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是檀鹤阳家族之人到达。

  “不过一群乌合之众。”那人举手之间,灭掉了一队人。

  什么修为?燕残阳完全感觉不出。

  “走吧,我家主人邀您一叙。”

  月楼,小镇最好的楼。

  “早听闻小友神勇无比,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请问您是?”

  “吾乃冥家长老之一,姓冥名威,今天下大乱,上界之门开启,可怜我冥家研究以占卜之术。所以想邀请小友来我族,以我族之力再加上小友之才,通往上界的名额,一定会有一席之地。”

  对于冥家长老的橄榄枝,燕残阳询问金刚王。

  “占卜之术,伴随很多诡异,极其难学。但是,很少有家族会惹他们,属于左右逢源,他们要想将弟子跟随其他人进入上界也很简单。来者不善,不过当前,四周全为他们的人。先同意,之后再找机会走。”金刚王分析,月楼四周全为冥家之人,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

  “好!”燕残阳暂时答应了。夜已深,他也很累。这一晚,他却在月楼之上久久不能睡去。

  果然,有人来了。窗户被捅破一个口,几根迷香放了进来。燕残阳口含一片生命之树的叶子,使自己不陷入昏迷中。有人推门而进,正是那冥威,还带着令一个人。

  “动作慢点,这可是族长要的人。”冥威说。

  “好!”

  搜魂术!下一刻他们竟然用出了搜魂术,搜魂术探其灵魂。

  “咦?”那人说。

  “怎么?”冥威问。

  “除了基础法,他竟然什么都不会!”

  “不可能!他身上至少有一种绝世宝术!”冥威不可置信的说。

  “可是我搜查不出来!”

  “我听说,有一种术,可以迷惑搜魂术。隐藏起来不想被人发现的秘密。”冥威说。

  “你是说,他会这种术?”那人问,燕残阳当然不会,不过金刚王已经在他精神识海下了两三道禁制。

  “唉,不知。你再试试,看有办法破解吗?”

  “没有,以我的能力搜到他根本不会宝术。只会基础法,但是他对基础法研究很深。”

  “一个基础法,研究深有何用!算了,送去族长哪里吧。”冥威说。

  我要变强,燕残阳心中说。有人为钱,有人为术,都盯上他了。

  第二天,燕残阳随冥威一起,被一条虚龙拉走。这龙只有虚影,没有实体,却可以拉动无比重的轿。

  跑!下面是一个很热闹的城镇,燕残阳直接冲出,向下面城镇冲去。没有一点前奏,就这么直接冲出。

  “少侠,这是要去何方?”轿子附近的人一时没反应过来。

  “跑了?追啊!快,通知长老。”

  燕残阳用起金纹烮豹步,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乱市之中。

  “小子!想跑?”冥威居高临下,“你们在这里,看我将他抓回。”

  追魂术!他给燕残阳身上加了印记,无论跑到哪里,都可以判断出方向,你以为跑到乱市就能跑掉?太天真了!这是一个普通的街市,人来人往,卖丝绸、冰糖葫芦。人多以为我就认不出你了吗?没想到我用了追魂术吧,冥威自语。他来到一个店铺,随后又从店铺后门进入。

  “喂喂,这里是仓库,你怎么来这里?”有人阻拦,不过他只是一凡人,怎么能挡住冥威?

  冥威绕过几个房屋来到街角堆放垃圾的地方。难道?他躲在垃圾之中?哈哈,这小子估计已经发现被追了,以为躲在垃圾中无人发现。小子,你等着!想着,冥威用手开始挖垃圾,一房多高的垃圾被他挖出了一个洞。他钻进去后突然发现,印记竟然在墙的那一面。

  咦?不对啊,刚才是在这里。怎么?难道我判断错误了?冥威想着,钻出了垃圾,跃上了房子,直接冲到那一面的房子。

  “哪里来的疯子?”有人大喊。此时冥威全身脏兮兮的,头发很乱确实很像疯子。

  嗯?冥威跃过墙竟然直接跌进了厕所中,这太奇葩了。

  “有疯子去掏粪坑了!”这着实震惊很多人。

  其实冥威一直在跟着那印记,到达这地方才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丫的!这小子,到的都是什么地方?冥威也有种要骂街的冲动。

  又去哪里了?冥威没看到人,只知道印记在墙的那一面。可恶!可恶!太可恶了!冥威跃到墙那一侧,跟着印记来到一处葬礼现场。

  “疯子有爬墙走了!”后面一阵惊呼。

  燕残阳到底在哪里?冥威不像追了,他一开始认为随着印记直接就可以追到。现在自己若疯子一般,而燕残阳的人影都没有发现。

  “给。”有好心人给冥威几个铜钱。

  “臭乞丐,这里是丧事,你去别的地方吧。”

  “哼!”冥威没理他,他感觉到了印记,在那棺材之中。怎么躲进去的?

  轰!一下,棺材被轰碎。现场如炸了窝一般,丧礼现场棺材被轰碎,多大仇。

  印记跑了?这次,冥威一路轰了过去,桌子椅子墙全被轰碎。

  “拦住他!”现场有修炼者,想要阻拦。不过,这些修炼者怎么可能可以拦住冥威呢?

  抓住了!轰碎两做墙,无数桌椅,终于抓住那印记。这是……一只老鼠!

  啊啊啊!冥威疯了一般,印记在一只老鼠上。

  第二天,城镇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个事。“你知道吗?一疯子从垃圾堆跳进粪池,然后突然发疯,去打破别人的棺材,又打破几个墙抓老鼠。”

  “你知道吗?有疯子挖垃圾吃,不够又跳到别人家吃粪。最后你知道他干嘛了吗?他去奸尸,连老鼠都不放过。”越传越夸张。

  “就是这个人。”有会画画的人将他所见画了出来。

  “好像是冥家的一个长老,叫什么什么……冥威?”有修炼者说。

  “冥家长老疯了?他们占卜总有些诡异相随。”

  冥威丢人丢大了,燕残阳却毫不知情。

  “哎,为什么这么半天,还只有这一群武者追我?冥威呢?他们难道连一个王者都没出动?太自信了吧。”燕残阳看着后面追他的一群高阶武者想。他毕竟是战者,金纹烮豹步用出,后面高阶武者虽然追不上他,他亦甩不掉他们。

  “他用了追魂术在你身上。”金刚王淡淡的说。

  “啊?现在呢?在哪里?”

  “现在啊,那印记在一只老鼠身上……”

  “也就是说,他追老鼠去了。哈哈……”

  2}更◎新oe最快xv上'¤酷"匠S{网M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