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处理,还是比较好的。”刘晓光说,“既保护了侯晓颖,又没有得罪他。唉,不过,现在的这种风气,实在是太那个了。不管谈什么业务,那些手中有权的人,动辄就要这样‘到位’,否则就不行。”

“是啊。”尤副总说,“我老早就对这种风气看不惯了,尤其是时下一些有钱有权的男人,发疯地追逐美女,偷偷搞情人的风气看不惯。我听说,集团总部,这方面的问题也很大,传说很多,上行下效啊,唉,可有什么办法呢?”

刘晓光想到自己的骄妻,心虚难过地垂下眼皮,不吱声。

尤副总说:“我担心这个姓茅的家伙,对侯晓颖,还不会死心。”

“我会提醒她的,不能被他的花言巧语和金钱利益诱惑。”刘晓光说,“明天,我们一早就走吗?”

“对,还是早点走为好。下次来送方案,千万不能让侯晓颖一个人来。”尤副总说,“你要关心好这件事,不能让一个好端端的女孩,毁在这种色狼手里。”

“我跟她一起来。”刘晓光说,“就是陆总不安排我来,我也要跟她们一起来。”

“我们单位的水,可能没有集团总部那么深,但也不浅哪。刘科长,你思想上要有这个准备,一些矛盾还仅仅初露端倪,以后可能会越来越激烈。我见你,也是一个善良正直的人,所以提醒你一下。”尤副总推心置腹,一脸正气。

“谢谢尤总。你是一个,让我很尊敬的领导。真的,我这不是当面恭唯你。”

“以后有什么情况,可以多通通气,对大家有好处的。”

他们一直说到一点多钟,才疲乏滑下身子睡了。

刘晓光没想到娇妻聂小芹在没有预先告知的情况下,这天突然来到他的新单位探访。

这是他上任后第三个星期的星期四下午,他跟往常一样,正在办公室里跟侯晓颖一起设计编写红阳公司弱电系统的方案。

虽然陆总没有安排他参与,想再次把他排除在外,他却自作主张,跟侯晓颖一起编写这个方案,一人一半。他是科长,他有这个权利。

那天早晨,他们从省城那个宾馆告辞出来,车子开在路上的时候,刘晓光就在车子里跟侯晓颖说:“昨天晚上,多亏了尤副总的巧妙斡旋,才保护了你,也没有得罪那个茅董,总算应付了过来。”

尤副总插话说:“我们每人给他们请了一名小姐陪夜,一人一千元。早晨,我和陆总去敲门,跟他们打招呼时,他们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两个小姐都还光着身子,睡在他们的床上。今天,他们不知要睡到什么时候才起床呢。”

“这种人,太差劲了。”侯晓颖气愤地说,“以后,我还睬他?哼。他就是再有钱,我看都不看他一眼。”

刘晓光有尤副总撑腰,心地踏实,胆子大增,果断地安排说:“这样,侯晓颖,这个方案,我跟你一起搞,你做上半部分,我做下半部分,以后来省城送草稿,我跟你一起来。你呢?要注意那个茅董,他很有可能会一步步诱惑你。我和尤总都是过来人,社会经验比你要多一点。昨晚,尤总就担心地跟我说了这件事情。”

他想到自己娇妻的情事,心虚得不敢多说,只能这样点到为止。

尤副总却进一步说:“这种人,仗着有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们一旦相中一个人,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得手了才罢休,你要作好这个心里准备。”

侯晓颖感激地说:“谢谢尤总的关心,我会注意的。”

这样一回到单位,刘晓光就跟侯晓颖开始讨论这个方案的大纲,强调一定要尽最大努力,编出一个最好的方案,力争拿下这个项目。

他们在讨论的时候,坐在自己位置上的单若娴不住地偷乜他们。在刘晓光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她憋不住插嘴说:“对,一方面,我们要在方案上多下些功夫,化些精力,另一方面,公关也很重要。有些时候,公关甚至比什么都重要。这次去的情况,你们也都看到了。反正这方面,我也会想办法的。希望我们大家都要积极配合公司,做好这方面的工作。”

刘晓光静静地听着她说。觉得她说这番话,起码有三层意思,一是有跟他和好的意思,二是强调自己要参与这个项目的一切活动,三是有意说给侯晓颖听,想让她配合公司,做好公关工作。

前两条,刘晓光认可。但第三条,他不能同意,也不想再在部下面前示弱,就毫不含糊地说:“我承认,因为现在的风气不好,公关活动果然很重要,但我们不能为了承接业务,就不要做人的原则!不要道德和法律!”

这话,他是有意说给全科室的部下听的。一是公开表明自己的态度,二是对单若娴嚣张气焰的有力回击。

这是很危险的。因为他说这话,单若娴肯定会告诉陆总,所以他这样做,不只是对单若娴的反击,更是对陆总的公开挑战。但他不怕,因为他有正义和尤副总这两座靠山!

单若娴被他说得愣愣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显然为他这句正气凛然的话,更为他突然硬朗起来的态度而惊讶不已。

今天下午,侯晓颖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艰苦努力,完成了方案上半部分的草稿,叫他过去看一看。刘晓光没有让她发到自己的电脑里看,而是拿了椅子去坐到她旁边看。

因为要看电脑屏幕,所以两个人的头凑得比较近,大约只有两三公分的距离。

尽管侯晓颖目光闪闪的,总想跟他对视。可他一直回避着她,装作没看见。说心里话,她美丽的容貌,她性感的身材,刘晓光看着,心里也觉得舒服,开心,甚至还有些激动。

刘晓光却一直在心里劝说自己,不要存非份之想,在没有与聂小芹离婚前,决不能跟她发生任何暧昧的行为。所以侯晓颖今天穿着粉红的T恤,酥胸微裸,身上还飘着迷人的幽香。他却逼自己的目光只看电脑屏幕,不看其它地方。

可就在他跟侯晓颖坐在一起,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方案时,他的娇妻聂小芹突然不声不响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刘晓光先是感觉门口一亮,后来觉得办公室里的人都朝门口看去,还惊讶地发出一声声轻微的嘘声,这才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向门口,不觉一惊。

一个娇艳美丽的女孩出现在门口。高挑,丰满,气质优雅,亭亭玉立。这,这不是聂小芹吗?恍惚间,刘晓光以为自己的眼前出现了幻觉。可眨眼一看,确是自己的娇妻聂小芹!

刘晓光连忙站起来,向门口走去,讷讷地说:“你,你怎么,突然来了?”

“怎么?不欢迎啊?”聂小芹嫣然一笑,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紧紧盯着侯晓颖,上上下下地打量。

不知怎么搞的,侯晓颖像做了亏心事一样,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你来,也给我打一个电话啊。”刘晓光脸也涨得红红的,回头看了一眼都呆着的部下说,“我一点都不知道。”

“这样,才最自然嘛。”聂小芹大大方方地走进去,环视着整个办公室,气度不凡地说,“正好三男三女,啊,都是俊男靓女,充满朝气,不错!”

部下们这才反映过来,知道这个绝色美女原来就是自己科长的妻子,一个个都既惊讶,又艳羡。看着刘晓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还是单惹娴最灵活,她连忙站起来,把一张空椅子掇到刘晓光的办公桌边说:“孙秘书,快坐一会。早就听说你的美名了,真的好美,刘晓光的福气真不浅啊。”说着,再到饮水机上去放了半杯凉水,笑咪咪地端到她面前说:“喝水,路上辛苦了。”

“谢谢。”聂小芹接过水杯,看了她一眼,往那张空椅子走去。走到侯晓颖面前,她再次意味深长地停下来看她,然后仄头去看她电脑屏幕上的内容。弄得侯晓颖惶惶的,脸更加红了。

刘晓光赶紧说:“她叫侯晓颖,在编写省城那个弱电系统的方案,叫我看一看。”然后有些尴尬地转脸去看其它部下,一一介绍说,“她叫单若娴,是我们科的副科长,很能干。他叫林金刚,研究生,是我们科室的技术骨干。他,叫肖学新,这位叫施培培,都是电子专业的本科生。”

“科长夫人好漂亮啊,真是名不虚传。”施培培一吐舌头,轻声说,“我们早就想看了,今天总算看到了。”

部下们看着自己科长的娇妻,一个个都高兴地笑着。

聂小芹的脸更加红润艳丽,在刘晓光办公桌边的那张空椅子上坐下来说:“集团总部的几个领导,还有朱主任他们,到这里来调研,把我也捎带来了。他们都去了会议室,我先到这里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