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已是深夜,路上的车渐少,那背着石碑的年轻人依旧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在雪地里,后方,那个瞎子老头却似长了眼睛似的,每一步都踩在年轻人的脚印里走着。

  路过一个通宵营业的加油站,瞎老头开口说话了,声音苍老而无力,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一样,“寒儿…..去给我弄点东西吃。”

  年轻人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已经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的瞎老头,皱眉道:“您饿了?我这就去弄吃的。”

  说着话,年轻人放下石碑,径直走进了加油站的小超市里,不多时,捧着两碗泡好的方便面回来,将其中一碗递到瞎老头的手里。

  老头吸了吸鼻子,然后抖抖索索的抓住叉子,也不嫌烫,挑起面条就往嘴里送,吃的呼噜有声。

  年轻人也蹲在一边吃着,背靠着那方巨大的青黑色石碑,一边吃,一边看着老头,有些羞愧的说道:“爷爷,都是我没出息,害的您这把年纪了还要跟我出来四处奔波。”

  “说的什么话,爷爷这趟出来可不关你的事,是主家的命令,更何况你我爷孙俩的命都是主家的,那里还在乎这些奔波劳累?”

  瞎老头微微偏头,浊白的眼球盯着年轻人,似乎可以看见他。

  年轻人沉默了一瞬,然后闷头吃面,直到将最后的一点汤水喝完,方才舍得将碗丢掉。

  似乎是吃饱了,身子暖和有了力气,瞎老头长舒一口气,哼哼一声,“人老了,肚子里有点存粮就犯困,唉…..走吧,寒儿,早些办完事儿,咱爷孙俩也能早些回去。”

  说着话,老头起身,用力扯了扯背上的木匣子绑带,抄着手缩着脖子继续往前走去。

  年轻人也再度扛起石碑,大踏步追上,没几步就走到了老头前边,然后保持速度,替老头挡去那迎面扑来的烈风。

  东流河上,一条高架桥横亘,行走其上的瞎老头忽然停住了脚步,微微侧头,似在倾听着什么。

  年轻人兀自向前走着,然后没走几步就反应过来了,回头看着瞎老头,疑惑道:“爷爷,您怎么了?”

  瞎老头不动,仿佛一截枯木,呆立在桥面上,年轻人没有注意到他那枯如鹰爪般的手掌在微微颤抖。

  是的,他在恐惧,因为在这个城市里,有两股恐怖的气息,即便那两股气息已经尽力掩藏,但却依旧被他那如同老鼠一般的嗅觉给嗅探到了。、忽然之间,瞎老头明白了,为什么那日出发之时,那人要给自己倒一杯茶,当时自己受宠若惊,根本没想过那一杯茶的含义。

  此刻忽然明白,瞎老头不由浑身发凉,微微抬头,用浊白的眸子看着年轻人的方向,忽然两行清泪缓缓滑落。

  酷匠b网永,久$免0费!W看N小说

  然而因为蓬乱的灰白头发,年轻人没有看到他的眼泪,轻声说道:“爷爷,您要是累了,我们就在这里歇歇。”

  瞎老头回身,抖着手佯作拨动头发,实际偷偷擦去了眼泪,轻笑道:“呵呵,不用歇,等办完事儿,可以歇很久。”

  话说到最后,瞎老头的声音已经很低了,隐隐约约从他嘴里含糊的飘出,仿佛在哭泣。

  脚步再次迈动,没有迟疑,但却多了一分决绝。

  数日前的京都,一座浩大的宅子,在这京城之中,寸土寸金,能拥有这么一座大宅子,可见其主人的实力。

  在宅子深处,一座古旧的老四合院天井里,一个鹤发鸡皮的老人靠在躺椅中打盹,膝上搭着一条毯子。

  瞎老头垂手站在一旁,弓着背,一脸的恭敬。

  当冬日的太阳移动,将四合院屋檐的阴影投在躺椅上时,打盹的老人幽幽睁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唔…这一觉睡的真舒服。”

  老人的声音如洪钟大吕,中气十足,若是只听声音,恐怕任何人都会以为这是一个健壮的中年人!

  “主家,您醒了,老仆在这给您请安了。”

  瞎老头身子弓的更低,仿佛要将自己放进尘埃之中,以衬托躺椅中老人的尊贵。

  老头缓缓直起身,拨弄着身前火盆里的通红火炭,似忘记了一般说道:“唔,盲叟,你来我们家多少年了?”

  “回主家,老仆已经回家七十年了。”

  “七十年….多么漫长的岁月….只是现在说来,却好像仿佛昨日一般..”

  老头红润如玉的面庞上露出一抹追忆之色,伸手一引,“坐吧,陪我聊会儿。”

  闻言,瞎老头有些怆惶,颤巍巍伸手摸了摸身前的椅子,然后小心的坐下去,却不敢坐实在了,只有小半个屁股微微挨着凳子。

  老头似没看见盲叟的惶恐,拨旺炭火后,丢下手里的竹枝,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抓着茶壶倒了两杯茶,轻轻将其中一杯推到了盲叟的面前,“喝茶,上好的雨前龙井,我都舍不得喝,年纪大了,喝一口少一口喽。”

  盲叟连忙起身,依旧躬身,双手捧着那小小的茶盅,“多谢主家赐茶。”

  老头摆摆手,盲叟这才小口的喝掉了茶水,小心的放下茶盅,轻声道:“主家,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吧…”

  闻言,老头抬眼看着盲叟,原本满是旧忆感伤的眸子渐渐变的冷漠,声音有些冷的说道:“薛家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有些人正在敲响你我的家门…..”

  话说一半,盲叟身上骤然腾起一股杀意,寒声道:“那就让他们去死!”

  老头顿住话头,满意的点头,“去吧,我泡好茶等着你。”

  盲叟躬身一礼,旋即退着离开小院,直到出了院门,这才转过身子,穿过重重走廊,离开了那庞大的府邸。

  他没有看到,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刹那,椅子上的老头缓缓站了起来,在其身后有一团黑色的光芒在浮动,仿似一个黑洞,连明亮的阳光都无法照进其中。

  “时间,只能靠这些棋子去争取了,当那一日到来,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老头轻声低语,低头看着手里握着的一颗棋子,身子逐渐沉入那黑洞之中,邪恶而黑暗的气息弥漫,让整个小院都暗了下来,仿佛阳光都在避退。

  盲叟没有看到这一幕,也无法看到,因为他是瞎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