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只是短短一个小时,苏摩就回来了,肩上扛着昏迷中的谭青妍,大踏步走进了亭子,随手将谭青妍丢给苏南,“人给你带回了,你看看有没有缺啥!”

  “谢谢!”

  苏南咧嘴一笑,单手抵在谭青妍的后背上,渡过一缕真气。

  不多时,谭青妍便醒了,睁眼看到苏南,不由一愣,“我怎么了?那个背着石碑的人呢!”

  “他已经被赶走了,你现在安全了。”

  苏南笑笑,扶着谭青妍坐下,将苏摩介绍给她,“这是我大哥,苏摩,就是他救了你。”

  “多谢苏大哥!”

  谭青妍起身抱拳行礼,苏摩随意的摆手,“行了,既然醒了就赶紧走吧,我和我弟弟还有话要说!”

  眼见苏摩这般干脆的下了逐客令,谭青妍也没有不满,当下点头道:“那我告辞了!”

  说着话,冲苏南点了点头,便径直离开了。

  苏南急忙跟上去,嘱咐她坐自己的车回谭族武馆,随即便折回了亭子里。

  “怎么,现在肯认我这个哥哥了?”

  苏摩一脸戏谑的看着苏南。

  挠挠头,苏南咧嘴讪笑一声,然后说道:“哥,你知道我们的父亲去了哪里了吗?”

  “父亲…..”

  苏摩闻言,眼神变的渺远,微微仰头看着天空,良久才说道:“那个地方很遥远,我努力这么多年,也依旧无法达到那个高度。”

  *最z新章节上$-酷U:匠网,j

  “那究竟是什么地方!”

  苏南追问,苏摩却是摇头,遗憾道:“我也没见过,只是曾听老家伙提过一些,世间有很多人都想要去那个地方,但真正能够踏入其中的,凤毛麟角,大多数人都在这条路上艰辛跋涉,最后在岁月长河之中倒下,被一抔黄土埋葬。”

  “我想去找父亲…奶奶死了,雨晴也离开了我,现在的我只剩下哥哥你一个亲人,我要去把父亲找回来。”

  苏南低着头说道,苏摩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一抹柔和神色,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凭你现在的能力,莫说去那个地方,便是那一条路,你都未曾真正踏上,更别说在这条路上还满是饿狼,你这幅小身板上去,还不得被撕吧撕吧吃了,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还是用心修行吧,老哥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有我教你,你会很快踏上那条路,后面,咱们兄弟俩并肩前行!”

  “嗯!我一定会努力的!”

  苏南抬头,冲苏摩郑重的承诺。

  闻言,苏摩哈哈一笑,苏南偏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谭玄飞,皱眉道:“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跟在你身边,好像还不认识我了!”

  “你说他啊,没什么,只是我炼制的一个傀儡罢了,他被贪狼刃中的邪气所染,就算不被我擒下,也终究会变成嗜血如命的刀奴,那薛家给他提供的菩提珠,只是暂时压制了邪气,而这家伙还愚蠢的以为自己可以掌握贪狼刃,殊不知,那菩提珠只是暂保他灵智清明,并可驾驭那一股强横的力量,但时间越长,他的身体之中的邪气也就越发的难以驱除,当菩提珠被邪气彻底侵蚀的那一日,便是他化作刀奴之时。”

  苏摩随意的解释道,苏南才明白,怪不得一开始见到谭玄飞时,这家伙神情木然,仿佛根本不认识自己,原来是被练成了傀儡。

  见苏南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谭玄飞,苏摩便笑道:“行了,这些都是小道,若你有兴趣,回头等你炼出外罡,开始煅神之时,我教你便是。”

  “好!”

  苏南点头,旋即想起一件事,当即皱眉问道:“上一次在石观市,那个屠杀了整个夜色圣堂的人就是你吧!”

  “不错,就是我,当时我就注意到了你,不过那时候我刚回来,有些重要的事情还没解决,所以没有露面,后来等我去了一趟俄罗斯回来后,你却出去历练了,我便留在此地等你,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你就那么狼狈!”

  苏摩的笑容有些促狭,让苏南一阵郁闷,无奈道:“还说呢,你也不看看,对我出手的那人用的什么家伙,墓碑啊!大哥,那货纯粹就是个掘墓者!专门挖坑埋人的!”

  “唔,你还别说,那人确实有点意思,没有练出气,却反倒将一身力量练的如此恐怖,这可是值得你借鉴的地方,今天让他给跑了,回头哥哥将他给你捉来,你好好跟他学学,看他是怎么练的,那一身纯粹的力量,实在太强横了!”

  苏摩挑眉,言语之间,对于那人的修行法门十分感兴趣。

  苏南点头,那人的武器是一块足有三四百斤重的石碑,一般人别说扛着了,就算只是抬起来,都很难做到,可就是这样沉重的武器,在那人手里却如同一块板砖一般,挥舞起来毫不费力,可想而知那人的力量有多恐怖!

  若是自己能学会那人的修行法门,那可就太棒了!

  如是想着,苏南一阵激动,良久才平复心情,看着苏摩,皱眉问道:“哥,你干嘛对夜色圣堂出手,还直接将所有的高层都宰了。”

  “嘿嘿,我本来是打算去收编的,可惜那些家伙一见到我就做贼心虚,撒丫子跑了,我饭都没吃,追了一路,等到追上的时候,那是又饿又累,本打算劝他们投诚的,可那些家伙反而打算联手杀我,把我给气的,上去就揪掉了他们的脑袋!”

  苏摩淡笑着,说的仿佛只是拔下了几根蜡烛一般轻松,听的苏南一阵恶寒,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就是肚子饿吗,至于那么残暴的把那十几个高手的脑袋全给揪下来了。

  搓了搓脸,苏南追问道:“你还没说你干嘛那么恨夜色圣堂呢!”

  苏摩正端着杯子喝茶,闻言斜睨着苏南,冷笑道:“背叛我的人,都该死!”

  “你是黑暗圣殿的人!”

  苏南霍然站了起来,苏摩看着他,没有丝毫的惊奇,只是无谓的耸耸肩,“做过几年的大首领。”

  “是你创建的黑暗圣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