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修行本就是逆水行舟,若是固步自封,心中热血会在岁月流逝中慢慢冷却,到那一日,再想鱼跃龙门,为时已晚,只能被岁月葬下。

  果然,片刻后,大长老等一众谭族长老纷纷点头,“我们也要去。”

  苏花子神色平静,似乎对于这一幕早有预料,闻言微微点头,“好吧。”

  说着话,他看向那群年轻才俊,咧嘴笑道:“他们这群老骨头是嫌命太长,想去找点刺激,那你们呢,又是为了什么?”

  谭沐阳心直口快,直接说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我要成为最强的!我从山里出来,就是为了变的更强!所以我要去。”

  众人随即出声附和,苏花子捋须淡笑,转头看向苏南,“我已经说过了,起源之地危机重重,步步生死,现在你告诉我你的决定,还要不要去?”

  苏南沉默着,看着谭灵初等一众人期待的目光,然后重重点头,“要去。”

  “好!既然你已决定,老头子也不废话了,给你们一个月时间准备和考虑,一个月后,下月十五号清晨,我来接你们,我只等你们一个小时,时间一过,我就走。”

  苏花子哈哈一笑,旋即起身,飘然而去。

  “师公!你干嘛去啊!”

  苏南起身喊道,苏花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里,只有一道笑声传来,“傻小子,带着你们这群小家伙,老头子若不做些准备,你们恐怕刚一进去就会死的不能再死了!不用担心,安心修行,一个月后,老头子来找你。”

  笑声在房间里回荡,谭灵初等人的脸色有些不自然,虽然心里很清楚,他们的实力比起苏花子,真的只能用小孩子形容,可毕竟年岁在那摆着,被人这么说,终究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好一阵,苏南干笑一声,才算打破了尴尬的气氛,然后和谭灵初还有苏摩等人商量着进入起源之地的队伍人员。

  正商量着,郎天峰却是打电话过来,告诉苏南,奇力要见他。

  闻言,苏南微微挑眉,一口应下后,便挂掉了电话,冲谭沐阳招手,“沐阳,你跟我走。”

  “好嘞!”

  谭沐阳起身,迅速跟着苏南出门,不用在那一群老古董面前装乖宝宝,他立刻恢复了本性,兴奋的说道:“南哥,咱这是要干啥去啊!是不是要去找人切磋啊!我最近手痒痒的厉害!”

  “你小子就是个武痴,不过切磋这事儿还是往后搁搁吧,我找你来是给我当司机的。”

  苏南翻着白眼说道,谭沐阳却是兴奋的窜了起来,“哈哈,南哥,你咋知道我刚拿到驾照!太好了,我要开疯子送给我们的那辆大路虎!那家伙开起来速度杠杠的!”

  “你喜欢就好!” 苏南倒是不在意,只要有人开车就行,毕竟少了条手臂,他不是很方便。

  然而,等真正上了路,当谭沐阳驾着路虎在车流中歪歪扭扭的飞速穿梭时,苏南差点吓的尿裤子,心中默念,好歹自己也算是一高手了,千万别被吓尿了,要不然就太丢人了!

  好不容易赶到庄园,刚一下车,苏南便感觉胃中有东西要冲出来,当下连忙运气压住,良久才长舒一口气,面色微白的冲一脸兴奋的谭沐阳招手,“沐阳,这边,跟我来。”

  说着话,已然推开铁门走进了庄园,两只身强体壮的藏獒嗷呜着冲了上来,只是还未靠近,便迅速停下脚步,转身灰溜溜的夹着尾巴退了回去。

  上次去过地窖,苏南还记的路线,所以并未去打搅郎齐星,径直去了后院,掀开地面上的钢板,便沿着水泥阶梯下去了。

  比起上一次来,地窖里的灯光明显亮堂了许多,就连空气质量都好了很多。

  而奇力和郎魁平还有郎天峰正面对面围坐在一张圆桌边,见到苏南到来,郎天峰随即起身,“南哥,你来了。”

  奇力也站了起来,微微躬身冲苏南行礼,“苏先生。”

  苏南微微挑眉,颔首回礼,在郎魁平身边坐下,眼神交换,当即心中明了,转头看向刚刚坐下的奇力,开门见山道:“典狱长,你找我有什么事?”

  奇力脸色有些发白,看着苏南,迟疑道:“我想知道,当日先生所说的话可还能当真?”

  闻言,奇力面露一丝苦涩,知道苏南是故意的,苦笑一声道:“你说你与我并无私人恩怨,若我愿意加入你的麾下,你可以提供给我一个安身立命之处。”

  “哦,这事儿啊!”

  苏南装作一脸刚刚才想起来的表情,然后淡笑点头,“自然还算数,只是不知奇力先生到底要说什么?”

  说话的时候,苏南面色平静的看着奇力。

  奇力能当白色城堡的典狱长,自然不是普通角色,闻言立刻起身,然后单膝下跪,低下了头,“我奇力以父之名起誓,效忠与苏南先生!”

  见状,郎魁平眉头微蹙,不无忧虑的低声道:“希望我是瞎担心吧!”

  苏南听到了,却假装没听到,起身伸手扶起奇力,笑道:“典狱长是聪明人,也有实力,苏某定不负典狱长先生的信任。”

  “多谢苏先生。”

  奇力微微欠身,态度谦恭,眼神平和。

  在这地窖里待了那么久,他早已想明白了,如果不想死,除了投靠苏南,他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w1酷RX匠C网x唯V一t%正p版I,其$他都P是盗版“

  收服了奇力,苏南便带着他离开了庄园,临走时向郎天峰和郎魁平发出了邀请,邀请二人于下月十五参加起源之地远征队。

  郎魁平早就从郎天峰嘴里知道了起源之地的事情,作为习武之人,自然无比向往,当即一口应下。

  郎天峰迟疑了一阵,回头看看郎齐星的房间,然后点头道:“我也要去。”

  “哈哈,我就知道,行了,下个月十五号早上六点,别迟到。”

  苏南拍拍郎天峰的肩膀,随即带着奇力上车,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苏南这一次直接没让谭沐阳碰钥匙,而是让奇力开车。

  虽然失去了一条手臂,但奇力毕竟是部队出身,一只手开车也没问题,最关键的是,他的车开的很稳。

  坐在车上,看着沉默开车的奇力,苏南又想起了另一人,当下偏头看向谭沐阳,笑问道:“沐阳,罗寒的情况如何?”

  听到他提起罗寒,谭沐阳一脸恶心的表情,“别提了!那小子自从看了你的资料整个人就疯疯癫癫的,一个劲儿的说自己认贼作父,还一个劲儿的求我们杀了他,废了他一身功夫。”

  闻言,苏南面露一丝惊色,旋即苦笑摇头,“唉,命运弄人啊!”

  “哎,南哥,你到底给他看了什么啊?我当时没看,等到最后想看时,那些资料已经被那家伙撕的粉碎,拼都拼不起来了….”

  谭沐阳好奇的问道,苏南摇摇头,不想提起,那里面关系到罗寒的身世,以及薛家曾经对他,对他的父母做过的那些残忍的事情。

  见他不说,谭沐阳无奈的摇头,苏南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轻声道:“等会儿你回去后,替我带句话给谭老爷子,让他放了罗寒,告诉他,想明白了自己来找我,我可以给他一个机会。”

  “哦。”

  谭沐阳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