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揉了揉眼睛,又倒在柔软的床上,然后猛的坐了起来。

  "这是哪?"我躺着一张病床上,在这医院里。

  我身上还是穿着军装,手打着一个吊瓶。

  一个护士走进来,看着我爬了起来,说道:"啊,你醒了,我这就去叫院长。"

  "院长?"我疑惑道。

  不久,周处山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年人走了进来,周处山看着我面色还好,说道:"年轻人,你可真是厉害啊!"

  我自然知道北宸陌轩用我的身体跟魔兽pk的激斗。点了点头。

  更n新…最@快*!上'w酷匠网‘

  穿着白大褂的老年人摸了摸我的手,又用心跳仪对我检查了一下,确认没事后对着周处山说道:"周主席,他现在非常健康。我先走了?"

  周处山点了点头,看着我,说道:"年轻人,你打的真是漂亮,我们华夏帝国的战斗已经传到其他国家了,这一切魔兽都是被你打死的,不留一个!"

  我看着周处山,盯着周处山,说道:"周主席,你想说什么。"

  周处山和我就这么对视了几秒,然后笑道:"聪明人啊,我呢就是想,你能不能加入我们华夏军队。"

  我笑了笑,喝了一口水。说道:"不能。"

  周处山眉头一皱,说道:"年轻人保卫祖国不好吗?你来了后,我们可以给你钱,不然,军衔?"

  "周主席,你太小看我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我平静的说道。

  周处山眉头一皱,眼神闪过一丝狠辣,用力按住我的肩膀,说道:"你,是不是要帮外国?"

  听到这话,我觉得周处山多虑了,笑道:"不,这一点你放心,我不会帮别的国家,但也不会加入华夏军队的。"说完,推开沉默的周处山,整理了一会衣装,离开医院。

  刘家,青王帮,一下子得罪两个势力,也是够呛的,不过不怕,我有段青。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可以在地球的时间是一个月,但是,我自身能感觉到,或许只能呆15天左右吧,我想,可能我是混血的缘故。

  我大跑的奔向宾馆,虽然以我的速度不过几分钟是可以到了,但是,也是没有什么名车速度快,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不介意学一学车技。毕竟我不可能这么快接触阳尘天域这个古代吧,长期在科技时代,没有车什么的用来跑路,也是不太好。

  枪,刀,要买的东西多,说白了,还是需要钱。

  到达宾馆,段青并没有在,只留下了一张纸条,说晚点回来,他能去什么地方?人生地不熟的,管他的。

  现在的我,应该做的,就是去探望一下我的老院长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是在撤水市的一所孤儿院。

  我现在所在的城市其实是叫烟云市,离撤水市做车应该要2小时,没车,没车怎么办?凉拌。

  为了防止被刘家和青王帮,我也已经是在一个巷子里套上了这第五个20岁的年轻男子人皮面具面具。

  可是,自以为做的很好的我,却没有发现一个棕衣男子在我的身后,而这一切,全被棕衣男子发现了。

  棕衣男子,固然是青王帮二王,王青土!

  其实我自己已经知道我被暗杀的可能性很大,不过依着人皮面具这个底牌,才没有急着让段青保护我,如今我浑然不知自己已被王青土盯上,就如同跟丢妈妈的小羊羔一样,背后有一双眼睛看着你。那便是狼了。

  我小心翼翼的走在小山坡上,周围时不时出现几个乡里人,我现在要去通往撤水市的一条路,只有那条路才可以去撤水市,所以说我可以在那里跟一些人打打交道,给个钱,让他们捎我一段路。

  王青土紧跟在身后,拨出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一个声音从电话里传出:"土弟,有什么事?"

  王青土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木哥,我已经查清楚了,这个重伤小风的人叫宁梓尘,没什么背景,依我看也就是一身奇力,也就那回事,不如我直接把他解决了?"

  "也行,最近很久没用活动胫骨了吧,你随便玩吧。"王青木说道。

  王青土恩了一声,便挂下电话,饶有兴趣的看着正在搭车的我。

  "这位小哥,我给你100,你可以把我一起带到撤水市吗?"我拦下一辆车大众车,对着一个25岁的年轻人说道。

  年轻人看了看我,打了个响指,说道:"得,钱也不用给,上车吧,送一段路而已。"

  看了看年轻人,感觉人品还不错,我便说道:"那真是谢谢了!"

  上了车,坐在副驾驶,跟年轻人闲聊了会,得知他叫叶宇,是撤水市的一个家族人,这次来烟云市是办一件事情罢了。现在正去叶家交差。

  叶宇觉得车里车里一片寂静,边把车上的音乐开了起来,一边笑着,左手把摸着方向盘,右手顺势递给了我一包烟。

  我本想推开说不会抽,但是还是接过了烟说了声谢谢。打开烟盒,里面有一个打火机,我拿着一根烟吸着,右手拿着打火机点了上去。

  叶宇看我这样,笑道:"唉,没抽过烟吧?也是,看你这样,也就18、9岁。"

  我恩了一声,大口吸了口烟,咳咳!

  我操,这感觉,把口中的烟直接哈吸了口,差点没把我呛死!

  看我这副模样,旁边的叶宇也是笑着我。

  "前面是一个路边树丛,我去里面方便一下。"叶宇停在一处树林外,说道。

  叶宇下了车,进入树林里边,身体在一处树的对面。我也跟了过去,也要上个厕所。

  "嗖!"一颗石子打过来,我被无意间的突袭打中了左臂,此时左臂也是凹了一处,淤青带着渐渐血迹,疼!

  叶宇也是注意到了,和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遥望着四周。

  一个棕衣男子从我的身后处走了出来,旁边跟着两名灵神期二重山的杂兵。

  叶宇和我摆好作战姿势,准备一齐上去拼了,我也是纳闷,谁会无缘无故打我和叶宇,难不成是叶宇的敌人?

  叶宇看着我,小声的说道:"你是什么修为?"

  "灵神期六重山。"

  刚刚说完,叶宇懵逼三秒,说道:"别开玩笑!这些人可能是我的敌人,一会我打不过了你就跑吧,反正我想,我的敌人不会放过我的,不想拖累你了。"

  棕衣男子邪笑着,此人正是王青土。

  王青土看着我和叶宇,邪笑一番,大声说道:"皇天不负有心人,没想到啊,叶家小子叶宇?还有一个,披着人皮的通缉犯?"

  听我这话,我的虚汗已经流出,早都知道王青风的靠山可能会找我,但是竟然没用想到我已经暴露了。

  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也认识叶宇。

  叶宇看着我,小碎步离开我半步,说道:"看来,你也有点来头?"

  "知道我叶家,还要杀我?你们是什么人?"叶宇望着王青土,大声道。

  王青土笑了一下,说道:"其实啊,我是根本不想搞你的,我们要搞的是这个青年人,但是勒,我们遇见了没保镖的你,或许可以可以把你劫持了,威胁敲诈一下你的老子呢?还有,我是青王帮二头,王青土。"

  "青王帮,操!来啊,打!"叶宇听完,不再废话,大叫着。

  "正合我意!"王青土叫道,身后两名小弟很有默契的冲向叶宇,王青土看着我,慢慢的走过来。

  我脱下人皮面具,收到戒指里,准备拼。

  "什么?你还是空间异能者?"王青土一脸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修炼者和异能者不可能一起啊!你到底怎么回事!

  额,感情这里的人不知道存储戒指(空间戒指),我说道:"没错,我是一个可以修炼的异能者。"不知道我什么,我装逼的说道。

  王青土看着我,一脸不可思议,修炼者跟异能者比,真不好说哪个厉害,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灵神期三重山的修炼者,对上自然异能者,例如王青土这种资源类的异能,那肯定是不优势的,如果对上普通一点的工具异能者,还有点优势。

  修炼者有修炼的等级分化,异能者自然也是会有异能者的分化。

  从底到高,一阶异能者,二阶异能者,三阶异能者,四阶异能者,五阶异能者,再下来是血瞳异能者,淤邢异能者,目前这王青土,正是一阶异能者_

  王青土懵逼看着我,但又恢复正常,说道:"既然这样,我可能对不起老天了,老天给了你天赋,却被我杀死,呵呵!"

  "你太狂了吧!"我叫道。

  狂,有狂的资本!王青土,比王青风,强!一个王青风我都要投机取巧勉强抵住,连杀死他的能力都没有!这回,我要怎么办呢!

  王青土抬了抬胳膊,扭了几下。”走起!”

  王青土大步到我的眼前,快!非常的快!“轰!”一个拳劈下来,我双手互助头部,形成一个叉字型,疼!无比的疼!硬是接下这一拳劈,我的胫骨也受到了点损伤!这!还怎么打!

  王青土不给我留喘气的机会,二话不说一个鞭腿过来,我纵身一跃,空中翻了个跟头,脚后跟顺势踏向地下的王青土,王青土右手猛地一拽,我的右脚被抓住了!

  王青土拽着我的脚,双手抓住,转动的身体,使劲转了3圈放开手,3圈,我已是晕的不能在晕了,被甩出去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能力,身体犹如一个垃圾,零零散散地撞向一颗大树,虽然这样,但是我的意识还是非常强大的,知道这一撞,我不会有反抗的资本!

  我在一刹那间,把握好短浅的时机,导致真面突向大树,一个倾斜,从树的侧身滑了过去,落在地上被这余力逼退几步。

  我大喘着粗气,汗水渗透我的衣服,这还是我第一次与人打的这么狼狈!虽说那时候的陈黄很厉害,但是多半还是靠王翰杰这个高手给我当前锋,才没有落到跟现在差不多的情况,我的修为,还是太嫩了!

  王青土看着我,沉默两秒,邪笑一番,道:“呵呵,你小子还有点身手,那我就不客...!”啊!

  话还没说完,王青土大吐一口鲜血,但是并没有停留,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他,有危险了,非常迅速的跃起,达到对面的一颗树上,口中的鲜血时不时不由自主的呕吐小些,观察刚才原来自己站的位置。

  重伤王青土,此人为,段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