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了不知多久,终于再次看到了活物,那是一群龙虎兽,在虚空河流中嬉戏。

  小老头开口道:“就这里吧!在这附近的山中找一处营地,有这些龙虎兽,那些黑袍人不敢来打扰。”

  “恩,你安排。”

  苏南对起源之地并不了解,索性全交给小老头去处理。

  在飞过虚空河流,进入连绵山脉后,小老头很快就找了一个好地方安置那些岩灵族人,那是一座小山谷,谷中有一条小溪,四周树木参天,重要的是,没有什么其他的生物霸占那里。

  鸿鵰在山谷中降落,岩灵一族随即下来,打量着山谷的环境,然后开始改造。

  苏南还在想着给他们寻个山洞居住,可是等到那些岩灵开始改造山谷后,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瞎操心。

  只见那些岩灵在选好地方后,便双手散发出土黄色的光芒,地面上,一根根石柱升起,逐渐凝聚出一座座圆锥形的房子。

  “这些家伙就是破坏狂,好好一个座漂亮的山谷,就这么毁了!”

  小老头不满的嘀咕着,然后掏出一颗种子碾碎,围着山谷散了一圈。

  等他回来后,苏南问道:“你刚在做什么?”

  小老头脸色变了一下,然后侧过头去说道:“这些家伙这么蠢,又胆小,老夫若是不做些预防,说不得他们哪天还要被抓回去当苦力。”

  闻言,苏南笑了,心中暗道,原来这小老头看上去行事凶残,其实心地还是很不错,和这些岩灵族没有什么交情,却愿意为他们浪费一颗赤血果种子。

  不过十几分钟,岩灵一族已经改造好了山谷,修建起了一座座房子,在靠近山谷小溪源头的地方,更是建起了一座巨大的房子,岩灵族的族长前来,恭敬的请苏南三人入内。

  进入石屋,苏南才发现,外面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房子,内部其实别有洞天,甚至有喷泉。

  灵儿似乎早已见过这种情况,没有丝毫惊讶,反倒是苏南,打量着屋子里的装饰,赞不绝口。

  小老头也是第一次见,不过他一直住在地底,对于这些并不上心,只是看了一阵,便兀自找了地方坐下,掏出一块灵晶喀吧喀吧的啃的不亦乐乎。

  终于有了安全的落脚地,苏南紧绷的那根神经松了下来,一阵疲惫感袭来,便看向正和岩灵族族长交谈的灵儿,说道:“我有些累,要去休息一下,你跟他们说,我们有朋友失散在这里,让他们帮忙在附近找一找。”

  “苏大哥你累了就去休息,我会处理这些事情的。”

  灵儿笑着点头,苏南笑了一下,看向小老头,“老头,她要是出去的话,你跟着她,一定不能让她出什么意外!有什么事立刻通知我。”

  “放心吧,有老夫在,那些王八犊子来也是送肥料的!”

  小老头自信的拍拍胸口,然后丢给苏南一截木管,“看样子你身体里本来就有一缕法则印记,你不妨尝试我说过的办法,说不定能有用,这些醉神酒你拿着,能用的上。”

  伸手接住那木管,苏南嗅着那从木管上散发出来的甜香味,嘴角微掀,旋即躬身冲小老头行礼,“多谢。”

  小老头神色有些古怪,看了一眼苏南,旋即侧头摆摆手,示意他赶紧走。

  这边厢,已经有岩灵族人领着苏南进入后面,却是一间幽静的石室。

  苏南谢过那位岩灵族人,然后关上房门,盘膝坐在石榻上,沉下心神,去研究那不知何时进入他体内的一缕法则。

  拥有了冰雪之心这么久,苏南的精神力如今已经强悍到了一定的地步,再去观察那法则,便看的更加透彻,发现那竟是由一种很强大的能量构成。

  回想起小老头的话,苏南当即便开始用真气模拟那一缕法则,经过不断的尝试,当他的真气即将耗尽时,他终于模拟出来了。

  只是还未等他仔细体会自己模拟出来的法则与那原本有什么区别时,模拟出来的法则便在不断震荡中消散了。

  来不及懊恼,苏南掰开木管,将封在其中一缕醉神酒服下,不等真气全部恢复,便再度开始进行模拟。

  不知过去多久,石室中,苏南形容枯槁,双眼密布血丝,却是看着掌心那一缕逐渐成型的细小符文,面上满是兴奋之色。

  经过无数次尝试,他终于构建出了与那原本别无二致的法则!

  感觉着那缕法则上传递而来的阵阵凶煞气息,苏南一阵激动,当日在混沌界域时,他曾看过神迹载体释放出的上古神魔之战的残影,那名使用长枪的天神身上便是这种凶煞的气息!

  “终于成功,不知道这缕法则与我的真气融合后会有怎么样神奇的反应…”

  轻声嘀咕着,苏南冲满了期待,然而脑海中传来的阵阵抽痛,却让他忍不住倒在榻上,昏睡过去了。

  尝试构建法则,实在太耗费精神力,若非他经过冰雪之心的淬炼,恐怕早就识海崩溃而死了。

  正当苏南陷入沉睡时,门外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紧接着,灵儿推门进来,手里捧着一个石盘,上面放着些奇形怪状的水果。

  眼见苏南正自酣睡,灵儿不由抿嘴轻笑,放下石盘,回身关上房门,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石榻边,坐在床边看着苏南,也不知在想些,却是红了脸。

  。t酷pK匠@5网首》_发G

  好一阵,她才起身,却并未离开,只是在榻边坐下,靠着石榻低头想事情,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进入起源之地和大哥文悦失散后,她一直很恐惧,即便后来去了岩灵一族,仍旧会在安睡中被噩梦惊醒,尤其是后来又遭遇了黑袍人,很多次,她都以为自己将会死在这里,再也见不到苏南。

  然而历尽劫波,在她最无助的时候,苏南出现了,不单单是带给了她活下去的机会,更是让她心中烙印更加深刻。

  这个独臂的男人,从当初出现在王家村,为了文悦和他们所有人对立的时候,灵儿已经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然而,他却已有家室,这也是灵儿当日不肯去参加满月宴的原因,或许不亲眼看到,便能一直维持那幻想。

  而此刻,他就在自己身边,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样的感觉让灵儿很放松,觉得很安全,终于得以安睡。

  只可惜,这里是起源之地,注定了这样的安然不会持久。

  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苏南和灵儿就被外面的一阵吵嚷声惊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