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陈虎阳的表现,程大少开始后悔将他带进来了,这丫的也特么丢人现眼了。

  周围的人有人轻笑,有人鄙视,都抱着看戏的心态看着陈虎阳和那个程大少。

  “程迪,这是哪里来的乡巴佬?你怎么带这么一个活宝进来啊!”对面走来了一个青年,年纪跟程大少差不多,左右各拥抱着一个妖娆女子,看样子也是一位款爷。

  陈虎阳不等程大少说话,先开口说道:“这程大少真是俺的贵人啊,他一句话,还有什么人敢不让俺进来?”

  “呵呵,对,程迪是你的贵人,你可要好好跟在你贵人身后啊。”那个有钱青年笑着说道。

  ;Q酷)匠/E网永o*久免*费f{看W小n说

  “丁成,你这话什么意思?”程大少的脸色有些难看,只是当众不好发作,这个丁成一直就是自己的死对头,这次一定会以陈虎阳为笑柄,好好奚落自己一番。

  “没什么意思,只是这小兄弟可爱的紧啊。”丁成依旧笑着说道,想伸手拍拍陈虎阳的肩膀,只是看到陈虎阳一身素衣,也就收回了手。

  “贵人,我饿了,咱们去吃东西吧?”陈虎阳转身对程迪说道。

  程迪早就不想呆在大厅看人脸色了,赶忙向餐厅方向走去。

  陈虎阳跟在自己身后,不明白程迪为什么带自己进来?

  既然看不起自己,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虽然自己的心里有些猜测,但毕竟不是程迪自己说的,陈虎阳也不好确定。

  陈虎阳一边想着心事,一边看着程迪的背影,这个人这么做,一定有什么理由,怕只怕他动机不纯,用心不良。

  “君王阁”真不愧是涵守城首屈一指的娱乐场所,这里应有尽有,装饰更是令人眼花缭乱,不仅大厅奢侈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就连餐厅也是豪华非常。

  空旷的地面上满是金光闪闪的地砖,至于是什么制材,陈虎阳也没有细看,只是呆呆的说一句:“我想这里的老板一定是个暴发户,特么就连地砖都是用金子做的。”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程大少终于爆发了,陈虎阳的言行举止真是跟乡巴佬进城没有两样,真特么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居然带这么一个土包子进来丢脸。

  整间餐厅此刻已经是人满为患,都是些青年才俊,男的光鲜亮丽,女的卖弄风骚,陈虎阳一身素衣出现在这种场面,不显眼都不可能。

  陈虎阳被程迪这么一吼,倒也“乖”了许多,他也不想那么惹眼,耸了耸肩膀,眼神开始在人群中飘来飘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程迪见陈虎阳不这么聒噪了,开口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带你进来吗?”

  “是卫竺安排的?”陈虎阳毫不犹豫的问道。

  程迪眉目一挑,显然是被陈虎阳猜中了,说道:“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嘛,只是我奇怪的是,你怎么会和卫大哥认识的?像你这种乡巴佬,眼高于顶的卫竺怎么会和你结交的?”

  程迪的话语包含着不屑,但是更多的是奇怪。

  “怎么?这小子在这里很有名?”陈虎阳笑着问道,气质顿时改变,吊儿郎当的样子就跟市井痞子一样。

  程迪再次惊讶,他能感觉到陈虎阳忽然改变的气质,目光显得有些迷惘:“在涵守城,除了林家,还有三大世家,卫家位列三家之首,其次是我程家,而第三则是纪家,你说卫竺在这个地方算什么?”

  卫家大少,陈虎阳有些明白为什么林涵守会把女儿嫁给卫竺了。

  程迪昂了昂头,目光看向了贵宾台上一个美丽女子,道:“今天的东道主,也是涵守城的第一美女,纪家千金纪雨萌今天在这里举办生日宴会。”

  涵守城第一美女?

  陈虎阳见过林采薇的容颜,难道这纪家千金币林采薇还要漂亮?

  要知道,陈虎阳一般对美女是没什么免疫力的。

  顺着程迪的目光看去,贵宾台上的那女子小家碧玉,身高并不是很高挑,但是身材很好,最起码也是跟裴晴思一个级别,由于是背对着陈虎阳,她那长绝世容颜根本看不到。

  “这里不是灭狮宴八强集结的宴会么?怎么成了纪家千金的生日宴会了?”陈虎阳呢喃一声,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程迪。

  “正因为参加灭狮宴的各位年轻翘楚汇集于此,雨萌的生日宴会就必须在这个时候举办,”程迪冷冷一笑,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显然不打算详细说明。

  陈虎阳微微皱眉,感觉这个灭狮宴只是一个幌子,在灭狮宴的背后,有一盘更大的棋局。

  “程大少,真是有劳你了。”这时候,程迪身后响起了一道令陈虎阳倍感熟悉的声音。

  卫竺笑脸迎人,一步一缓的走了过来,对程迪道:“麻烦你将我兄弟带进来,日后卫某一定登门感谢。”

  “卫大哥哪里的话,三大世家同气连枝,你说这话让我情何以堪啊,既然人我已经带到了,那我就去找雨萌了。”程迪的目光始终锁定在纪家千金的身上,见到卫竺来了,立刻将陈虎阳这个大号土包子撒手甩了。

  卫竺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看着陈虎阳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安排你进来的?”

  “你是林涵守的女婿,为什么要帮我?”陈虎阳不答反问,语气平淡,虽然他相信卫竺的为人,但是卫竺毕竟是林涵守的女婿,他的动机,陈虎阳不得不怀疑。

  卫竺眼中闪过一丝恨意,道:“你还不知道三大世家吧?三家的共同敌人就是林涵守那老贼。”

  陈虎阳这倒没有想到,整个涵守城是林涵守的,三大世家寄人篱下,居然还把林涵守当作敌人。

  卫竺显然是看出了陈虎阳的不解,继续压低声音说道:“仅凭林涵守这个老东西,何德何能当这涵守城的城主?想当初要不是我们三家拼死抵抗,哪里轮得上他坐在高位?”

  言下之意,这三大世家和林涵守渊源极深啊。

  牵扯到几个家族的辛密,陈虎阳也不好多问,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目光看向了贵宾台上的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