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竺盯着陈虎阳沉默了半天,然后又抬头看了看虚空,卫竺的嘴角泛起了一抹轻微的笑意:一个风雷暴君,一个将帅继承者,这灭狮宴,看来是要热闹起来了!

  几分钟后,将帅之气收敛入体,陈虎阳的脸色稍稍好转了一些,只是看上去依旧虚弱。

  “老大,你感觉怎么样?”七杀紧张的问道。

  陈虎阳悠悠睁开双眼,漆黑的眸子中,似乎更加内敛了一些,喃喃说道:“不碍事,这蛮兽还真不好对付,差点就嗝屁了。”

  “这是自然,你遇到的可是豸之王者,方圆百里之内,就属它最强了。”卫竺笑着说道。

  陈虎阳撇了撇嘴,对于他刚才只顾着看戏的行为很鄙视。

  “喂喂喂,你这条命算是我救下的,对救命恩人,你就这种姿态?”卫竺脸上的笑意很深,他知道陈虎阳并不是真的生气。

  叹了一口气,在七杀和贪狼两位小弟的搀扶下,陈虎阳扫视一周,问道:“晴思呢?”

  “你还是先关心关系自己吧。”卫竺没好气的说道,对于裴晴思刚刚展现出来的实力,应该不会比陈虎阳弱,虽然豸的实力可怕,但是毕竟是被陈虎阳重伤了,他也不担心裴晴思会出什么意外。

  几人正说着,天边一道身影出现,正是裴晴思。

  缓缓落地,裴晴思第一时间看到陈虎阳已经苏醒,见陈虎阳的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看上去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裴晴思长舒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也就放下了,伸手将四件东西放下。

  看着地上从豸身上夺下的四件至宝,闻着一阵阵焦糊味,卫竺再一次惊讶:“你……你把豸之王者屠戮了?”

  裴晴思点了点头:“其实也没什么,虎阳已经将它打的没有还手之力了,只有挨打的份!”

  虽然裴晴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卫竺却是知道的,豸最强的虽然是速度,但是防御力拍在其次,没有绝对的破坏力,根本就伤不了它分毫。

  不过想想,裴晴思刚才风雷双系的暴君模样,卫竺也就释然了。

  裴晴思注意到陈虎阳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俏脸一寒,带着一抹红晕,似乎是娇羞喝道:“你看着我干嘛?”

  “没想到晴思姐的实力这么强悍啊,我们都束手无策的畜生,居然被你杀了。”陈虎阳赞叹道,到底是桃婆婆的得意门生,果然名不虚传。

  被陈虎阳这么一说,裴晴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竟然腼腆了起来,着实把陈虎阳给吓坏了,这尼玛还是自己认识的裴晴思么?

  卫竺暗暗咋舌,对陈虎阳更加佩服了,裴晴思现在这副腼腆的模样,哪里还有刚才“风雷暴君”的样子?

  “先找地方休息一下吧。”陈虎阳开口说道,尽管自己的身体不适,但还是要上「斩龙会」山门的,趁着不多的时间,陈虎阳必须赶快恢复。

  ……

  一片空地上,五人并排坐着,陈虎阳看了看地上的四件至宝,转脸面向卫竺,问道:“为这东西我们可算是拼上了老命啊,你跟着我们就是为了这玩意儿吧,说说有啥用吧!”

  “用处可多了。”卫竺神秘一笑,反问道:“陈虎阳,想不想跟我学《大魔恨天》?”

  “不想!”陈虎阳想都没想就回答。

  “先别急着拒绝嘛,你不想练这功法,就是不想跟我一样变成半人半兽的模样吧?”卫竺笑着说道,指了指了地上的四个身体部位,“如果我告诉你,用这四样东西,可以压制《大魔恨天》的兽性,你还练不练?”

  “不练!”陈虎阳犹豫了半天,愣是吐出了两个卫竺最不想听到的两个字,“无事献殷勤,你这么求着我练,一定有古怪,我可不傻,何况,这四样东西,是晴思姐的,我没有使用权。”

  “我不需要,是帮你们取来的!”裴晴思清冷的的声音传来,俨然变成了以往的姿态。

  陈虎阳不由分说,将四样东西推到了裴晴思的面前,说道:“别傻了,我要的话,会用自己的实力取来,你的就是你的,乖乖收好。”

  裴晴思还想说什么,只是还没开口,就被陈虎阳瞪了一眼,只能乖乖的收了起来。

  卫竺眼巴巴的看着四件宝物被裴晴思收起来,心里喊冤啊:老子拿出自己最珍贵《大魔恨天》,到你嘴里为什么就变成了图谋不轨?

  “对了,晴思姐,刚才在路上,我听大伙都在说,你是的功法跟电视里的异能似的,还有属性差分?”陈虎阳淡笑着问道,对这奇特的功法感到很好奇。

  裴晴思点了点头,语气中带着一点不解道:“我一直在修炼紫雷炎,没想到刚才情急之下,连清风炎都领悟了,只不过在那种状态下,我感觉自己的性格都变了。”

  酷◎匠1网?(唯一正ip版,0Y其他J!都v是盗+版4G

  这一点卫竺和裴晴思都看得出来,一个是冰冷女神,一个是屠戮暴君,可谓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

  几人一阵交谈,彼此稍稍熟悉了之后,卫竺忽然看向陈虎阳,问道:“陈虎阳,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打算?还能怎么办?等「斩龙会」山门大开,有能力的话,在灭狮宴上搏一搏咯。”

  “灭狮宴啊……听上去很有意思,要不,带个我呗。”卫竺笑着说道。

  闻言,陈虎阳眉角瞥了瞥卫竺,笑骂道:“为什么我怎么看你都是不安好心的样子,感觉带着你会出事,我能拒绝么。”

  “卧槽,我在你心中都是什么形象啊,你看我长得像坏人么?”

  “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你没有敲门就闯进了我的房间,然后不由分说的跟我打了一架,打架就打架吧,你特么跟我拼命,要不是老子命大,指不准现在就在下面等你了。”

  “……”卫竺一阵无语。

  “然后刚才吧,你不帮忙就也算了,还特么老神在在的看戏,看你妹啊。”

  见陈虎阳的怨念貌似很深的样子,卫竺勾了勾嘴角,泛起一抹贱兮兮的笑容,更七杀贪狼有过之而无不及:“嘿嘿,我妹哪有你长得那么俊俏啊,你就带个我呗,不会扯你后腿的。”

  这一次,轮到陈虎阳无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提酒会老友说:

  为「新手别喷我啊」打赏加更: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