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光一个人坐在东北角那张长条桌上,边吃边不时地寻找着林主任的身影。过了一会,韩总裁与林主任走了进来。他们也像普通职员一样去排队打饭。平时,他们很少来食堂吃饭的,在外面应酬的多。

风度不凡、仪表堂堂的韩总裁在单位里威信较高,也很有权威,让人有些敬畏。他平时不拘言笑,沉稳敏锐,讲话特别富有鼓动性。他今年四七十八岁,却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十多年,是华隆集团的创始人之一,资格比从市里调来当董事长的姜春秋还要老。

韩总裁排到队上以后,不时地回头朝洪秘书那边看。天,他也太大胆了吧?连坐在旁边的聂小芹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只顾低头吃菜,不敢抬起来。

韩总裁真的跟洪秘书有一腿?刘晓光像发现什么秘密似地,有些兴奋,就继续偷偷关注他。韩总裁打完菜,端到洪秘书旁边那张桌上,毫不避讳地边吃边跟洪秘书说起话来。弄得一旁的聂小芹有些不知所措。你看,聂小芹红着脸,羞涩得都不敢看他们了。

而林主任打了饭菜,则端到另一张空着的桌上去吃。刘晓光真想端了菜盆走过去,与他搭讪。可他又犹豫着,不敢当着聂小芹的面这样做。他不时地抬头观察他们,也扫视着食堂里所有吃饭的人。

留心一观察,他竟然发现,这里有许多男女都在趁吃饭的机会,悄悄演绎着暧昧:有的眉来眼去,相视而笑;喏,那个西装革履的财会科长陈春林,不是在跟美女姜玲玲含笑对视吗?有的坐在一凳上,旁若无人地倾心交谈;有的甚至还打情骂俏,开着一些带荤的玩笑。“哈哈哈。”那边那张桌上的四个男女在放肆地说笑。那个半老徐娘还亲昵地在旁边那个叫刘国时的男人肩上擂了一拳。

简直都疯了!刘晓光心里有些难过。他虽然没有婚外恋的经验,但有关这方面的暧昧表情和言行举止,还是看得懂的。

我的天,这个单位看似平静,其实很不平静。刘晓光耳闻目睹的这些现像,也许还只是暧昧暗流中的一些皮毛,情海欲流里的冰山一角!那么,昨晚那个神秘电话,就只是其中一个危险的信号而已。

刘晓光吃完饭,林主任还没有吃完,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等。

终于,林主任吃完了,站起来往外走去。刘晓光跟上去。他想趁他走在路上的时候跟他搭讪。

林主任走出了食堂。可他正要追上去的时候,林主任却喊住了走在前面的甫小玲:“甫小玲,你跟邢科长说一下,让他下午把这次要进的设备清单报上来,我要送给韩总裁审批。”

“好的,林主任。”甫小玲声音甜脆地说,回头冲他妩媚地笑了一下。

设备科的甫小玲也是个才女,既有研究生学历,又是个让人百看不厌的美女。据说,单位里追求她的未婚小伙子和离异男人不下于一个班,而且都很优秀。她却对他们都不冷不热的,一个也看不上。真不知道她想嫁什么样的人?

“刘晓光,你的软件什么时候搞好啊?”甫小玲见他走在林主任的后面,主动跟他搭话说,“我们的设备进进来,可要派用场的。”

刘晓光说:“放心,你们的设备一进来,我马上就让它们活起来。”

林主任说:“有你这个电脑专家在,我们就放心了。”

刘晓光在大学里自学了电脑专业课程,成绩还可以,工作后派上了用场,没想到还成了单位里的骨干。

刘晓光的喉咙痒得好难受。他真想巧妙地问一问林主任昨晚的事。可问话几次冲到喉咙口,都没敢吐出来。

刘晓光闷闷不乐地走进办公室,坐到位置上,心里更加憋得难受。他还有些敏感地想,他们刚才的话正常吗?是不是与昨晚的事有关呢?

不行,今天一定得问一下林主任。否则,今晚又要睡不好觉了。于是,刘晓光更加频繁地往门外看,候林主任去上厕所。

一直候到下午三点二十七分,他才看见林主任从门口往西走去。他连忙追出去,不顾丁磊惊讶地看着他的目光,跟在林主任后面走进厕所。林主任小便,他也装作小便的样子,背对他站在另一个小便斗前,有些紧张地问:“林主任,我听聂小芹说,你昨晚差一点喝醉。”

这是一句他早已想好的既蒙他又套他的问话。

“昨晚我喝醉?没有啊。”林主任果真被他套住了。他愣了一下以后,又突然想起来似地说,“哦,本来是说好,我和韩总裁,还叫上聂小芹和洪秘书,一起陪武汉红方集团公司的施总吃饭的。后来施总打电话来说,他在下面一个合作单位考察,那个单位招待他们了,我们就各自回去了。”

“轰”的一声,刘晓光的头脑热胀起来,聂小芹在骗我?!他的气堵得很厉害,可还是极力镇静着自己,又讷讷地问:“那昨晚,施主任是不是住在我们公司的宾馆里?”

林主任奇怪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什么?”

刘晓光尴尬地笑笑说:“嘿,我随便问的。”

林主任说:“我让朱主任安排的,好像是住在江海宾馆的吧?具体的,我也没问。他们今天一早,就回去了。”

啊?昨晚江海宾馆里的那个男人,就是施总?那那个女孩是谁?这房间是朱文亮订的?刘晓光大感意外,赶紧走出厕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那里呆若木鸡。连丁磊跟他说话,他都没有听到。

“喂,刘晓光,你怎么啦?”丁磊说到第二声的时候,刘晓光才反映过来:“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那要紧吗?”丁磊说,“我帮你去叫聂小芹。”

“不要紧,不要去叫她。”刘晓光轻声说,“反正,马上就要下班了。”

下班时间到了,一些办公室里开始有了准备下班的声响。

刘晓光的头脑里还是有些乱。刚才林主任的话差点没把他击倒,这几句简短的话,说明了多么严重的问题!

聂小芹真的在骗我。而骗我,就说明她真的有问题。刘晓光呆呆地坐在位置上想,明明他们后来没有去陪施总吃饭,她却说是在陪他吃饭,还晚了两个多小时回来,而且关机,回家后又特别殷勤,爱爱前还去冲澡……这一切说明了什么?说明她昨晚真的出轨了。

我的聂小芹,你怎么能这样啊?!

这件情事,还与他的校友朱文亮有关。如果昨晚江海宾馆的房间真是他替施总开的,那么,这个神秘电话就与他有关。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要是发现聂小芹有婚外情,应该悄悄告诉我才对,为什么要打匿名电话呢?

真去捉奸,却又换成了施总与那个女孩在里边偷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晓光百思不得其解,真想去追问聂小芹为什么要这样骗他?逼问朱文亮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可是他不敢,也不能这样做。因为他太爱聂小芹了。所以当不明真相的林主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猛地一紧,又一阵刺痛。

不,我不能没有聂小芹!刘晓光在心里呼喊,我要保护她,把她从别人的怀里夺回来!所以,他不能公开地去责问他们。那样会使聂小芹难堪,甚至恼怒,以至感情破裂。他要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既保全与聂小芹的爱情,又清除这个侵犯他婚爱权、诱占他娇妻的敌人!

这个敌人是谁?肯定就在这幢办公楼内!也许朱文亮知道,否则,就不会有这个神秘电话!对,今天上午,他从门口经过时看我的那一眼就很暧昧。后来跟我和聂小芹说的话也意味深长。或者说,有些不正常。

刘晓光要尽快从朱文亮口中套出信息,然后采取行动,清除隐患!可是,怎么去套朱文亮的信息呢?他又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刘晓光的脑子里乱得一塌糊涂。

这时,聂小芹过来了。她亭亭玉立在他的办公室门口,微笑着说:“走啊,今天,我们打的去妈家吧。”

“对了,他身体有些不舒服,。”丁磊抬头对聂小芹说,“今天一天,他都不太正常,你带他去看一看吧。”

“没事。我只是,肚里有些泻。”刘晓光支撑着身子站起来,拿了电脑包,跟着聂小芹往电梯口走去。

“你到底要紧不要紧啊?”聂小芹在电梯口关切地问,“怎么不早点跟我说?等会在路上看到药店,买一瓶四环素,先吃两片。”

下面的院子里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子。这里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有车子。不是公家配的,就是自己买的。一到上下班时间,车子进进出出很是频繁。

他们没有买车,只得出去打的。走出单位大门,聂小芹站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她拉开后面的车门,先坐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