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洞窟,苏摩就动手将洞窟封了起来,并做了标记,后面或许用得着。

  离开洞窟后,一行人继续跋涉在冰天雪地之中,而得到了冰雪之心的苏南,也渐渐体会到了冰雪之心带来的好处,最起码,他已经不再畏惧这严酷的天气。

  迎面吹来如刀的冻风,对他来说,没有丝毫感觉,反而觉得舒服。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南渐渐感觉脑中的冰砖在融化,到最后只剩下一团幽冷的光团,盘踞在他额骨中,不断释放出冰冷的气息,让他不得不打起精神,以坚强的意志硬抗。

  这就是一种磨练的过程,这种天地奇物,本身便是极其浓郁的灵气凝集而成,此刻被苏摩以神奇的手法打入他的额骨,便在时时刻刻的不停煅造他的精神。

  而在这种持续的对抗中,苏南发觉自己的五感越来越敏锐,他甚至可以不用回头,单凭心跳声就能分辨出走在自己身后的是谁,在哪个位置。

  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周遭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这种强大的感觉让他迷醉,沉浸其中,不断感知着周遭的一切变化,尽管身处荒野,方圆数百里内,除了他们这一行十三人,便再无其它活物了。

  大长老一直艳羡的看着苏南,看他闭着眼也能稳稳当当的走在积雪之中,并且不会走错半步,脱离队伍!

  “别看了,这种东西,也只有他们这些年轻人才能受用,你我不行,除非拼着废掉一身修为,从头开始,方能融合!”

  谭灵初笑着低声说了一句,大长老的神色有些微惘,看着苏南的背影,叹道:“又或者说,这就是他的机缘,这孩子不得了啊!日后你我可能都需仰望!”

  “意料之中的事情罢了,长江后浪推前浪,你我这前浪,必然会被拍死在沙滩上,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和他是一边的,我很期待他能走到哪一步,若能踏足那里,只需他手指缝里漏出那么一点给你我,你我也可立足人道巅峰,说不得可以借着他的荣光,也去那世界走一遭!”

  谭灵初目光灼灼,一如当初,他在苏南身上看到了苏花子的影子,即便那时候的苏南还只是个初初习武的毛孩子,可也难以掩藏他那逆天的资质和潜能!

  所以,当初苏南在混沌界域救了谭族一干青年才俊后,谭灵初才会在苏南离去之时,投桃报李,将谭族的镇族武学,十六路谭腿和三十二路弹腿抄录一份送与他。

  要知道,一个武林世家的镇族武学,即便可以传授外人,也绝不会抄录一份送出去,那可是意味着将立族之根交予他人!

  他早已想到了苏南的以后,成就绝不会低于他们这些老东西,就算再差劲,几十年后,也会成为他们这样的盖世高手,就算不能踏足那个世界,但却足以庇佑一族。

  谭灵初想的很长远,甚至想到了身后事,毕竟他迟迟不能迈出那一步,寿元已经无多,所以一心想要让苏南成为谭族的朋友,等自己故去之后,苏南的崛起可以让谭族继续存于世间。

  彼时,谭灵初觉得苏南最差也能成为他们这样的高手,将来可以念在与谭族的交情上庇佑谭族,可自打来到南雄见到苏南后,他知道,苏南根本不是一条蛟龙,而是一条真龙,迟早会一飞冲天,以一种无敌的姿态,打进那个世界!

  他期待,激动,甚至已经下定决心,那怕要跟着苏南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面,也绝不退缩。

  多少岁月了,世间鲜有人知道那个世界,就算有那么一些人仍旧心有热血,在那条漫长的征途上艰难跋涉,可奈何岁月如刀,生生将他们磨灭,只留下一声叹息,一副残躯,被黄土埋葬。

  他想看到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在这条路上一路高歌猛进,他人的成就,总是可以激励身边人,或许,自己心中的热血还未冷却,或许,自己在有生之年,可以追着这道身影,朝着路的尽头冲刺,哪怕死在半途,可也算是了了此生最大的一桩心愿啊!

  谭灵初的思绪飘飞,抬头看着晦暗的天空,颌下花白的胡须在风中舞动着,深邃的眸光似乎看破了这晦暗的天幕,直达那渺远的世界。

  “这世界越来越虚弱,放在五十年前,你我若有如今这等修为,恐怕早已踏出了那一步,不会像如今这般,如同被困在浅水滩中的游鱼,眼看着水滩慢慢干涸,却苦于没有能力鱼跃龙门!”

  大长老叹息一声,苍老的脸上满是寂寥与悲愤。

  闻言,谭灵初回神,看着苏南背影,笑道:“在天地剧变的情况下,他还能有机缘获得冰雪之心这种层次的奇物,恐怕这世界为数不多的气运,已经全部凝结在他的身上,我们需要等待,更需要为他护道,或许他将来可以改变这一切,扭转这恶劣的局面。”

  “真的有这种可能吗?”

  大长老低声自语,抬头看看苏南的背影,然后低头看着脚下的冰雪,默默沉思。

  就在一行人不断朝着白色城堡进发时,在冰原深处,一座森严的堡垒伫立在风雪之中,沉闷的打击声从拉着铁丝网的高墙后传来。

  空荡的场地上,一个精壮的大汉正赤裸着上身,在冰天雪地之中练拳,一身皮肤通红,如同火炭一般,雪花刚一落下,便瞬间气化,化作一股白雾蒸腾而起,以至于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一股漂浮不定的白雾之中,只能看到一道火色的身影,还有一双火色的拳头在不断捶击着那沉重的沙袋。

  “兰斯洛,到我这里来。”

  一道略显阴柔,婉转的声音骤然从不远处的城堡中传来,声音虽然低,但却在空荡的场地中引起了共鸣,那一句话不断回荡,然后交叠,仿佛有无数人同时开口喊出这句话。

  吼!

  (●最新◎章w)节上酷匠tM网/S

  长啸声中,兰斯洛一拳击出,沙袋瞬间荡起,挂着沙袋的铁链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然后干脆的崩断,那足有三四百斤的沙袋瞬间飞起,越过高高的围墙,消失了。

  一队荷枪实弹的看守从远处巡逻过来,看到这一幕,脚步微顿,然后继续向前走去,这种情况他们已经司空见惯,然而每一次重新看到,都依然让他们心生震撼恐惧!

  一拳砸飞沙袋,兰斯洛活动活动手脚,捡起丢在一边的一件迷彩服套在身上,然后转身径直朝着那黑洞洞的城堡大门走去。

  在他光溜溜的后脑勺上,有一个青色的刺青,那是一个数字,18。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