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光也坐进后排。车子刚开出去,刘晓光就回头不认识似地盯着娇妻看。聂小芹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唬着他说:“你干么这么怪怪地看着我?”

刘晓光抬起左臂搂住她,将嘴巴凑到她耳边说:“聂小芹,你是我的妻子吧?”聂小芹身子一震:“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刘晓光在她脸上吻了一口,“我只是觉得你太漂亮了,有些不放心。”

聂小芹伸手捏住他汗津津的鼻子说:“都是你老婆了,还胡说八道。”

刘晓光将她的身子掰倒在自己怀里,左手伸进她的衣襟,感受着她的弹性和温暖,才觉得心里踏实了一些。

聂小芹还是我的。刘晓光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别人即使凭借他特有的东西诱惑她,侵占她,也只是偷偷摸摸的,担惊受怕的,或者是偶尔为之的。而我却可以这样公开地,随时随地地享有她。这就是我的权利!

我一定要追查出这个给我戴绿帽子的家伙,然后毫不手软地报复他!不报复他,我就不姓杨!而要达到这个目的,现在就不能惊动聂小芹。否则会增加我的难度,甚至还会引发意外不到的后果。

刘晓光一边享受着手的快感,一边胡思乱想着。聂小芹躺在他的怀里,眼睛亮亮地看着他:“你还要不要买泻药了?”

刘晓光俯下头去,在她红唇上吻了吻说:“不要买了,我已经好了。”

聂小芹娇滴滴地在他大腿上拧了一把:“你就像个孩子。”

“啊——”刘晓光叫了起来。司机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感叹说:“多么幸福的一对小夫妻,真让人羡慕!”

出租车很快开到西郊一个老式住宅小区里。聂小芹付了车钱,与刘晓光一起钻出来,勾着他的胳膊朝她妈妈家走去。走到这幢六层住宅的302室门前,聂小芹伸手按门铃。她妈来开门:“你们来啦,快进来。”

“妈。”聂小芹叫了一声走进去,眼睛扫视着屋子说,“聂小霖呢?”

“妈。”刘晓光响亮地叫了一声,将手中两个包装袋往客厅里的沙发上一放,看着厨房说,“要我帮忙吗?”

聂小芹妈朝那个小房间呶呶嘴,先回答女儿的问题:“她被我反锁在房间里,还在跟我呕气呢。快去看看她,在里面干什么?”

聂小芹拿过妈递给她的钥匙,走去开门:“聂小霖,你在干什么哪?”

聂小芹妈这才对女婿说:“晚饭,我都快烧好了,你就到沙发上去坐一会吧。”

刘晓光在沙发上坐下来说:“妈,这是聂小芹带给聂小霖的一套衣服,还有给你滋补身子的昂立一号。”

聂小芹妈说:“还给她买什么衣服啊?她已经要好得像个小妖精了。”

这边聂小芹一打开门,就失声惊叫起来:“啊?聂小霖,你在干什么哪?”

聂小芹妈和刘晓光赶紧奔过去看,只见屋子里满地狼籍,衣服袜子,还有被单枕巾,书刊报纸掷得到处都是。一条被单拧成了一股粗绳,一头系在一张梗在窗口的椅脚上,一头丢在窗外。聂小霖想沿着被单爬出窗外逃跑,可大约够不到下面踩的平台,没有逃成。

“你不要命啦?”聂小芹喊了一声,进去把乌脸噘嘴地坐在床沿上的妹妹拉到客厅里的沙发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闹成这个样子?”

聂小霖一脸漠然,咬住嘴唇不说话。

“这个孩子,真的已经疯了。”妈生气地说,“这么小,就这么不听话,唉——”

聂小芹坐在妹妹对面的沙发上,逼视着她问:“聂小霖,你年纪还小,怎么就……”

话没说完,聂小霖就抬起头,迎视着姐的目光,毫不留情地说:“我比你好,哼!”聂小芹的脸白了,嘟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刘晓光知道,聂小霖是说姐在初中里早恋,被妈关了几天的事。聂小芹妈生气地拍着膝盖说:“我作了什么孽啊?养了你们这样两个不争气的小妖精!年纪轻轻的,平时幼稚得连衣服都不知道怎么洗,就什么爱啊,情啊,都不知道害臊。”

“哼,比你懂。”聂小霖还嘴说,“你知道什么叫爱情吗?你为什么这么早就跟爸离了婚?”

“聂小霖,你怎么这么跟妈说话?”聂小芹气愤地制止妹妹说,“你真的越来越不像话了。妈从小养大我们娣妹俩,容易吗?”

这样一说,聂小芹妈就来了眼泪。她刚过五十岁,就头发花白,脸上皱纹纵横,显出一副老相。刘晓光看着,心里有些隐隐地疼。

聂小霖跟姐长得很像,也是脸蛋俏丽,身材高挑,十分性感迷人。她比聂小芹小了三岁,看上去却比聂小芹还要成熟性感。她个性鲜明,泼辣聪慧,敢想敢干,有时还有些怪异的言行。特别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谁被她盯着,谁就会被迷住。所以刘晓光不敢正眼看小姨子的眼睛,只是看着她丰满的胸脯,轻声问:“那个老师,几岁了?”

聂小霖撩开好看的双眼皮说:“大概四十多岁。”

刘晓光又问:“那你呢?”

聂小霖说:“二十一岁。”

刘晓光带着嘲讽的口气说:“相差了整整二十多年哪。”

“年龄不是问题。”小姨子大胆地盯着姐夫说,“爱情是不管年龄的。”

聂小芹妈生气地瞪着泪眼说:“你看看,这个小妖精,一点都不知道羞耻。怪不得她师母把电话打到家里来。说她,唉,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了。说她用色相勾引她老公。”

聂小霖大声争辩说:“这不是勾引,这是正常的师生恋。我已经是大人了,有恋爱的权利。我们是真心相爱,他说他早已跟他妻子没有感情了,他要离婚,然后正式娶我……”

聂小霖还没说完,聂小芹妈就怒不可遏地扑上去,“啪”地一声,打了女儿一个耳光:“小妖精,不要脸的东西,我,我打死你!”

聂小霖掩住被打出五个手指印的左脸,痛得嘴都歪了,却依然态度强硬地说:“你打吧,打,是你的权利;可爱,也是我的权利,哼!”

聂小芹连忙上前拉开妈说:“妈,你越打她,她越是逆反。”

“这个小妖精,太缺乏教养了。”聂小芹妈气咻咻地说,“她师母说,她经常给老师发短信,有些短信还很肉麻。她说她看着都觉得脸红。什么唐老师,你今天怎么没来上课啊?我看不到你的身影,心里好难过。你听听,多不要脸!真是气死我了。”

聂小霖的俏脸涨得通红,白嫩的手也有些颤抖。聂小芹都替妹害羞得低下了头。刘晓光听着,心里也很生气。他没想到,如此漂亮聪明的一个女大学生,竟然这样畸恋。凭她的长相和条件,什么样优秀的大学生谈不到啊?怎么就偏偏爱上一个比她大了二十多年的有妇之夫呢?

可是不知为什么,聂小芹却呆呆地坐在那里,很少说话。是她自己也有病,心虚气短吧?这一对姐妹花怎么这样呢?她妈说得一点没错,真是两个小妖精!

聂小霖忽闪着眼睛,看看妈,又看看姐和姐夫,一脸认真地说:“你们还有什么话?都快说出来。明天,我要去上学。”

“不与他断了联系,你休想再去上学!”聂小芹妈说,“你还有脸去上学?要是你师母把这事报告学校,或者张扬出去,你还能在学校里呆下去?还能拿到毕业证书?”

“怎么不能呆下去?”聂小霖毫不示弱地反驳,“学校里师生恋,又不是我一个人,很正常的。只要他真的离婚,我们就可以公开地恋爱,结婚。”

“聂小霖,你说话注意点好不好?”聂小芹这时候才忍无可忍地对妹妹说,“你真的越说越不像话了。”

聂小霖不管不顾地说:“反正,我就是喜欢他。我从小没有父爱,所以我觉得他就像是父亲……”

聂小芹妈怒视着小女儿,嘴唇蠕动着,却气得说不出话来。刘晓光深深地叹息一声。他不能说小姨子什么,只能用这声叹息表明自己的态度。

“聂小霖,你听我说,爱情和婚姻是有区别的。”聂小芹口气温和地劝着妹说:“凭你的相貌和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未婚的大学生,甚至研究生,体面地恋爱结婚。真的,你为什么一定要找一个有妇之夫呢?”

“哦,像你们那样般配是吧?”聂小霖低着头说,“婚姻就一定要这样吗?”

刘晓光听着她们的对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尤其是聂小芹的那句话,什么叫爱情和婚姻是有区别的?真是不打自招啊!她的言外之意,不就是说婚姻要体面,爱情则可以违规吗?也就是说,她聂小霖可以找一个大学生或者研究生体面地结婚,暗地里则可以保持与老师的爱情。

这是什么话啊?完了,看来她真的有婚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