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众人吵嚷之时,谭灵初和大长老还有苏摩出来了,见到这三位出来,一众谭族子弟便迅速散了。

  “怎么回事?”

  苏摩皱眉看着苏南,苏南也没解释,将视频重播了一遍,“你自己看吧。”

  闻言,苏摩三人疑惑的看着电脑屏幕,当看到苏花子那拉风的出场时,三人都瞪大了眼睛。

  “这老家伙,还是这么喜欢装十三!有路不好好走,偏喜欢飞!”

  苏摩不屑的咕哝着,眸中却有震惊之色,因为他看的出来,苏花子的实力已经到了他难以企及的地步。

  而谭灵初则是苦笑不已,啧啧叹道:“不愧是恩公,我本以为连番机缘,我与他之间的距离就算没有缩小,但也不至于被拉开太大,没想到啊,恩公已然踏入这等境界,惭愧啊….”

  大长老也是一脸苦涩与羡慕,摇头叹了一声,看向苏南,“小南,既然苏老爷子已经出现,就尽快想办法联系他吧,起源之地事大,薛家背后的潜藏势力也非我们所能敌,恐怕我们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人坐镇,这一重任非苏老爷子莫属啊!”

  “大长老说的没错,我会尽快想办法联系师公,不过你们还是继续看视频吧,后面还有一个人出现,我想那个人实力估计不会比师公低太多。”

  苏南点头,示意众人继续看视频。

  然而就在此时,视频页面忽然自动刷新,再次加载之后,却显示视频已经无法观看了。

  “什么情况?”

  苏南愣了一下,连续点了几次刷新,到最后干脆连页面都直接丢失了。

  苏摩在一旁看着,见状冷笑一声,“有些人的速度很快啊!可惜对付薛家怎么就这么怂呢!连出手都不敢。”

  一旁的苏南听的疑惑,谭灵初和大长老却是似乎想起了什么,皱眉看着苏摩道:“不是说老龙隐世之后,他们就解散了吗?”

  “你真以为那只老长虫会隐世?”

  苏摩不屑的撇嘴,转身就往回走,谭灵初和大长老在呆愣片刻后迅速跟上去,一边走还一边询问着什么。

  苏南听不清楚,急忙抱着电脑追了上去。

  再次回到房间,四人各自落座,刚一坐下,谭灵初就急忙道:“你是说老龙根本就没有隐世,而是一直在暗中控制着。”

  “那老长虫天性狡诈,虽然实力很强悍,但却偏偏喜欢玩诸葛孔明那一套,可惜没想到培养出来的徒弟都是些脓包,哪里比的上赵关张,上一次和黑暗圣殿的较量,他门下十大弟子除了那个勉强还像个样子的首席大弟子徐源外,其余的全部死在了南海上,一张老脸都丢尽了,再加上大内有人在打压他,借此要解散他的部门,老长虫一怒之下就宣布要退休,不过从我得到的情报来看,他不但没有退休,似乎还在重新招募队员,上一次出现在天津码头的那些年轻人,拿的就是他曾经那个部门之下一个很小的附属部门的证件。”

  苏摩侃侃而谈,谭灵初和大长老却是一脸恍然大悟。

  只有苏南在一旁的听的云山雾罩,不知道他们在说谁,当下捅了捅苏摩,“大哥,你能说人话么,我都不知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闻言,苏摩翻翻白眼,解释道:“在各个时代都有修行者,虽然修行者都喜欢避世而居,但当天下大乱时,就会有修行者出来替天行道,拨乱反正,用他们的说法就是在积功德,我所说的那个老长虫就是一个实力很强大的老古董,叫中山月,不过他喜欢别人叫他老龙,从抗日战争开始,他就活跃在战场之上,杀敌斩将,威名赫赫,建国后,他就进了军队后勤打算养老,可没想到时局刚刚平稳,西方的初代开始盯上了渐渐恢复过来的修行界,老长虫就招募了一批年轻的修行者,亲自教导,组建了一个部门,专门用来处理修行界的事情,以及对付那些进入中国为非作歹的初代。”

  “原来如此,可我怎么没听师公提起过。”

  “切,那老家伙跟老长虫原来是好友,抗日战争时期就曾一起打天下,可是后来老家伙为了咱老爹,单挑了林家,把林家的前任家主和一众长老全给废了,就是你的那一群便宜外公,结果林家告到了大内,上面迫于压力要求老长虫将老家伙抓回来受审,两个老兄弟刀兵相见,最后就闹掰了,那事儿当时闹的很不好看,老家伙从此绝口不提中山月,更忌讳提起当年的事情。”

  苏摩撇嘴说着,苏南却是满脑袋黑线,原来转来转去还是和自己老爹扯上了关系。

  见他一脸郁闷,苏摩咧嘴笑笑,“行了,你去想办法联系老家伙吧,我也该去准备准备了,我的大侄女就要出生了,我这当叔叔的可得好好给她准备几样礼物!”

  说着话,苏摩已经转身往外走去,苏南连忙问道:“大哥,你要去哪?”

  “用你操心,你还是操心操心怎么联系老家伙吧!放心,弟妹临盆之日我一准儿回来!咱们苏家添丁的大日子,怎能少了我!”

  苏摩头也不回的摆摆手,人已经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这边厢,谭灵初也反应过来,笑着问道:“一直不曾问你,小夫人何时生产啊?”

  “哦,医生说是预产期在新年的时候,顶多再有半个月吧!”

  苏南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笑着,说实话,他和林雨晴只是在苏花子的见证下拜了堂,至今连结婚证都没有。

  在谭族武馆又逗留了一会儿,苏南便径直离开了,临行前将一叠带过来的资料交给了谭沐阳,让他带给囚禁在谭族武馆地下室的执碑者罗寒。

  回到苏禾集团,苏南还没来的及上楼去见林雨晴,就见一个风尘仆仆的年轻人蹲在集团门口,仔细一瞧,竟是许久不见的王文悦。

  “文悦!”

  苏南喊了一声,人已经上前。

  王文悦应声起身,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笑道:“四弟,好久不见。”

  见他一脸疲惫憔悴,苏南微微皱眉,伸手揽住他的肩膀,“走走,先跟我上去,咱们有什么话坐着聊。”

  “恩,好。”

  王文悦点头,却是注意到苏南的手臂,不由皱眉道:“四弟,你这胳膊….”

  “哦,出了小状况,丢了。”

  苏南咧嘴一笑,说的风轻云淡,王文悦也是灵性之人,没有追问,只道:“没想到这许久不见,竟出了这么多事情,唉…..”

  苏南没有接话,揽着王文悦的肩膀进了公司,直上顶楼,其时,蓝巧儿已经走了,而林雨晴则是在午睡。

  苏南进屋去看了一眼,见她睡的香,便没有打扰,转身回到了客厅,王文悦正坐着喝茶,一边喝一边打量着装修的富丽堂皇的办公室,见到苏南出来,便笑道:“没想到四弟竟然身份如此显赫。”

  “呵呵,都是浮云。”

  'e酷匠W网永久免3F费看WY小s说

  苏南摆摆手,坐在了王文悦对面,执壶为他倒茶,轻声问道:“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闻言,王文悦面色一暗,似有意打岔一般,不好意思道:“四弟,我有点饿了,咱们能先去吃饭吗?”

  苏南愣了一下,连忙点头,“没问题!文哥你先去洗漱一番,我这就让他们安排。”

  说着话,为王文悦指点了卫生间的位置,随即便去打电话让阿龙准备饭菜送上来。

  饭菜上桌,王文悦冲苏南微微颔首,旋即便埋头往嘴里扒饭,那架势,好似刚从饿牢里放出的囚犯。

  看着狼吞虎咽的王文悦,苏南看的直咂舌,盛了碗汤递过去,“慢点,先喝口汤,文哥,你这是多久没吃过东西了?怎么饿成这样?”

  闻言,王文悦的动作稍稍停顿,含混道:“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身上的钱被小偷偷走了,连电话号码都丢了,只记得你在南雄,幸好我当时里这里不远,就一路找了过来。”

  “哦,那你之前在哪啊?你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苏南皱眉问道,王文悦愣了一下,放下碗筷,端起汤碗喝了两口,放下后,叹息一声道:“我追着线索一路找到石观市,在那里找到了母亲,可是她不愿意跟我走,我还跟那个外国人交了手,可惜我败了,若不是母亲拦着,我早就被约克杀死了。”

  闻听此话,苏南挑眉,“啧啧,我就知道约克一定会来石观市,你告诉我他们在哪,我马上带人去将他们抓回来。”

  “不用了,约克说他会带着我母亲远走高飞安享后半生,不会再回中国,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王文悦幽幽说着,脸上的神色却是有些苦涩,自己的母亲竟然不愿意认他这个亲生儿子。

  闻言,苏南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既然约克要带着宁娜远走高飞,自己也就不必再追究他们的事情了,毕竟有王文悦在中间夹着,自己若是不管不顾,可能会让王文悦很难做,再者,自己和宁娜还有约克之间根本没有什么私人仇怨,既然当事人文悦都放下了,自己也不必再执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陌路歧途说:

  最少还有两章,陌路继续码字,今晚做个勤奋弟。(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