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那异兽却是不断后退,根本不理会他,退了几步后,忽然一声长啸,然后掉头一溜烟跑了。

  苏南没来及抓住缰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异兽带着烟尘远去,半晌才回过神来,苦涩的摇摇头,转身朝着古树奔去。

  在这陌生的地方,苏南本能的想要有一个同伴。

  然而没跑几步,苏南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当即放慢脚步,到最后,索性停了下来,皱眉打量着那站在树下一动不动的谭族子弟,片刻后,开口喊道:“喂!树下的兄弟,我是苏南!”

  呼喊声响起,然后迅速消散在风声之中,可那树下的谭族子弟却依旧一动不动。

  苏南眉头紧皱,心中有一丝不安,迟疑片刻后,打算再喊一声试试,可是还未等他开口,树下的谭族子弟好像刚刚才听到他的喊声一般,抬手冲着他招了招手。

  见到这个动作,苏南长舒一口气,也没多想其他,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在距离古树不过四百米时,苏南忽然看清了那树上的果实,当即面色大变,果断停下了脚步。

  那根本不是什么果实,竟是一颗颗风干的人头!

  而在树下,遍地都是白骨,那个谭族子弟早已变成了人干,身上有黑色的藤条缠绕,无数黑色的根须从他的五官侵入,之前隔得远,苏南看不清,但现在距离近了,就看清了,不由心中一阵发寒,回想起来方才那谭族子弟还在向自己招手,不由的毛骨悚然,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然而脚刚一动,便觉脚腕一紧,苏南心中惊骇,低头看去,就见一条黑色的根须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缠住了自己的脚腕,正在不断收紧。

  稀里哗啦的声响传来,周遭的地面仿佛被地鼠挖过一般,出现一个个坑洞,一条条婴儿手腕粗细的黑色根须从坑洞中伸出,朝着他席卷而来,仿佛活物一般。

  心知不妙,苏南不敢再迟疑,趁着更多的黑色根须还未用来,果断拔剑斩向了缠住脚腕的黑色根须。

  噗嗤!

  黑色根须应声而断,一股带着幽幽清香的淡金色浆液从断口处喷出,闻之令人迷醉。

  苏南却不敢停留,迅速向后退去,就在他动身的那一刻,一声尖利的长啸声骤然在天地间响起,其声尖利,犹如厉鬼哭号。

  随之而来的是大地颤抖,远处的古树枝叶不断抖动,那原本挂在树上的一颗颗人头纷纷落地。

  人头一落地,便有无数黑色的根须从头颅中生出,缠住地上的白骨,组成一具骷髅兵,朝着苏南狂奔而来。

  眼见这诡异的一幕,苏南头皮一阵发麻,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转身就跑。

  周遭地面不断裂开,有黑色根须从地下探出,仿佛长矛一般攒刺而来。

  苏南挥剑格挡,不断斩断那些长矛,只是如此一来,逃跑的速度便不由的变慢了,身后的黑色骷髅大军越发接近。

  心中一急,苏南也顾不得保留实力了,将刚刚恢复不到一成的真气爆发出来,脚下一声爆响,身形骤然冲天而起,他想避开那些挡在身前的黑色根须。

  可是当他身形拔高,那些黑色根须仿佛可以感知到他一般,也朝着天空疯长。

  唰!

  一条黑色根须如灵蛇一般在虚空游动,瞬间缠住了苏南的脚脖子,然后迅速的往回扯去。

  嘭!苏南还来不及斩断那条黑色根须,便已被扯得跌回地面,更多的黑色根须便涌了过来。

  “啊!”

  苏南惊恐的大叫,全力挥剑,斩断那些黑色根须。

  j酷匠网唯一$正√版,_a其&,他N都》是+盗》版Lx

  鱼肠剑所过之处,黑色根须应声而断,淡金色的浆液喷出来,让空气中充满了醉人的香甜味道。

  有一两滴浆液飞进了苏南嘴里,不容他吐出来,便直接化去了,陡然间,体内稀薄的真气开始不断恢复!

  这一情况让苦战中的苏南精神为之一振,哈哈大笑一声,出剑的速度陡然加快,很快就突破了黑色根须的围堵。

  然而当他终于冲破了黑色根须围墙,看着外面黑压压一片骷髅大军,一张脸难看到了极点。

  吼!

  黑色骷髅张开嘴巴大吼,然后一涌而上,黑色根须在他们的手臂上凝聚出刀枪剑戟,竟仿佛真的金属铸就一般,磕碰逐渐发出铮铮之声!

  苏南奋起反抗,全力以赴,所有的手段尽出,可终究猛虎难敌群狼,这些骷髅单个实力并不强大,但架不住这四五百号一起上啊!

  当第十七头黑色根须骷髅在鱼肠剑下脑袋搬家后,一杆黑色的长枪从苏南的左肩透出,带着鲜血飚飞。

  闷哼声中,苏南回身一拳砸碎那骷髅的脑袋,腰间却是再中一剑,鲜血飚飞的同时,他被四五头骷髅压倒在地,无数的黑色根须从泥土中探出,朝着他的身上蔓延过去。

  “不!我绝不会死在这里!一一和雨晴还在等着我!”

  苏南张口狂吼着,可是刚刚恢复的真气已经再次消耗殆尽,手臂和双腿又被束缚,他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不甘而无奈的扭动着身子。

  一条黑色的根须顺着他的鼻孔钻了进去,苏南心头一片冰寒,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化作干尸与那谭族子弟并立于树下的景象。

  就在苏南几乎任命的时候,异变再次发生,一直潜藏在额骨之下的冰雪之心骤然爆发,冰冷的气息暴涌开来,让那些原本已经要侵入他大脑的黑色根须迅速退了出去。

  感觉到那些根须从自己的鼻孔中退出,苏南又看到了希望,下一秒,无数粗大的根须从地下探出,卷住他的身体,迅速拔高,然后狠狠朝着古树撞去。

  噗嗤!胸口一痛,苏南直觉眼前一阵发黑,半晌才缓过来,低头一看,竟是一根儿臂粗的漆黑树枝贯穿了他的胸口,而那些原本缠着他的根须在将他钉在树上后,这才缓缓退去。

  发觉自己的处境后,苏南一阵苦涩,强忍着胸口的剧痛,挣扎着去够身旁不远处的树枝,想要借力脱困,然而无论他怎么挣扎,就是够不着那根树枝。

  随着体内出血越来越严重,苏南眼前一阵发花,连忙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子,顾不得满手都是血,用牙咬掉瓶盖往口中倒去。

  那是苏摩炼的培元丹,可以治疗内伤,进来的时候给他准备了一瓶,没想到真的用上了,在这要命的关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