头小,但獠牙已经长出,嗅到血腥味便足以诱起他心中最深处的杀戮之念。

  幸运的是苏南身后,还跟着一群狼崽子,虽稚嫩,但也獠牙尖利。

  而最重要的,就是这群狼崽子如今饥肠辘辘,饥饿让他们忘却了面对强大对手的恐惧,随时准备上去咬上一口!

  然而当混乱代替了秩序,一群狼崽子又该如何在这乱世之中保住性命,在厮杀中强大自己,以期在未来抗衡更加强大的对手。

  下午四时,京城里到处都是警笛声,薛家疯狂到在自家门前点火,这是苏南始料未及的。

  而在三点半结束的那场商战里,苏南也有惊人的发现,面对他们的阻击,薛家根本不在乎。

  而正是这种疯狂与漠然,让苏南忍不住汗毛倒竖,心里寒意浓重。

  “还是被大哥你言中了,薛家这是最后的疯狂。”

  苏南无奈的看着坐在对面老神在在的苏摩,轻声说了一句。

  苏摩却是微微一笑,淡然道:“很正常,起源之地剿灭那些黑袍人太过顺利,以至于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可能我们真的漏掉了什么,现在看来,正是这漏掉的一点,促使薛家底气大增,直接掀起了暴乱。”

  “那我们该怎么办?”

  苏南有些忧愁,他原本打算在商战中转移薛家的注意力,却没想到这个计划根本就没有发挥任何作用,一时间,他也有些无计可施。

  见他眉头紧皱,苏摩轻笑一声,敲了敲桌子,“愁什么?山不来我去,他们既然没空搭理我们,那我们何不纡尊降贵去踢了他们家的门!”

  “直接打上门?这样是不是太莽撞了些?”

  苏南眉头皱的更紧,毕竟那可是堂堂薛家,不知与天魔一族暗中勾结了多少年,族中实力深不可测,自己这些人要真是直接打上门去,还真不知道会惹出些什么来,后果很难预料。

  “怕什么?有你老哥我在呢!明天一早,我们去踢门!”

  苏摩嘿然一笑,旋即转身离去。

  苏南静静的坐着,看他离开,小小的四合院仿佛一个盒子,将他装在里面,头顶的蓝天,一群鸽子惊慌失措的乱飞着。

  最"a新-章节Rh上h…酷`匠p#网

  不过是一夜之间,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暴乱频发,死伤无数。

  即便是京畿重地,那警笛声也响了一宿,吵得人睡不着觉。

  好在苏南也没什么睡意,就在院子里坐着等到天亮。

  天麻麻亮,苏摩就回来了,推门进来,将手里拎着的一个袋子丢给他,“快些吃了,吃饱了咱兄弟两还有活要干!”

  苏南哪里有胃口,随意吃了点,便跟着苏南出门了。

  昨夜的混乱还未平息,街头到处都是闪着警灯的警车,还有穿着反光马甲的警察在街头巡逻。

  苏南和苏摩沿着街边走着,仿佛两个幽灵,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城南,薛宅,当苏南和苏摩两兄弟站在那高大的朱红大门前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

  苏摩偏头看着苏南,笑道:“你来还是我来?”

  苏南愣了一下,旋即笑着摆手道:“还是大哥先来吧!”

  闻言,苏摩一身罡气暴涌,猛然间抬手对着那朱红大门遥遥按下一掌。

  然而预料中的画面并未出现,之间朱门缓缓开启,一道垂垂老矣的身影出现在门后,抬手也是一掌按在虚空。

  轰然声中,仿佛惊雷平地起,门前的几株常青树被肆虐的罡风瞬间吹折了了枝干,软趴趴的倒在地上。

  “唔,有高手啊?”

  苏摩见猎心喜,犹如一头饿狼看到了美味的食物,双眸放光的刹那,人已经窜上了门前的花岗岩台阶,直朝着门内的那道身影扑去。

  战斗在瞬间开始,结束的也非常的快,随着一声巨响,朱红大门的一扇厚重门板爆碎,那苍老的身影镶嵌在门板之中,灰白的头发在罡风中微微抖动着,一双浑浊老眼微微突出,没有不甘,只有漠然,就那般静静的看着从他身边走过的苏南和苏摩,然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真不禁打,我都还没用力就他妈死了!”

  苏摩啐了一口,苏南嘴巴歪了歪,最终没有说出话来,影壁后,杂乱而沉重的脚步声响起,直朝着前院涌来。

  “杀个痛快!反正现在没人管!”苏摩说道,面上满是病态的兴奋潮红,双眸泛紫,活似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苏南看着那从影壁后走出来的人,一个个都很年轻,但气息浑厚,眼神冰冷的盯着他们二人。

  三秒之后,人群轰的一声涌了上来,没有丝毫的迟疑,苏南出手了,黄金右臂一拳轰出,便将一名青年当场打爆了胸腔,腥臭的鲜血飞溅开来,泼在了洒扫的一尘不染的地面上,绽开一朵朵鲜艳的花朵。

  只是即便到死,那青年的眼神都是一片冰冷,带着酷烈的杀意。

  更多的人涌上来,然而面对着苏南和苏摩,却犹如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根本挡不住他们的任何一击,便会血溅当场。

  然而死亡却无法阻止这些人,有人倒下的同时,便会有人扑上来,用最狠辣的招式袭杀苏南和苏摩。

  苏摩在疯狂的杀戮,苏南却是渐渐的有些出手无力,非是他没有体力,而是有些不忍,这些年轻人与他一般年纪,甚至其中有一些比他看上去都还要小,但却无一例外都是满眼杀气,出手狠辣无情。

  可即便如此,苏南仍旧有些不忍,这与他杀那些黑袍人不同,那些家伙身具天魔气息,助纣为虐,杀起来毫无心理负担。

  眼前这些年轻人气息中正平和,显然都是修习正统的武学,可那满眼的杀意,却让苏南心寒。

  再次承受了一名年轻人的重击,苏南甚至微颤,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在后退的刹那闭上了眼睛,抖手打出了黑石天梭。

  呜咽的呼啸声响起,黑石天梭犹如一道流光向前激射而去,穿透了十余具身体,带起连串血花和闷哼声。

  当十几秒过去后,苏南探手抓住了飞回来的黑石天梭,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被眼前酷烈的场景所震撼,脸色有些苍白。

  小院之中犹如地狱的屠宰场,鲜血横流,尸体遍地,每一双死不瞑目的眸子里都带着深重的杀意,不曾消散,永远凝固在了那失去了生气的眸子里。

  苏摩长身而立,一身衣衫十分干净,不曾沾染半点鲜血,手中血刀斜指地面,一双紫眸却盯着那影壁之后,微微有些惊讶,“咦?这气息…..”

  苏南也霍然抬头,然后脸色微变。

  轰隆!

  影壁在下一秒拔地而起,直直朝着苏南二人平移而来,带着呼啸雷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陌路歧途说:

  今天就一张了,转折点要来了,陌路得好好准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