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迪实在想不通,陈虎阳何德何能值得卫竺这样的人如此重视。

  卫竺不傻,自然听得出程迪不屑的味道,但是毕竟他帮忙将陈虎阳带进来的,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惊才绝艳,天纵之资,我曾败于他手。”

  这话说出,纪雨萌和程迪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惊讶,别人不知道卫竺的实力,但是他们两个很清楚,卫竺决绝对是涵守城年轻一辈中最强的存在,陈虎阳能战胜他,足以赢得在场所有人的尊敬,只是他那身麻布衣显得有些大相庭径。

  “陈兄弟真是深藏不露啊,这次我是真的看走眼了。”程迪恭维道,卫竺都这么说了,至少说明陈虎阳的实力要在自己之上,程迪是个崇尚武力的人,陈虎阳在他眼中的地位,立刻升到了一个高不可攀的地步。

  “陈虎阳。”一道轻喝声打破了几人的交谈,是一道陈虎阳感到陌生的声音。

  一个西装男子走了过来,在这群人中,那个男子的年龄稍稍大了一些,大概在二十七八岁左右。

  “请问,我认识你吗?”陈虎阳看到冒出一个不认识的人,不解的问道。

  “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那青年微微一笑,摘下墨镜,那是一双很有深度的眸子,就跟鹰一样,好像要看透一切一样,让人感到心里发毛。

  这个人很不一般!

  这是鹰眼男子给陈虎阳的第一感觉。

  “能借一步说话吗?”青年看了看卫竺众人,神情漠然。

  卫竺有些担忧,但也没有阻止:“我在这里等你。”

  卫竺这话看似对陈虎阳说的,实则是对那个青年说的,意思很明白,别想对陈虎阳做什么,这里三双眼睛可是清晰的记得你的长相呢。

  那青年找了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重新戴上了墨镜,背对着陈虎阳说道:“想不到你也会在这里。”

  “能先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吗?”陈虎阳觉得跟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说话很别扭。

  “你这个臭小子,居然连我都不认识了,我可真的伤心了!”青年立刻变得像怨妇一样,在脸庞边缘摸了摸,撕下了一张和陈虎阳一样的人皮面具。

  “萧轻舞……不对,轻舞老师!”陈虎阳惊呼出声,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自己的班主任!

  尼玛操蛋了。

  萧轻舞径直走到陈虎阳面前,大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在我面前,你还装什么装?没想到你这臭小子还没死啊。”

  “你死了我都不会死,不让你也裸奔一回,我怎么会死掉?”陈虎阳没好气的说道,对这个开学第一天就让自己绕着教学楼裸奔的女人,陈虎阳真是又爱又恨。

  萧轻舞见陈虎阳心里怨气不浅,当下就没有打趣寒暄的意思了,神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有模有样道:“时间不多了,我马上就要走,我来是告诉你一些事情的。”

  “什么事?”陈虎阳也变得认真起来。

  沉吟了一下,萧轻舞才缓缓说道:“想必你也已经有所察觉了,那锁龙图并不在「斩龙会」的手里,而且我能告诉你的是,锁龙图已经出世了,已经落入了他人之手!”

  果然如此,陈虎阳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纪雨萌。

  “不是她们,获得锁龙图的人,远比他们强大,你要想得到锁龙图的话,就必须与那三大世家合作,他们的力量还算不错,加上我安插在涵守城的一点势力,机会还是有一些的!”萧轻舞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一样。

  锁龙图的下落,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看了看陈虎阳,萧轻舞的神情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深吸一口气,说道:“应该有人跟你提起过,你有几个阿姨,我这次来涵守城,为的……就是你大姨,锁龙图的事情,怕是帮不到你什么了。”

  珺爹说过,自己有三个阿姨,是母亲生前的死士,而今已然下落不明,没想到萧轻舞认识自己的大姨!

  萧轻舞这一出现,就给陈虎阳带来了两个重磅消息。

  大姨的下落在涵守城,不起不是说珺爹也很有可能在涵守城?

  虽然陈虎阳对萧轻舞口中的“大姨”知之甚少,甚至没有见过一次,但毕竟是母亲的亲信,陈虎阳心里多少也有些担忧。

  不过,陈虎阳也知道深浅,凭自己的实力,大姨的事情肯定是插不上手了,与其浪费心思,还不如将所有的精力放在锁龙图上,让萧轻舞和珺爹省省心。

  “那锁龙图莫非实在林家村?”陈虎阳猜测道,林家村的势力遍布整个涵守城,没有道理允许锁龙图被别人所得。

  萧轻舞时不时的看向纪雨萌,眼神变得有些飘渺,摇了摇头,道:“应该不在林家村,在涵守城,林家虽然是霸主,但是不能将外来势力全部排除在外,而且,涵守城外,还有一个连林涵守不敢动的庞然大物。”

  酷匠%网#首$☆发jf

  连林涵守都不敢动?

  涵守城还有这等怪物么?

  “好了,我只是路过此地而已,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先走了。”萧轻舞拍了拍陈虎阳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有空回去看看景珺,她在紫来城三千楼,当初你可真是和她擦肩而过了啊。”

  陈虎阳点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什么,并没有说什么。

  ……

  “各位,请静一下!”萧轻舞离开不久,陈虎阳走进大厅,就看到纪雨萌就登上了主席台,拿着麦克风说起来,“今天能有这么多朋友赏脸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雨萌真的很高兴。”

  翩翩佳人,袅袅余音从音响响起。

  “来到这里的都是朋友,不分高低贵贱,没有贫富之异,茫茫人海,能在这个宴会上相遇,那就是缘分。”纪雨萌的微笑很迷人,足以迷倒台下一大片牲口。

  “雨萌妹妹这话就不对了。”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一个相貌端庄的青年,脸上带着傲气,微笑道:“若真的不分贫贱高低,那人与畜生就再无差别了,雨萌妹妹你这话中意思是把畜生上升到人的高度,还是将我们贬低到畜生的层次?着实让人费解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提酒会老友说:

  打赏加更的十章昨天更新结束,老酒有些扛不住额,连续几天下大雨,老酒熬夜好像有点发烧,今天就三更了,不好意思,望各位大佬谅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