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

  铮然声中,天地间只剩下无尽的剑光碎片,仿佛一股风暴,旋转着向四周扩散,淹没了血色鬼王巨大的身体。

  “大家快撤!”

  大长老大吼,第一时间一脚逼退奇力,借力向后暴退,顺带着一把抓住了距离自己最近的谭沐阳,如一阵风般向远处遁去。

  足足退出数十米,大长老看着那不再扩散的风暴,这才停了下来,来不及放下谭沐阳,便打量着左右,急道:“大家都没事吧!”

  “没事!只是受了点皮肉伤!”

  阿龙摇头,看着自己腹间的一条口子,眉头微皱,方才一道光剑碎片飞来,幸好他闪的快,要不然此刻已经被开膛破肚了!

  众人也都纷纷摇头,但或多或少身上都有些伤痕,好在只是皮肉伤,并不会危及性命。

  谭灵初也早就退了回来,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处在风暴中的两道身影,有些紧张,他担心苏摩,毕竟公爵那葬神手甲太过恐怖,竟然爆发出这等层次的攻击,若是他方才退慢一步,便会被风暴困住,恐怕瞬间就会被绞碎!

  在风暴的对面,化身熊人的奇力打量着身边所剩无几的手下,愤怒的捶着自己的胸膛,发出恐怖咆哮,“该死的!你究竟是我的帮手还是他们的卧底!”

  刚才的风暴突然来袭,他的属下大多都没反应过来,就被风暴碾碎了,只有他和几个反应快的手下死里逃生。

  看着身边孤零零的四五个人,奇力郁闷的快要吐血,原本指望公爵拖住苏摩和谭灵初,他好对付大长老等一群软柿子,可没想到,公爵竟然放出了这么恐怖的无差别攻击,还不提前跟他说一声,令他最强大的班底转瞬折损大半!

  只是虽然心中愤怒,可奇力还是忍住了,毕竟那恐怖的风暴尚未散去,他可不敢去以身试法,这几百斤肉还真扛不起那风暴一吹。

  说话间,风暴渐息,两道身影开始变的真切,苏摩腰部以下的衣衫一片血红,被他自己的鲜血染透,但眼神依旧犀利,那鬼王虚影笼罩了他的身体,替他挡下了大部分的风暴冲击。

  而公爵更加狼狈,一身衣衫血痕密布,发丝凌乱,如瀑布般披散,面上的青铜面具缺了一角,裂纹密布,随时可能碎去。

  而他平伸出去的那一只手臂更是没有一处是完好的,血肉模糊,唯独戴着葬神手甲的手掌尚存,透过那半透明的手套,可以看到温润如玉的手掌。

  “公爵,十年的折磨,今朝一并还你!”

  苏摩阴恻恻的说了一句,眸中紫芒翻滚,缓缓伸手握住了面前悬浮的血色长刀。

  嗡!

  长刀震颤,仿佛真正拥有了实体,暗淡的刀身血光流转,看上去非常慑人!

  “纳命来!”

  一声暴喝,苏摩纵身跃起,那笼罩着他的鬼王虚影也随即碎裂,化作无数血色亡魂发出尖利的呼啸,随着他的长刀落下,扑向公爵。

  “呵呵,魔君,我承认你很强大!这次是我失算了,但当年你杀不了我,今日,一样不行!”

  公爵似乎并不惊慌,慢悠悠说了一句,抬头看着那蜂拥而下的血色亡魂海洋,以及兜头盖顶劈来的血色长刀,青铜面具缓缓崩解。

  与此同时,他的身影竟然也在逐渐淡去,仿佛留在那里的根本就是一道虚影!

  轰!

  苏摩落下,长刀斩空,猩红如血的刀气纵横数里,在冰原上留下一道深达数尺,宽约一丈的恐怖沟壑!

  保持着一刀劈下的姿势,苏摩半晌未动,良久叹息一声,“终究还是让他跑了!”

  手中血色长刀无声散去,只留下那一道数里长的沟壑在身前,无言的述说着那一刀的威势!

  a7看+正版章节W上酷匠》网◎

  说着话,苏摩转头看向了奇力,咧嘴无声的笑了起来,“幸好,你还没跑!”

  此时,大长老等一干人已经将奇力等人团团围住,只待苏摩一声令下,便开启群殴模式,十二对六,啧啧,奇力一干人等真得当一回狗熊了!

  远在十数里外,距离白色城堡不过数百米的一处雪丘上,一道身影突兀浮现,刚一出现便跪倒在冰雪中,面上的青铜面具寸寸崩碎,露出一张绝世的容颜。

  堂堂公爵,竟是女儿身!

  张口咳出几口鲜血,公爵的脸色变的越发苍白,艰难抬起那只血肉模糊的手臂,戴着葬神手甲的手套在脸上一抹,便多出一幅新的面具,只是不同的是,新面具是寒冰构成,幽蓝色,隐约可见那绝美的容颜!

  略微喘息一阵,公爵起身迈步朝着白色城堡走去,一队巡逻狱警出现在大门顶上的平台之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公爵,嘴里叽里咕噜乱叫着,用俄语大喊示警,命令他立刻停止靠近,否则他们就要开枪了!

  公爵的脚步未停,甚至未曾抬头看一眼那些狱警,只是一甩手,数道寒光呼啸飞出,那数名抱着枪的巡逻狱警便捂着脖子从平台上一头栽了下来!

  一脚踢开坚固厚重的城堡大门,公爵漫步而入,横穿那宽敞的院落,径直朝着古堡的唯一入口行去。

  不断有人冲出来,可还未近身,便已经在公爵周身弥漫的无形罡气下身首异处,死于非命!

  整片场地变成了屠宰场一般,残肢遍地,鲜血横流,有些尚未死透的,更是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公爵目不斜视,踩着那些尚未被鲜血沾染的干净地块,一步一步走向古堡入口。

  眼见就要走进古堡,就在此时,异变突起,身侧的积雪轰然爆开,一道身影飞扑而出,一抹寒光掠向公爵的咽喉!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被苏摩留下的苏南!

  原本的计划是苏南留下,暗中挖洞进入白色城堡,伺机进入宝库盗取宝物,可没想到奇力竟然和公爵藏在了那空车之中,只为了诱苏摩上钩,合力歼之!

  为此还调动了大批白色城堡的警力,以至于白色城堡守备空虚,苏南都快挖到古堡入口前了,才因为公爵的回归而终止,待其靠近,便发起雷霆一击!

  苏南蓄力良久,所以这一下迅若雷霆,公爵也显然没想到有人竟然能用身体硬抗她以秘法修出的恐怖罡气,眼见寒光袭来,杀气扑面,她不再从容,足尖一点向后疾退而去。

  蓄积良久,苏南怎容她避开,双足一点,如跗骨之蛆一般紧随其后,手中锋利的鱼肠剑剑尖始终不离公爵的咽喉三寸之处!

  先前与苏摩的大对决,已经让公爵真气耗尽,能催动葬神手甲逃的一命,已是强弩之末,方才对付那些狱警也是投机取巧而已,根本不费力。

  以至于此刻面对动手便有雷霆之势的苏南,除了闪躲,她别无他法!

  眼见身后就是围墙,公爵知道,自己再不做出应对,必然血溅当场,当下银牙一咬,眸中泛起诡异的幽绿色,如两朵鬼火在跳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