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现在陈虎阳其貌不扬,但是妄禅一点也不敢怠慢,从他粗重的喘息声中,妄禅能够感觉到现在这个“陈虎阳”挥手间的力道。

  他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力量。

  “吼!”

  象征着蛮兽的气息在一声嘹亮的兽吼声中扩散而出,惊得洞外的生灵全部匍匐在地。

  妄禅冷笑一声:“怎么,连人类最基本的语言都不会说了吗?孽畜,今日,我就收了你!”

  陈虎阳对妄禅的话似乎根本就不以为然,人性化的嗤笑一声,好像听到了全世界最大的笑话一般。

  妄禅的身体再次纷乱的散开。

  大手一挥,连上犄角,身高高达5米的陈虎阳将钟乳洞摧毁的几乎崩塌。

  “孽畜,与老夫到外面一战!”妄禅一掌拍在了陈虎阳的后背,大喝道,这个钟乳洞,绝对不能被摧毁!

  说完,妄禅的身体像羽毛一般轻轻一纵,虚空踏着石块,一步一步向钟乳洞外飞去,像极了飘渺的神仙。

  陈虎阳的动作却没有这么优雅,但是却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一纵一跃间,仿佛山河崩塌,在落地的一刹那,隐隐还能感觉到大地轻轻一晃。

  一轻一重,一老一少,在这神秘的空间中,将上演一番空前大战。

  妄禅左手放在背后,举头仰望天空,右手五指轻捏,感叹道:“莫不是天要灭我?容不得我出关?”

  妄禅深刻了解这个怪模怪样的陈虎阳拥有多么可怕的力量,妄禅是真的没有把握将现在状态下的陈虎阳制伏。

  酷{d匠.网*!唯{{一正版w,其\9他0☆都☆~是|盗●5版“l

  “天意弄人,造化弄人啊!”妄禅满脸悲怆,其实这一战完全可以避免的,要不是自己倚老卖老,使得陈虎阳心智大乱,也不可能引出这么一头畜生。

  如果说妄禅的动作轻盈柔软的话,那么陈虎阳的攻击就是气势磅礴。

  妄禅的防御很像太极,借力打力,借力御力。

  而陈虎阳的攻击就是唯快不破,无坚不摧!

  别看两人体形相差很大,妄禅却大有紫气东来,摧枯拉朽之势,体形磅礴的陈虎阳倒占不得半点便宜。

  “哈哈,原来你中看不中用。”妄禅面色一凝,却旋即转变大笑着激怒道。

  陈虎阳现在不能说人话,但是不代表听不懂人话,妄禅的嘲讽之意如此露骨,不管是谁,只要有点脾气的,听到也会被彻底激怒吧?

  妄禅寓意何为,只有他自己知道。

  陈虎阳体内的神秘存在的确是彻底激怒了,“它”要让眼前的这个人类知道,嘲笑一头蛮兽的尊严,后果绝对不是一个人类能够承担的。

  一人一兽,空前之战,在这么一片不为人知的空间,渐渐拉开帷幕……

  “孽畜,拿命来!”妄禅暴怒一声,俯身向前。

  “吼!”陈虎阳也狂吼着向前冲去。

  惊天地、泣鬼神!

  陈虎阳周身带着暗紫色的气息,而妄禅也是身绕紫色,只是淡紫色将陈虎阳的暗紫色衬托的更加诡异。

  怒火烧天,晴空霹雳。

  隐约间,妄禅仿佛感觉,这自成一片的空间处于崩塌的边缘。

  陈虎阳的手掌已经完全变成了兽爪,指甲尖锐而修长,好像能够刺穿所有东西一样。

  近乎兽化的陈虎阳,那冰冷的眼神,那嗜血的嘴角,给人一种人形蛮兽的感觉。

  轰隆隆,气势磅礴的威压将空间挤压的有点变形,天边响起了雷鸣般的轰鸣声。

  两人的交战持续了很久,因为与外界绝缘,具体战了多久,两人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连伸一伸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

  ……

  雨,淅沥沥的下着,两人躺在地上,谁也不说话。

  血,涓涓的流淌着,从口中,从胸口,两人都身受重伤,也许就是这份虚弱,陈虎阳的自主意识回归,当他反应过来时,全身的疼痛让他呼吸一窒。

  怎么回事?

  陈虎阳心里开始犯迷糊,虽然脑子昏昏沉沉的,但是陈虎阳可以肯定,刚刚战斗的,并不是自己本人,好像自己的身体被什么控制住了。

  陈虎阳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若真的自己的体内存在着什么东西的话,陈虎阳必须要将它拔除。

  “咳咳。”陈虎阳剧烈的咳嗽起来,带着丝丝血液咳出来。

  妄禅瞥了一眼陈虎阳,问道:“现在的你,是本尊吗?”

  陈虎阳沉默,他知道,妄禅也感受到了刚才与之战斗的并非本人。

  “其实我们这一战,完全可以避免的。”见陈虎阳不说话,妄禅叹息一声,自己本想是在全盛时态破碎这片虚空,找林天海好好一战,以报昔日恩仇。

  可谁知面临出关之日,好死不死的将陈虎阳这个小煞星招来了。

  “打都打了,世上没有后悔药买。”陈虎阳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多少也有些后悔,之前是自己太过冲动了,如果妄禅想要杀自己的话,及早出手,自己哪里还有还手的机会?

  “昆仑……是什么地方?”陈虎阳的眼神变得虚无缥缈起来,他早就听说过昆仑蓬莱这些被人广为流传的仙域。

  “自昆仑,蓬莱,天山,称为仙境,三者传承华夏,势均力敌,并驾齐驱,执掌华夏真武三条脉络。”

  陈虎阳突然沉默,似乎是在回味妄禅的话。

  “陈虎阳,你今年几岁了?”妄禅忽然问道。

  “应该快二十岁了吧!如果灵州界的时间跟华夏社会没有差别的话。”陈虎阳摇了摇头,居然连自己的年龄都记不清了。

  妄禅勉强的抬右手,五指轻轻掐捏着,脸上忽然荡起释然的笑容:“原来如此,他被困于昆仑也有二十年了啊。”

  “怎么了?”

  “陈虎阳,你老实告诉我,你的体内,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妄禅严肃的看着陈虎阳,只是现在两人都是躺在地上,妄禅的表情看上起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或许……有啊!”陈虎阳不确定的说道,自己的体内有个将帅界,界中有镇世黑棺黑玄,有斑点猪,有温婧萱,有白清歌,但是唯独刚才那只蛮兽,陈虎阳并无印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