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小芹突然停住,猛地翻身,要把他掀下身去。刘晓光使劲抱住她的腰,不肯翻滚下去。

聂小芹生气地骂道:“你放屁!与我有什么关系啊?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这种想法,那好,我们就离婚吧,免得你疑神疑鬼的,下去工作都没心思了。”

聂小芹边说边用力推他的身子,刘晓光不肯,嘴上求饶似地说:“我只是问一下,没有关系,就好。反正,以前的事,我也不管了。我只是要跟你说,我下去以后,你要是在这里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就真的对你不客气了。”

聂小芹这才重新躺下身来,气喘吁吁地说:“这话,也同样适合你。以前的事,我也不管了。以后,你要是再这样没有根据地乱说,我也对你不客气……”

两人其实都很需要对方,说说,吵吵,又不可遏制地抱着对方活动起来。聂小芹在高峰到来之际,激动地说:“晓光,我是爱你的,你不要这样不放心我好不好?否则,我真要生你的气,真要去找别人的……”

“好吧,聂小芹,我以后不再说这种话了。那你,也要以实际行动,让我放心,好吗?”两个人互相争吵着,倾诉着,呼唤着,最后一起达到高峰。

过了三天,集团总部技术科的全体同事要聚餐欢送刘晓光。丁磊让刘晓光把聂小芹也带去,已经在家准备去新单位赴任的刘晓光打电话跟聂小芹一说,聂小芹立刻爽快地同意跟他一起去赴宴。

在宴会上,聂小芹表现得非常出色。她不仅娇艳照人,而且谈笑自如。她既娇羞,又大方,面对同事们或真诚或嘲讽的话语,她都能应付自如,对答如流。

聂小芹还当着众人的面,人来风一样地与刘晓光亲昵。她紧贴着刘晓光的身子坐在那里,不时地给他搛一筷菜,多情地飞他一眼,还有意说些关怀体贴他的话。甚至还大方地说些夫妻夫妻生活的荤话,弄得那些隐隐约约有些疑惑和察觉的同事们真假难辩,笑声不断。

有个别同事还色目迷蒙,不时地偷乜着她娇美的脸蛋和丰满性感的身材,荤话连连,垂涎欲滴。

刘晓光看着娇妻的出色表现,听着同事们或羡慕或怀疑或带色的笑语,真的感到有些骄傲。尽管他心里依然有些疑惑和不安,却还是强烈地预感到,他的这次被提拔,到下面的县里去工作,很可能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和走上仕途的新起点。

这天清晨,刘晓光起得很早,与还蜷被窝里的娇妻聂小芹吻别后,就打的直奔汽车站,乘上开往下面那个县城的头班车,正式去新单位赴任。

这个县在苏北属于中上等发达水平,最近几年发展比较快。刘晓光虽然去过两次,但对它还有一种新鲜和好奇的感觉。当然更多的,还是一种即将融入其中并与它一起奋斗的亲切感和与自豪感。从车站上出来,刘晓光徒步往位于这个县城繁华路段的公司走去。

这时,正是上班高峰期。各种机动车辆渐渐增多,行人也越来越稠密。许多摩托车助动车在街道上呜呜叫着,穿梭来往。街道宽畅整洁,到处都有新近崛起的楼房。街道两旁的商家都已开门迎客,整个县城充满了现代气息和蓬勃朝气。

刘晓光在街道上边走边看,心里油然升起一股要为它贡献聪明才智实现人生理想的雄心壮志。

华隆集团科技有限公司在科技大厦的第九层。整整一个层面,干净整洁,安静明亮。他从电梯里出来,一眼就看见公司的标牌醒目地占了半个墙面。办公室的格局和装饰布置虽然没有集团总部那么大的规模和豪华气派,却显得高雅时尚,新颖独特,简洁舒适。

刘晓光先去东头的总经理室报到。

“陆总,你好,我是卡晓光,向你报到来了。”刘晓光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地走进总经理室,声音响亮地说。

其实,刘晓光是认识陆总的,陆总应该也在集团总部看到过他。可他作为集团公司新提拔的一名中层干部来向他报到,还是显得有些激动,脸上泛出一层兴奋的亮光。

“哦,刘科长,来来,坐坐。”陆总热情地站起来迎接他,怎么早就过来了?

刘晓光在陆总大办公桌前面的工作椅上坐下来,一个年轻漂亮的秘书马上给他泡来一杯茶。他听陆总也叫他刘科长,心里感觉有些别扭,一时不知道该怎样跟这个以后的顶头上司说话。那种官场上的客套话,他还不会说。也太稚嫩,没资格说。

“刘科长,真是年轻有为啊。”陆总一本正经地端坐在办公桌上,脸色平静地看着他,柔中有刚地开始说起官说,“今天,就是你人生的新起点,这里呢?也是你仕途腾飞的起跑线。真的,刘科长,这里有你的用武之地,也是你施展才华和抱负的好地方。”

刘晓光不卑不亢地笑着:“陆总,我刚来乍到,什么都不知道,也年轻无知,希望你多多关照。”

“哪里的话?”陆总嘿嘿地笑了笑说,“你是总部派下来锻炼的年轻干部,前途无量啊。刘科长,以后,这里的许多事情,恐怕还要请你多多关照我呢。”

陆总五十岁左右,高额疏发,目光犀利,看上去是个精明能干的领导。但他一口一个刘科长,过分客气的态度,以及那几句含有话外音的说语,让刘晓光感觉不太舒服,也觉得他城富太深,可能不好相处。

“刘科长,在这里好好干吧。”陆总又说,“我不仅不会挡你的升迁之路,还会成为你平步青云的助推器。”

“陆总,嘿嘿,您太客气了。”刘晓光心里有些难受,却又不知如何说话为好。

没想到陆总忽然压低声,将头往他面前凑了凑,神秘而又亲热地说:“嗳,刘科长,你还没到这里来,许多消息就已经传到了这里。都说你来头不小,背景很硬,将来我的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你上面到底有什么人啊?能给我透露一下吗?”

刘晓光心里格地一沉,脸色不自然起来:“这都是谁说的?根本没有的事。有些话,是不能瞎说的。”

“刘科长对我也保密?”陆总的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脸上泛起可怕的暧昧神色。

“真没有,陆总。”刘晓光老实地说,“我爸爸妈妈家属中,没有一个县级以上的干部。”

“那就是你娇妻家中有了。”陆总不像第一次跟一个下属谈话,倒像一个无话不谈的死党,格外亲昵地说,“对了,都说你娇妻很漂亮,是集团总部数一数二的美女,一朵娇艳的司花。什么时候带过来,也让我们开开眼界,啊,哈哈哈。”

陆总说着,禁不住笑了。笑声不怎么响亮,却惊心动魄。

“陆总见笑了。”刘晓光脸色尴尬地抽搐了一下,心里有些发紧。怎么回事啊?我还没来上班,这些消息就已经传到这里了?他们到底都知道了什么?

刘晓光感觉面前的这个头很厉害,可能是一个笑面虎。从神情和表现看,他的政治野心不小,还有强烈的升迁欲望。他想当什么呢?集团公司副总裁?看得出,陆总对他这个年轻新部下的到来,心情有些复杂。既有防范和嫉妒之心,又有拉拢和利用的心理。所以一见面,就跟他讨近乎,探消息,简直有失总经理的身份。

陆总也许知道我被提拔的真正原因,所以才对我如此热情,甚至于近乎巴结。这种态度对我以后的工作是好还是不好呢?对陆总的表现,刘晓光除了感到意外和难受之外,也生出一种鄙视和担忧的心理。

陆总眼睛亮亮地看着他说:“总部有六七个大美女,不知哪个是你的娇妻?”

“嘿嘿,玩笑。”刘晓光只得用笑声掩饰心头的尴尬,“哪里?一般。”

陆总的脸色突然正经起来,话题一转说:“呃,那我们就言归正传吧。刘科长,你这么年轻,就来挑起我们科技公司的技术重担,还要领导好一个科室的工作,压力是不小的,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但我相信你的才华和能力,啊。

刘晓光愣愣地看着他,认真地听着。

“工作上,等会我领你过去。”陆总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神情威严地说,“跟下面五名科员见个面,顺便布置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任务。生活上嘛,我们已经为你在附近租了一个小套,会后你可以先去看一下。有什么需要我们安排的,尽管提出来。”

“谢谢陆总。”这时候,刘晓光才找到了正常上下级关系的感觉,但心里却被陆总这几句话弄得有些紧张。刘晓光希望能够碰到一个有升迁欲望但正直能干的领导,可是这个陆总让他有些吃不准,似乎比集团公司的姜董和尤总还要神秘,富有心计。可不管怎么样,你都要跟他搞好关系。否则,没你好果子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