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什么代价...”那小丫头好似也看到了三眼混混眼中的邪意,不禁退后了几步,可后面就是被烤的火热的墙壁,她已经退无可退。

  “代价嘛...”三眼轻浮的伸手挑起了小丫头的白腻的下巴色笑道:“你要是能陪陪哥几个,让我们爽一下,我就网开一面让她们多住几天!”

  “哈哈,老大,你真是为兄弟们着想啊,这小妞我都想好几天了,嫩的快出水了,真想现在就吃了她!”

  “是啊是啊,能玩玩这嫩雏儿,不得爽上天啊!”

  其他几名混混看到他们老大似乎也想对小丫头下手,一时间也是污言秽语不断,一个个恶狼般的眼睛盯着小丫头的胸腿流连忘返。

  那小丫头何时见过这种阵仗,脸都吓白了,感受着下巴上那粗糙的手指,突然涨红了俏脸,一把打掉三眼混混的手道:“滚!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妈的,给脸不要,还敢打我!”三眼混混恼羞成怒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把这小妞扛回咱们房间,我要让她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啊哈哈!”

  此时,几人的争吵已经引起了附近住户的驻足观看,但面对混混们光天化日下的暴行,却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作壁上观!人性淡漠如斯...

  几名混混阴恻恻的轻笑着,就向小丫头摸去。

  “滚!”

  一声蕴含丝丝元气的低吼在几名混混的耳畔炸响,那伸出的手也不禁收回紧紧捂住耳朵,好一阵嗡鸣声过后,那为首的三眼混混才转头看向那声滚字的来源。

  正是从车上走过来的李晨,他方才已经将事情听了个大概,知道了纵使是这种污秽不堪的地方,张芊芊也是住的不安宁。

  “你特么谁啊?想管闲事?”

  “给你们三秒钟时间,赶紧滚...”李晨站在几人身前,煞气毕露,他没有选择直接出手,因为·对付这种人,他嫌脏了自己的手。

  “cnm!还从来没人敢和我三眼这样说话,去死吧!”那三眼混混猛地挥起拳头朝李晨面门攻来。

  “嘭!”

  李晨轻描淡写的微微侧身,躲过了那三眼软绵无力的拳头,转身弓腿,膝盖猛地顶在三眼的腹部,将其瞬间轰飞了出去,三眼趴在地上不住颤抖着,眉头紧皱在一起,冷汗直下,捂着肚子跪在那里哀嚎不止。

  那几名混混剑老大被打,骂道:“艹,敢打老大,抄家伙上!”

  几名混混“琤!”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匕首,对着李晨就刺了过来。

  见混混们动了刀子,周围看热闹的住户全都色变,纷纷逃散开去,根本没人喝止,更没有想要报警,那墙边的小丫头此时也惊呆了,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众人,不知所措。

  “唰!”

  四名混混前后左右的将李晨包围,脸上狰狞之色大胜,匕首的寒光划过,誓要李晨血溅三尺的架势。

  “嘭嘭嘭嘭!”

  就在小丫头已经害怕的闭上双眼之声,几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四名手持匕首的混混被李晨沉身一记扫膛腿击中小腿,惨叫着的跪在了地上,手中的匕首也仍掉了,捂着腿肚子大呼小叫。

  “滚!”

  李晨眉眼含煞,一声怒喝再次炸响,吓得那几名混混颤抖着爬向三眼。

  “他么的,这是哪来的怪物,兄弟们我们先撤,一会再来找他算账!”那三眼眼睛一转,竟然不顾地上哀嚎的小弟,捂着肚子跑了出去。那几名小混混见老大都跑了,只好拖着断腿也爬了出去,速度飞快,好似后面有虎狼追似的。

  李晨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来到4号房门前。

  '酷匠网唯一4正^版(?,1K其他U都uH是盗版@

  “你,你是,是谁...”那小丫头捂着眼睛的小手裂开一道缝隙,看见李晨上前来,顿时吓的浑身颤抖,可还是鼓起勇气挡在门前,看着李晨问道。

  “张芊芊可是住在这里?”

  “你找芊芊姐干什么?难道你也是来追债的?我说你们这些人能不能有些同情心,芊芊姐她们都这样了,你们难道就非要落井下石,逼死她们娘俩不可么?”小丫头突然有些激动,脸色涨红的对李晨厚道。

  “追债?什么债?”

  ”咦..”那小丫头歪着头大量了下李晨,见其一身腰背挺直,站在那里不骄不傲,正气凛然的样子,还真不像是以往的那些坏人。

  “你,你真不是来追债的?那你是谁?”那小丫头脸色稍微缓和,有细看了下李晨棱角分明的脸,突然一脸的不可思议,指着李晨怔怔道:“你是不是叫李晨?!”

  李晨脸色微变,眉头一皱,问道:“你认识我?”他可以肯定,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他从来都没见过,更不要说认识,那么她能认出自己,只有一个解释。

  张芊芊...提到过他...

  芊芊,到现在你都没有忘了我嘛?

  李晨低垂在身侧的手骤然握紧,这一刻,他的心海,又震动了...

  “嗯,你进来吧...”那小丫头转身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李晨跟着他进了屋,这是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老房子,糊在屋顶、墙壁上的白纸早已发霉斑驳,窄小破陋的房间堆满了各色生活杂物,就这这窄小的空间里,一南一北摆放着两张残破的行军床,在屋子最里面的床上,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女人冲着李晨傻笑着,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或许她本身的年龄不大,但现在看起来却像是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一样。

  李晨环视了屋子遍布的蛛网,目光光落在南面靠窗的床上一个昏睡身影——破烂的衣裳、瘦削凹陷的双颊,夹乱粗糙的青丝,脸色枯槁带着死气,早不复曾经的风华纯真。因为正面对着外面的艳阳,让这个女子的整个人暴露在灼热的烘烤下,可是却没有出汗,嘴唇更是干裂着。

  “芊芊....”

  虽然病痛的折磨让张芊芊容颜大变,可李晨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那温柔如花的芊芊,就是那个曾经想一个跟屁虫一般粘着自己的学习委员,就是那个虽然无比痛苦,可睡梦中嘴唇仍旧紧紧咬着的芊芊...

  “这是芊芊姐执意要这样摆放的,她说吴姨怕晒,所以....”小丫头靠在门口,垂着小脑袋,低声喃喃道。

  “她...一直都在昏迷中吗?”

  “我刚来的时候不是,那会儿芊芊姐虽然虚弱,但还能下地行走照顾吴阿姨,可三天前她的病情恶化,变得异常嗜睡,清醒的时间很少很少...”

  “她为什么不去医院...”

  “医院?芊芊姐患的尿毒症,除了做换肾手术就只能做血液透析,她们哪有那么多钱...”

  李晨无比疼惜的抚摸着张芊芊的额头,心中针扎般的痛,他恨不得自己去为张芊芊承受病痛,让这个花一般的女子享受大好年华...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认识你么...”小丫头坐在床边,从张芊芊的枕头下拿出一个斑驳的相框,用手袖口擦了擦其上的水渍,递给李晨:“这是你吧...”

  李晨默默的结果相框,当看到那相框内的照片时,他的脑海里翁的一声震响,好似洪钟大吕,久久不息。

  相框里李晨大一时获得武术冠军时候的领奖照片...

  “我不知道芊芊姐的病情如何,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病已经越来越重了,原本还只是虚弱和呕吐,可后来...她的神经也不好了,经常就会忘记了一些事情。可她每次清醒过来,都会从枕头下拿出这张照片看,直到再次昏睡过去,她说..她不怕死..只怕...再也记不住你的样子...”

  小丫头自顾自的说着,可跪在床边的李晨却早已泣不成声,泪水止不住的流进嘴角,刚毅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李晨仰头狠狠呼吸了一口腐败的空气,深身后握住张芊芊枯瘦的手指。“对不起,芊芊,都是我不好...”他的声音倏然哽咽,语音破碎:“是我来晚了,芊芊,对不起...”

  床上的张芊芊静静的睡着,但是眼角却突然留下了一滴清澈的泪水。

  她,似乎,听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墨白说:

  呼,这一段小白写的时候就哭了一次,检查两遍又哭两遍,哎,或许是我太感性了。。。。不知道你们看着有没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