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小芹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人,受害者。刘晓光跟妻子分开时间长了,就格外地想念她,就不住地为她开脱罪责,也就对侵害他娇妻的人特别仇恨,对类似的好色之徒充满了敌意。

“下面,我们去吃饭吧。”陆总笑完宣布说,“晚上,我们安排一下。”

晚上安排?安排什么?刘晓光敏感地想,起身随着人群走出会议室,真想去提醒一下侯晓颖和小周,今晚要特别注意这些色狼。

可这时,两个女孩子已经跟着尤副总走到前面去了。到了下面的院子里,甲方两辆宝马车,乙方一辆宝马一辆奥迪,四辆高级轿车在人们羡慕的目光中,威风凌凌地先后开了出去。不一会,就来到另一家高档饭店。

陆总进去要了一个大包房,然后呼拉拉一坐,就坐了满满了一大桌,比中午还多了三个人。开始点菜,茅董发话了:“晚上,吃就简单一点,好不好?陆总,中午许多菜都没怎么吃,不要浪费,不要浪费。”

这是什么话?吃就简单一点,那么,什么可以奢华一点呢?这种人,说话多么虚伪无耻啊!表面上听,是让乙方节俭一点,其实却是提醒乙方,要把钱化在另一个地方,也就是让乙方明白,今晚不能光吃饭,还应该安排其它节目。

其它什么节目呢?当然是玩了。要玩是正常的,关键是看他们要玩什么?如果只是唱唱歌,跳跳舞,那也属正常范围。而要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再加上三个字:到到位。那就不正常了。

到到位,就是搞女人。要是偷偷安排他们去娱乐场所找小姐,也没什么,眼下野鸡遍地,色流泛滥,这些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怕就怕这些无耻的色狼,以业务为诱饵,要挟或者强迫乙方给他们安排良家少女。

据说一些有权有钱的家伙,甚至还要求下属或者业务单位给他们寻找女孩,然后给开苞费。真不知社会上那些无耻的色狼,这些年糟蹋了我们多少的良家少女啊?!一些十七八岁,甚至十三四岁的花季少女,原本都充满阳光,前途灿烂,却被残酷地夺去了宝贵的贞操。这些花季少女遭殃后,有的身心受到伤害,自暴自弃,从此沉沦,有的暗中发展成这些有权有钱男人的情人,跟这些腐败分子一起蛀蚀我们的国家,有的无耐成为野鸡,颠沛游离,生活悲凉……所以今晚,一定要密切注意这些色狼的一举一动,决不能让他们动侯晓颖和小周的一根毫毛。

吃饭的时候还好,茅董和刘副总他们只是不住地给这边的三位美女敬酒,说些恭唯话。单若娴因为陆总下午在会上给她作了介绍,明确了她的职责,所以显得比中午还要活跃。她频频举杯,笑语声声,把宴会一次次推向高峰。

“吃,对我们来说,已经无所谓了,”茅董吃到中途说,“有时,还成了一种负担。”

“是,是。我也一样。”陆总附和说。

茅董言下之意是,玩,才是他最在乎的。陆总心知肚明,马上对他说:“那茅董,你看,今晚我们去哪里放松一下?”

茅董想了想说:“这么多人,还是去唱歌吧。这里,白金汉宫的歌舞厅最好。”

“好,就去那里。”陆总豪爽地说,“尤总,去结一下账。”

人们纷纷离席,走出饭店,坐进各自的车子。四辆高档车款款从饭店门前开出去,往白金汉宫歌舞厅驶去。

刘晓光跟侯晓颖还是坐在尤副总的车子里。在路上,刘晓光轻声对侯晓颖说:“今晚,你要注意一点。”

侯晓颖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我知道。那个茅董,让人有些害怕。”

“唉,现在,都是些什么人?”尤总叹息一声说,“说实话,我也有些看不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已经快十年了,我也一直劝自己要适应,开只眼,闭只眼。可有时,就是看不惯,实在忍不住。要是我以前的性子,今天一些人的表现,哼,不是愤然离席,就是拍桌而起,他奶奶的,这些有钱人的德性!”

到了白金汉宫歌舞厅,陆总要了一个大包房,十多个人坐进去,开始都还自觉形成了两大阵营,男的坐一边,女的坐一边。但酒水一上来,歌曲唱起来,人们的豪兴和情致就慢慢上来了。先是不停地倒啤酒,围着双方的负责人,一杯杯地干。然后开始轮番点歌,嚎叫的嚎叫,鼓掌的鼓掌,喝彩的喝彩。

开始,会唱的人还有些忸怩,后来就争先后地唱起来。越唱越好,越唱越投入。甲方的人几乎个个会唱,兴致极高。这边虽然也都能歌善舞,但只是陆总和单若娴去唱了几曲。唱得也很好,赢得一片掌声。

尤副总在对方刘副总裁的邀请下,才站出来,唱了一曲《咱当兵的人》,歌声雄浑高亢,博得大家齐声喝彩。

刘晓光,侯晓颖和小周始终默默地坐在一角,只当观众和鼓掌手。但茅董在幽暗的灯光里,开始不时地往侯晓颖这边看。侯晓颖却视而不见,只顾看着站在屏幕前唱歌的人。

“这两位美女,也来唱一首。”茅董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大家鼓掌。”

“啪啪啪”一片欢迎的掌声。侯晓颖推小周先去,小周却拉过她一起去点歌台点歌。小周先唱,侯晓颖坐在点歌台处等侯。

这时,茅董隔着两个人坐在那里,头侧向侯晓颖,像欣赏画一样盯着她看。在整个包房里,侯晓颖确实最美最靓,吸引着众人的眼球。

茅董也太大胆露骨了。大概他平时习惯了,见到美女,骨头就发酥,就想接近她。也可能是他太有钱,平时想要的美女,几乎没有搞不定的,所以自我感觉特好。茅董也知道今晚他是主角,众星捧月。他有钱,就是月。那么旁边的人,即使你是再高傲的美女,也应当成为捧月的星云。因此,茅董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古代的皇帝会在乎别人对他圈养后宫三千佳丽的感受吗?

刘晓光在暗角里看着这个情景,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茅董开始行动了。他先给自己的杯里倒满啤酒,再放下架子,起身伸过手去在一只空杯里倒了半杯酒,对侯晓颖说:“来,美女,敬你一杯。”

侯晓颖连忙摇手,婉拒。茅董一只手端着自己的杯子,另一只手端起另一只杯子,塞给她说:“美女,这个面子,给不给?”

旁边几个甲方的人起哄:“美女,喝,茅董敬你,你就是喝醉,也要喝。”

侯晓颖这才弯下腰去端酒杯,见茅董的目光往她裸露的衣领里直伸,连忙用左手掖住。然后红着脸说:“好,谢谢茅董,我一小口,你干了。”

跟茅董碰了一下杯,她像征性地喝了一点。茅董一仰脖子喝干酒后,竟然一转身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侯晓颖连忙往旁边闪了闪,有些紧张地挺直身子,拼拢双腿,坐在那里不动。

暗中看着她们的刘晓光更加紧张了。他一眼不眨地盯着他们,看茅董如何进一步动作。

茅董动作潇洒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向侯晓颖转过身去,双手捧着,恭敬地送到她面前。侯晓颖有些诚惶诚恐地接过,摇摇头,大约是说她没有名片。其实,她包里是有名片的。

茅董马上从面前的茶几上拿出手机,问她要手机号码。侯晓颖犹豫了一下,下意识地朝刘晓光那边看了一下,好像在征求他的意见:要不要告诉他。但因为灯光太暗,看不太清。茅董又显出非常迫切的样子,她不能太剥他的面子,就报给了他。

茅董存好,不放心地打了一下,侯晓颖的手机响了,他才点点头,高兴地跟她说着什么话。歌声太噪,听不清,茅董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嘴巴凑到侯晓颖的耳边,去说悄悄话。

刘晓光心里更加难过。知道茅董要侯晓颖的手机号码,绝对居心不良。说不定,一场新的猎艳丑剧很快就要开演。可他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色狼把狼爪向自己的部下伸去,却没办法去阻止。

这时候,小周的歌唱完了,侯晓颖连忙跳出去,接过话筒放声唱起来。开始,她的歌声有些发颤,慢慢就投入了,声音也圆润动听起来。还没唱完,茅董就兴奋地举手鼓掌,大声喝彩:“好——”

侯晓颖唱第二曲的时候,单若娴朝陆总看了一眼,陆总轻轻点了点,她就站起来,走到茅董面前,恭敬地欠一欠优美的腰姿,声音甜美地说:“茅董,请你跳一曲。”

茅董马上出去搂住她跳了起来,跳得非常专业,舞姿也很优美。但他转来转去,眼睛却一直不离开侯晓颖的身子。应该说,单若娴也是一个很有气质的美女,只是年纪比侯晓颖大了些,茅董就不是最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