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青甩了甩手掌,看着狼狈不堪的我,我此时也和段青对视一下,便理解他的意思,他上,我去帮叶宇!

  既然这样,这场战斗我也就不参合了!王青土也是把目标从我的身上转移到了段青身上,知道杀我,必须先杀段青,本来杀我如果我逃走了,王青土也不会有太大的闲工夫管我,但是,王青土认为我是空间异能者加修炼者,已经不怎么想放过我这个苗子了,现在看着实力高强的段青,更不可能放走我们,因为,这太奇异了,一是段青太厉害,二是我被误认为空间异能者和修炼者同时修炼。

  看着与两名灵神期一重山战斗的叶宇,我擦了把冷汗,缓缓的走过去,叶宇是灵神期二重山,即使这样,对上两名灵神期一重山的修炼者,也是很难取胜的。

  刘宇手中拿着一把黑匕首,汗水挥打着两名修炼者。

  这时,我突然顿悟了一下,匕首!我诧异间觉得匕首这个武器或许很好?不过我相信很多人认为剑,刀比小小的匕首好多了。

  x酷…t匠网首M发T

  但是,我看着刘宇的匕首,就已经觉得,刘宇可能已经练了好久了,这种熟练度我看着,挥打的有力!

  冥神笑了一笑,对我说道:“看来,我们天化人的思想,果真是一样的呢!送给你了!“

  冥神刚说完,我的眼里出现一大张羊皮卷,我的大脑飞快的运转着,眼,头,脑动着,贪婪的吸食着这羊皮卷的文字。

  “匕首!短兵之王,近战之王,攻击速度最快的武器,出拳有多快,匕首的出击速度也就有多快,没有任何其他兵器可以和匕首相提并论。”

  光是这一句话,我已经把残缺不齐的文字凑成了一段话。

  “匕首分正握和反握根据握势的不同,拥有两套完全不同的战斗技巧。”再往下看去,繁杂的内容让我简直快要迷失了。

  简简单单的阅读,我发现了一点,”如果要选出兵器中招式最复杂的一件的话,那么匕首绝对是第一位的,没有任何一件兵器的诏式可以和它相媲美。“

  羊皮卷中残缺不齐的文字,模糊不清着“匕首攻击时可做利刃,防守时可以做护臂,两把匕首交叉起来,可以挡住绝大多数兵器的砍劈,伴随着身体的移动,出击的招式,匕首的攻击方式基本上是没有穷尽的。”

  这本书对我的作用太大了,不可估量的大,这本书为我打开了一扇大门,让我了解到了匕首使用的广阔空间,那如宇宙般浩瀚的世界里,有太多我需要学习和钻研的东西了。

  我的神识中,羊皮卷已经是放到背面。

  “一味的反握匕首,一味的靠挥击杀敌,匕首到了他们手里好象只能这么用,这简直是滑天下只大稽。”

  “刺杀,背刺,凿击,一击必杀,匕首的最大特点就是灵活,不拘一格!匕首是适合进攻,不适合防守的武器,就算能勉强架住敌人的攻击,但是防御绝对是匕首最弱的一环。”

  匕首虽是一件上好兵器,但也是有很多不足。

  羊皮卷隐隐约约惨露着几行字:用匕首者,必须有灵活的脚步,运用身体和脚步去迷惑敌人,躲避敌人的攻击,在敌人最意想不到的位置,时间,角度,挥出神出鬼没的一击,一击致命!

  匕首,精!“匕首和刀,剑等长重武器不同,杀伤力要小的多,所以……匕首的攻击目标必须是要害,不能盲目的攻击,比如用刀的话,一刀砍下去,整条大腿都可以给你砍掉,可是匕首几乎是做不到的,如果攻击的是腿部,那么如果不直接刺穿对方的动脉的话,就要割断对方的筋络,让其一只腿同样的失去作用。”

  看着最后几行的小字,我不甘心看不清楚,努力好久,终于拼成一句话:对用匕首的人来说,准确才是第一位的,在准确的基础上,再追求速度,角度,线路,如果连最起码的准确都没有的话,那你大可以去做战士,去用长剑大刀,也就是说你根本不适合用匕首。

  “匕首之所以是近战的王者,正是因为其绝对的一击必杀性,只要击中目标,那就绝对是致命的,而刀和剑却不是以此为目标的,最起码很难做到。”

  “心潮澎湃的看完几行小字,我的眼前已经出现了一条笔直的大路。“不过,正当我清醒的时刻,突然发现羊皮卷上还有几行字,而且在最右上角!这个坑!

  “用剑讲究织剑网,利用潮水般的攻击让敌人手忙脚乱,然后在敌人最狼狈的时刻,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

  “用剑是一种王道,讲究的是心平气和,在平静中编织出死亡的陷阱,剿除出刀山剑林,让你如陷入陷阱的野兽般,无路可逃。”

  而匕首则是霸道,讲究的是坚忍,讲究的是耐心,不断的寻找,制造机会,在机会来临的时候,以闪电般的速度,挥出致命的一击。

  剑也好,刀也罢,都不可能是一招定胜负的,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实力相差太大,一般的情况,剑也好,刀也罢,不拼个几招,甚至几十招是不可能获得胜利或者失败的。

  而匕首不同,一招击出,不是胜就是败,胜败都在一刹那间决定出来了,很多人都追求完美的闪避,尤其是垃圾小rb,以为闪避就是匕首最关键的一个技能了。

  “欲我西城刃霸王,就来相见此夜州。”

  “何故靖炼其多才,杳杳遍地曲緈河。”

  “八百狂啸犹如天方剑雨来!我便悄悄,淡淡,无无,影影归落。但与一方丝情断,断可便为其所不喻他害人!相爱此泉树!淡淡,雨尘后便无他人——独此尘雨

  眼神一片蓝光,瞬既化为现实。揉了揉头,感觉精神无比!匕首!匕法!我仰望着天空,双手抱拳,说道:“独前辈!晚辈在此谢谢此羊皮卷!”说完我也不顾形象,跪地磕了三个响头。离去。

  看着还在打斗的叶宇三人,我就纳闷了,我感觉我领悟匕首已经数天了,看来现实并不是这样啊!

  虽说我已经领悟了独前辈的匕法,但是,终归还是领悟,没有实战经验,怎么会透透彻彻的明白!

  跑到3人中间,我给刘宇递了个眼神,叶宇很聪明,匕首扔了过来,我拿着匕首,这是我第二次接触匕首,现在看来,有点和老战友重见面的激情!

  拿着匕首,指着二人,说道:“现在,我来陪你们玩玩!”

  两人对视几秒,哼了一声,大步冲向我的面前,我拿着匕首,正握着,头上的小汗也掺出一小点,一个年轻人比另一个人跑的要快,最先冲到我的身前,我正手拿着匕首,手放到身子的左边,狠狠的向右一划,一道白缝闪在匕首内中,划向年轻人的脖子,我也是纵身跃起,看着身后的年轻人。

  同样的,我并没有用刺,我飞快的来到年轻人的侧身,对着他的右手血脉就是一刃。杀猪般的叫声传在森林中!

  一个脖子被击杀毙命,一个残,我把匕首丢给叶宇。这次并没有让我很满意,但是也很正常,因为这两个年轻人本来修炼就和我相差一截,现在又被我新的招式击杀,也没什么成就的说。但总归的还是很好的,因为我自身已经可以知道,我的匕法,已经精的不能再精了!就差常年的实战与练习了。

  和叶宇点了点头,靠在一颗树前,看着段青和王青土的战斗,我点了根烟,此时我已经浑身脏兮兮,狼狈的不能再狼狈,但是,刘宇的眼神中,我的气度和给人一种的样子都有点不一样了。就像是一个孤独的王者。

  叶宇看着抽烟的我,沉默了会,缓缓开口道:“宁梓尘,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看着一副认真的叶宇,我感觉很苦涩,因为,这是第一个人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我站了起来,把口中的烟吐到地上用脚踩住,吐了一口烟气,笑着看着刘宇,说道:“刘宇,我希望,我们能成为兄弟。”

  刘宇听完,一把抱住我,哈哈笑道:“其实我和你差不多,我其实才20岁。”

  “恩。”我回应了一声,头转向段青那一边。

  段青此时上衣有点棕色的泥土粘着,王青土趴在地上,地面不断涌出小块石块突向上方,打到段青的手臂上,段青大吼一声,王青土成功的激怒了段青。

  段青跑向王青土,王青土汗水直流,危险慢慢向他逼近,王青土大吼一声,算是壮胆,一个直拳打向段青的正面。

  段青并没有和王青土硬拼硬,段青身子一斜,上半身后仰,躲过这王青土的一拳。王青土见没打中,更慌了,右脚飞腿踢向段青的身体,段青抓住王青土的手臂,段青压着王青土的手臂,轻微一跃,旋转了一圈右脚踹向王青土的脸部。

  王青土大骂一声,把右手快速的收了回来,左手右手没有规则的胡乱推打着段青的脚,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小步,大骂一声草。

  段青并没有有所停留,靠着一身修为把自身身体压制倒,右拳发力,借助倒下的助力,右拳狠狠的砸向王青土的腹部。

  王青土本想翻身躲过,却不料被段青提前打到。

  “啊!”王青土吼道。段青的拳头刚劲有力,直打在王青土的腹部,王青土身体没了动力。双手死死的瘫在地面上。

  段青并没有起身,相反的,更加大了右拳的力气,拳头下压,不断得更加凹进王青土的身体,王青土已是半死不活,没有了知觉。

  段青抬起右手,王青土的腹部也已是形成了一个小窝,段青眼神闪过一丝冷意,右拳瞬间狠狠打在那处凹下去的腹部,一拳还不够,段青站立起来,拿着王青土的手法,硬生生的拽在了空中,此时王青土背部对着段青,段青眼神执着,右拳打在王青土的身体后侧。

  “一拳,两拳,三拳...七拳!”

  血迹飞溅在段青的脸上,显得极其恐怖,放下手中的王青土,段青潇洒的站在地上,手从裤袋中拿出几张纸,擦着脸上的血迹。

  叶宇此时呆呆的看着打斗残暴的段青,心里有许害怕,拿着手中的匕首,早已忘了给地上两个人补上几刀的事情,匕首从叶宇的手中脱落在地上,响声把叶宇自己吓了一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