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欢温纯如酒的女人,也喜欢小家碧玉的女人,但是,这一切不代表陈虎阳是一个好色滥交的人。

  他喜欢坐拥天下的快感,也喜欢一掷千金的豪爽,但是,这也不代表陈虎阳是一个目光短浅的守财奴。

  相反,他心境如明,如果可以,他会跳出世俗纷争,淡笑着看世人生老病死,这一种心境,即使是看破红尘的高僧都不一定能够拥有。

  都说温柔乡就是英雄冢,这一点,讲的一点都没错。

  “玩物丧志,你不必用这些幻境来迷惑我了。”陈虎阳的神情恢复到了神态自若的样子,即使那股威压依旧存在,但是,从刚才的幻境来看,那人似乎并不想把自己怎么样。

  “你的心智很强大,远比那个什么林家女婿强多了。”虚幻的声音传来,这一次,陈虎阳听出了一种苍老的味道。

  陈虎阳知道那人说的是卫竺,现在想想,卫竺应该也是经历了某种幻境才被吓晕的吧?

  “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感觉……我们的缘分不会这么简单!”那声音虚无飘渺,饱经风霜,却蕴藏这不为人知的诡异。

  “你为什么要跟林家村为敌?”陈虎阳直接跳开了哪个人的话题,直截了当的问道。

  听到“林家村”这个词汇,那人沉默了一下,冷哼一声,接着用冰冷的声音说道:“林涵守,你们都知道他是一个大人物,但是你们可知他背后的手段是多么的阴险毒辣吗?”

  “一村三百六十七口人,在一夜之间,都没了,都没了,这便是林家村!”那人声音状若癫狂,语气中蕴含着深深的恨意,恨不得把林涵守碎尸万段。

  “林天海,你个老不死的,有种出来跟老朽一较高下。”那声音疯狂的喊叫着,无形的威压散发而出。

  好强大的威压,陈虎阳感觉这个人想要击杀林涵守的话,绝对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林天海!这个人又是谁?

  陈虎阳心中打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自己记得不错的话,林涵守应该就是林家村的最高话事人了,那么,这个林天海又是何方神圣?

  隐约间,陈虎阳能够猜测出那个林天海也是一个力撼九州的人物!

  弱水!

  陈虎阳心中猛然震惊,因为他看见眼前这条无声无息的小溪,静如死水,没有一点漂浮物,甚至像是通往地狱幽冥的鬼门一般。

  让陈虎阳联想到了神话传说中的一种水,毫无浮力,无论什么东西在这弱水之上,绝对没有飘起了的可能。

  “不错,这就是弱水,当初,我进来的时候,险些就葬身于此。”神秘的声音渐渐变得真实起来,陈虎阳循声望去。

  那人年纪不算苍老,看上去完全就是青年模样,但是满头雪白的毛发像狮子一般蓬松散开,要是满头金发的话,跟《倚天屠龙记》中的谢逊很相似。

  那人看到陈虎阳眼中瞬间变得警惕起来,微微一笑,道:“陈问世是你什么人?”

  陈问世!

  陈虎阳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陈问世与自己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毕竟……赵耿牛曾给自己一杆黑色长枪,就被命名为“问世”。

  陈虎阳不回答这个苍老青年的话,只是神情变得谨慎起来,如果卫竺没有欺骗自己的话,眼前这个苍老青年,就是将林家村闹的鸡犬不留的强大人物。

  苍老青年看了看陈虎阳的神情,好像能够看透他的心思一般,淡笑着说道:“你不用紧张,我叫妄禅,昆仑山人,算来,我是极有可能成为你太祖师伯的人!”

  昆仑!

  陈虎阳跟昆仑山并没有什么身后渊源,但是潜移默化间,却接触了关于昆仑山的很多东西,H市第一次遇到的老道士,柳月城中参加灭狮宴的昆仑山老神仙,现在又出现一个自称“太祖师伯”的奇怪青年。

  这昆仑山的高姿态在陈虎阳看来很不舒服,何况,珺爹和天妃似乎都不喜欢昆仑山的人,或许是爱屋及乌,陈虎阳对昆仑山的人也抱有些许敌意。

  陈虎阳深吸一口气,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太祖师伯的妄禅,陈虎阳斗胆,欲以一战。

  看、正版…章,◇节zT上O酷j☆匠…A网M

  妄禅的神情虽然从容淡定,但是显然他也有心一战。

  如此一来,一场硬仗只怕是在所难免了。

  陈虎阳深知自己在这个苍老青年手下也许走不过一个回合,但是属于男人的尊严不容许他退缩,就算是为了自己也好,只要妄禅一动杀气,陈虎阳将会全力以赴,哪怕只是飞蛾扑火。

  一个人做好死的觉悟的时候,总是会给人一种强大的感觉。

  很明显,陈虎阳现在身上散发出的,就是这种感觉,妄禅也很清晰的感觉到了,脸上没有惊讶,没有错愕,有的,只是淡淡的笑意:陈问世,倒是没有想到你有这么一个出息的儿子,也不枉我当初的决定了。

  须臾间,动了,两个人都动了!

  一刹那之间,陈虎阳的身子弓起,像一张拉满了的长工,身体四周布满了漆黑的气息,不算魁梧的腰间似乎蕴含着爆发性的力量!

  腰弓。

  “这倒是有意思了,我倒想看看,你学到了耿牛几分本事?”妄禅看到陈虎阳摆出的姿势,一时间竟然忘记了防御,有些兴奋的问道。

  或许是妄禅误会了,赵耿牛在没有贴身兵刃的情况下,近身肉搏战的招式中最强一击便是腰弓,此刻见陈虎阳施展出来,自然而然的认为是赵耿牛亲传。

  可是,陈虎阳已经无法回答了,因为他的身体,已经飞冲而出,像是带着不无估量的力道,借助腰部发出了最沉重的一击。

  双脚纷乱挥舞,犹如凌空抽射一般,向妄禅的胸口踢去。

  不对!

  妄禅猛然大惊,这腰弓跟赵耿牛的腰弓不同!

  赵耿牛曾经的腰弓,是利用身体进攻对方,而陈虎阳的腰弓却只是利用双腿,这么一来,这一招的威力将大大减小。

  到底只有半桶水么?

  不等妄禅多做分析,陈虎阳的双腿已经踢在了他的胸口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提酒会老友说:

今天晚上老酒有事,就先三更了,欠下的还有两章加更明天补上,给大家带来不便之处,老酒表示很抱歉,望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