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啦?”司机奇怪地掉头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你开你的。”

这时候,刘晓光腰间的手机响了。他拔出来一看,是家里的电话,聂小芹回家了?

刘晓光接听,果真是聂小芹温柔的声音:“你在哪里呀?怎么没做饭啊?”

“我。”刘晓光不知道怎么回答好,“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刚才到江海宾馆,见一个朋友。你吃饭了吗?”

聂小芹似乎愣了一下才说:“已经吃了。下午,我正要下班的时候,林主任走过来,让我一起去陪武汉来的施总他们,去天天渔港吃饭。我不好推辞,就去了。”

陪客人吃饭?刘晓光脑子里迅速盘算着时间,陪客人吃饭,至少也得一二个小时吧?那怎么来得及去宾馆偷情呢?八点左右走的是他们吗?究竟是那个神秘男人的信息不准,还是聂小芹在说谎呢?

“那你怎么关机了?”刘晓光追问,“打了你好几次手机,都是关机。”

聂小芹似乎又愣了愣才说:“我手机放在包里,开始没有发觉。吃饭的时候,我想给你打个电话,跟你说一下。我拿出来一看,才发觉没电了。在饭桌上,我又不好借别人的手机给你打。”

“哦,是这样。”刘晓光听着娇妻的解释,心里舒服了一些,“好,我马上就回来。你帮我在微波炉里热一点饭菜,我饿死了,也想你了,嘿嘿,你先洗个澡吧。那些牛娃,等我回来再烧。”

刘晓光给了娇妻一个暗示,心情还是有些复杂地挂了电话。

刘晓光开门走进自己的家里,感觉突然变了。

他站在玄观处往里望去,只见娇妻聂小芹正关在厨房里忙着。她脱了外套,那件鲜红的羊毛衫把她上身丰美的线条勾勒得毕露无余,使她原本凹凸有致的身材显得更加迷人。她椭圆形的俏脸,今晚看上去也特别亮丽。高高盘在脑后的发髻,更使她显得年轻俏皮,也露出了她后颈和耳根处的白嫩与性感。平时,他除了喜欢吻她前面那几个动人之处外,也喜欢从背后吻她这两个地方。

娇妻的魔鬼身材和俏丽脸蛋,让他平时看着就感觉舒服和骄傲,甚至兴趣勃发。可也一直感到隐隐不安。虽然他已经申请了国家专利——领了结婚证书,已是聂小芹魔鬼身材和俏丽脸蛋的合法占有者。

可刘晓光却总是担心周围的好色之徒非法诱占他娇妻,侵犯他的婚爱权。现在社会上,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情况还是很严重,侵犯别人婚爱权的现像更是愈演愈烈。所以他真的无法安心,更是难以相信别人。有时,娇妻稍微晚回来一些,他就会深感不安,在家里做什么都没有心思。

家有娇妻,就等于在家里藏着一颗定时炸弹!他一直想着朱文亮的这句譏语名言。每当想起这句话,他的心就要发紧。

刘晓光一边想着一边朝厨房走去,隔窗看着娇妻忙碌的身影。脱排油烟机在嗡嗡地响着,热气被吸旋着袅袅上升。菜的香味钻出紧闭的门窗,直扑他的鼻孔。

奇怪,聂小芹今晚怎么变勤劳了呢?平时,她可是很会享受的呀。一回来,她把包往沙发上一丢,走过来看一看他烧的菜,奖励他一个吻,或者伸手在他背上拍一拍,媚笑着给他一句好话,就不是去忙自己的女人事,便是坐到沙发上去看电视,悠闲地等待他像单位厨师一样叫她去吃饭。

今晚,刘晓光在电话里对她说,牛娃由他回来烧。她却自己在烧了,也是清蒸,色香味俱全。原来她也会烧菜!刘晓光聂小芹还帮他热了两个菜,热气腾腾地顿在灶台上。

“回来啦。”正在刘晓光怔怔地看着她时,聂小芹回头看了他一眼,浅浅地媚笑了一下,“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吃饭?都几点了?你就不饿吗?”

聂小芹真的越看越美,让人百看不厌。可这也是家庭的一种不安定因素啊。今晚,她的神情似乎特别兴奋,脸色更是妖艳亮丽。她回头乜他的一瞬间,他觉得眼前阳光灿烂,把这套房子也照得熠熠生辉。

真的,刚才出去前,刘晓光觉得这套房子特别灰暗。所有的家具都蒙上了一层阴影,连那些高档的装饰也涂了一层妖魅的色彩。现在被娇妻的俏脸一照,重新亮堂和新鲜起来。可这亮堂中,这新鲜里,又好像还有一种邪魅的色彩,一股妖媚的气味。

她这是在做贼心虚地讨好我吗?刘晓光对娇妻今晚的异常表现和那个浅浅的媚笑有些敏感。刘晓光的目光更加尖锐起来,在她曲线逼人的身上扫来扫去,试图发现一些异常的迹像。可是,刘晓光看来看去,除了发现她比平时勤劳和神秘一些外,什么也看不出来。

经过今晚的折腾和刚才的观察,刘晓光有些冲动。他去卧室里将裤子袋里的弹簧刀藏好,然后走出来,推开厨房门走进去,轻轻从背后抱住娇妻,两手伸到她胸前,嘴凑上去吻她的后颈。

聂小芹身子一震,挺立在那里不动,也不吱声,任他去放肆。刘晓光今晚显得特别冲动,边吻她边喃喃地说:“聂小芹,我想先要你一次。”

聂小芹感受着他的冲动,在水笼头上洗了洗手,返身搂住他说:“今晚,你怎么啦?”

“没什么。”刘晓光盯着她的眼睛,想从她透明的眼睛里看出些秘密来。聂小芹却似乎很坦荡,没有心虚地闪烁或者让开。刘晓光吻了一下她鲜红的嘴唇说,“我只是觉得你今晚特别性感,漂亮,有些冲动。”

聂小芹温柔地与他接吻了一下,推开他说:“那你先去吃饭,我去冲个澡。”

刘晓光心里一紧:她为什么要冲澡?是想冲走身上的不洁吗?他本来想在爱爱前偷偷验看一下她的身子,看是否有哪个野男人侵略过的痕迹。

聂小芹这不动声色而又顺利成章的安排,刘晓光真的感到很意外,也更加不安。平时爱爱前,她没有冲澡的习惯啊,今晚这是怎么啦?可他又不好表示反对。

你用什么理由反对呢?而且刘晓光知道,要寻找和发现娇妻的婚外情,只有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暗中悄悄进行,才能获得真实的信息。就像那些神秘的探头,只有装在暗处,才能拍摄到真实情况一样。

“我帮你热了两个菜,快去吃吧。”聂小芹不等他作出反映,就有些急切地帮他把饭菜端到餐厅的小饭桌上,然后去卧室拿了内衣内裤走进卫生间。

一会儿,卫生间里传来畅快的水流声。刘晓光想像着聂小芹在热水淋漓下的迷人身姿,想着她身上的不洁被热水冲走的情景,心情有些复杂。

刘晓光狼吞虎咽地将一碗饭和两个菜扫荡进肚子,打着饱嗝,把碗筷收拾进水池,走进卧室去了。他先将卧室里的空调打开,调到适合爱爱的温度。然后脱了衣服,坐到那张香软的席梦思大床上,有些激动地等待娇妻含露带香地滑进他的怀抱。

刘晓光想好了,今晚他要做个有心人。在与聂小芹爱爱时,特别听一听她的声音,细致辨听一下她的声音与晚上那个女孩的声音有什么异同。当然,这对发现她的婚外情已经没有多少作用了,可他有这个冲动。因为他平生第一次听到另一对男女的爱爱声,也第一次听到娇妻之外另一个女孩的叫声。

一会儿,聂小芹像个出笼的白馒头,浑身冒着热气,裹着一条花色浴巾,走进卧室。她见刘晓光已经脱了衣服在等她,就关门,保上,然后解开浴巾,将自己丰腴洁白的身子呈现在他面前。

刘晓光目光发直,上上下下扫描着她,想把她身上所有生动的部位和每一个毛孔都摄入脑中,然后保存,用以日后的验证。这是他的专利物,他有权这样做。审视结束,摄制完成,他从床上下来,站起身将娇妻白晃晃的身子搂进怀里,用力抱了抱,才伏上去吻她。

非常奇怪,刚才刘晓光还很急切,这会儿却反而不急了。他慢慢地从她的脸上吻下去,像温柔的春风掠过她的高山,吹过她的平原,然后回旋在她的峡谷。他在她的峡谷地带细细地观察着,搜寻着。看有没有不速之客到这里游览过的迹像,看里面有没有被侵入过的痕迹。

“你在干什么哪?”聂小芹疑惑地昂起头来看他。

刘晓光这才扑上去,行使起丈夫的权利来。是的,这就是婚姻的权利和义务。此时的他们,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上面在行使丈夫的权利,下面则在尽着妻子的义务。在婚内,这是正常的必修课。而如果谁不办理离婚手续,偷偷更换实施这种权利和义务的对像,就不是侵权,便是背叛。

但生活是复杂的,当事人在行使这种权利和义务时,常常很难掌握适当的度,还会受到许多婚外因素的诱惑和侵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