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卫竺好像看穿了陈虎阳的动作,双翼再次挥动,升高了一点,正好离陈虎阳的双脚相差一点点。

  '酷w匠:l网永}V久",免u费看小x说

  落地,陈虎阳已经有些气喘了,双臂用力,消耗的体力远比一般情况多得多,陈虎阳本就打算一招制敌,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一时间有些无计可施。

  “怎么?这就完了?”卫竺好像戏耍陈虎阳一般说道,“这只是我冰山一角的力量而已,你也看到了,我根本就没有出手,你却连我的衣角都碰不到。”

  陈虎阳知道卫竺虽然说得夸张,但也是不争的事实,自己的确攻击不到他,所以也没有反驳。

  “也罢,我总是在天上,有点胜之不武。”说着,卫竺的身体缓缓下降,在落地的一瞬间,背上的黑色翅膀“刷”的一下,被收入体内。

  此刻卫竺的样子跟陈虎阳并没有什么差别,两人都散发着黑色气息,平目对视。

  陈虎阳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保持平静,漆黑的光芒变得更加浓郁。

  卫竺眉目一跳,跟陈虎阳一样,纯黑色的气息也从体内散发出来。

  风起,在漆黑的夜幕中带着诡异的气息吹起。

  两人将体内最大限度的力量爆发出来,陈虎阳虽然知道自己实力不如卫竺,但是在气势上,绝对不能输,这是男人的尊严。

  “我能感觉出,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但是我们实在走不到一起,在此之前,我有一事相求!”陈虎阳面对脸色猛然转冷的卫竺,淡淡说道。

  “怎么?想认输?”卫竺脸上虽然带着冰冷,但是,说话的语气,依旧是和之前一样。

  陈虎阳轻轻摇了摇头,道:“如果我输了,死了,请不要告诉任何人。”

  不是说陈虎阳怕丢脸,若真的死的,还在乎什么颜面?陈虎阳怕自己死了,消息传到舞天妃等人耳中,惹得他人伤心,毕竟,陈虎阳不比以前,他在乎的人和在乎他的人有很多。

  卫竺没有说话,只是思考了一下,最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陈虎阳长舒一口气,再次对上了卫竺的双眸。

  微微的清风吹着两人长的不俗的脸颊,很凉爽,但是两人都没有心思去享受。

  卫竺的双翅被收回了体内,但是身上散发着黑色的气息,在如此漆黑的夜晚,更显得像是一尊魔神。

  “你修练的是什么功法?黑芒虽然浓郁,但我知道这并不是单纯的凶道之气。”卫竺在意的并不是别的,而是陈虎阳周身的将帅之气,卫竺不知道将帅之气的存在,但是他能感觉到,单论气息而言,只怕陈虎阳要胜出一筹。

  卫竺是个彻彻底底的凶道凡武者,但是陈虎阳……可不单单只是凶道而已。

  “这个,等你赢了我在说。”陈虎阳轻声说道,原本不报任何希望的他,在心底点燃了一点点的期望,从来都很自信的他,自诩不输于人。

  卫竺撇了撇嘴,显然对陈虎阳的嚣张并不感冒:“等我赢了?那你就没有机会再说了,你是一块璞玉,加以锻造必将叱咤风云,无奈你遇上了我。”

  “朽木也好,璞玉也罢,总有它存在的价值,人,总是有他的命运。”陈虎阳的声音依旧很轻,眼神变得迷离起来,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时间停止了几秒钟,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是在风中对视着,几秒种后,陈虎阳的身体动了,带着呼呼的风声,排山倒海的气场在整片丛林内浩荡,浩瀚的力量如怒海狂涛一般在汹涌澎湃。

  卫竺眉目一挑,显然想不到陈虎阳的爆发力会如此惊人。

  陈虎阳带着磅礴的气场如滚滚长江,似滔滔大河冲破两人的掌力,向卫竺冲击而来。

  当卫竺真正靠近陈虎阳是才发现这股气场是有多么的惊人,凭借自己的修为才仅仅可以勉强承受住,如果陈虎阳的实力真的有这么强横,卫竺绝对无法接下这一击。

  此刻,卫竺渐渐开始有的心慌,急忙飞快向后退去,快速掉转过身子,他后背的双翼虽然没有展开,但是双翼的防御力却存在着。

  惊讶的不只是卫竺,连陈虎阳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是什么力量?

  前所未有的感觉,可怕,惊人,感觉令人畅快淋漓。

  陈虎阳不知道,那日陈虎阳对战刑天虚影的时候,将帅界才刚刚容下修罗之路,但是如今却都有不同了,在黑玄的努力下,三天时间,修罗之路已经被将帅界融合了七八成,陈虎阳的实力在潜移默化间已经得到了提升。

  换言之,将帅界身为一方小世界,越是完整,作为将帅界主的陈虎阳就越是强悍!

  然而卫竺这样一耽搁,陈虎阳轰击而出的浩瀚掌力已至,卫竺后背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的撞了一下。

  卫竺的嘴角终于出现了一丝血渍,体内热血翻腾,向后退去了七、八米距离才勉强稳住身形,大口吞吐着浊气。

  此刻,卫竺看着陈虎阳的目光已经有些改观了,眼前的少年居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实力,这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你藏得很深!”卫竺有些艰难的说道,面向着陈虎阳,背上的双翼再次舒展开来。

  双翼展开,那就证明卫竺要施展全部实力了,要是之前,陈虎阳看到卫竺要施展全力的话,心里一定会有些惊慌,但是感觉到刚才的那股力量,陈虎阳浑然不惧。

  你要战,我便战!

  滔天战意在无形之中从陈虎阳身上爆发出来。

  相比陈虎阳,卫竺现在却不怎么好受,他感觉五脏仿佛碎裂了,在不断灼烧着,那火辣辣的痛楚让他咳血不断,他不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甚至不知道还能否活下去。

  这是多么戏剧性的转变?

  从来没有受过如此重伤的卫竺开始反思自己信奉的“道”是不是最强的道!

  卫竺又咳出五、六口鲜血直后,说话终于不显得那么吃力了,他抹净嘴角的血沫,尽量使自己内心保持平静,缓缓说道:“我要道歉,我收回之前对你的轻视,你很强,是一个足以让我使出全力一战的对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提酒会老友说:

为【新手别喷我啊】打赏加更,虽然打赏还没到……不过说好的加更先给上

(其实老酒也就这几天有时间,多码几章好了,怕到时候没时间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