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阳与那少年对视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那个少年的脸面出现了一丝失望的表情,自顾自的走进了房门,陈虎阳也不阻拦,只是静静的打量着这个少年。

  少年很壮,壮的像野人一样。

  “不用猜我是谁了,要论辈分的话,我算是你的四师兄。”少年似乎看穿了陈虎阳的心思,倒了一杯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如此芬芳的茶叶。”

  四师兄?

  陈虎阳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师傅,然而,陈虎阳将脑海中遇到的人挨个想了一遍,只有一个白清歌一直是以自己师傅自居的。

  最4:新√章)节!上n3酷匠k☆网R&

  虽然王道白家在陈虎阳看来是个神秘而强大的存在,但是陈虎阳并不认为眼前这个少年跟白清歌有什么瓜葛关系。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卫竺,跟你是同一种人!”少年脸上出现了笑意,很亲近,好像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

  卫竺,喂猪?

  卧槽,这名字必须给一百个赞啊。

  卫这个姓氏在华夏本就稀少,从他从容的动作上,陈虎阳更加确定了,这个卫竺不是常人。

  “和我是同一种人?什么意思?”陈虎阳严肃的问道。

  少年笑了笑,黑色的气息从身上散发出来,紧接着,在陈虎阳惊讶的目光下,卫竺的背上还长出了一对黑色的羽翼。

  陈虎阳退了几步,并不是害怕,而是觉得不可思议。

  那股黑色的气息……

  没错,凶道!

  要知道,凶道是小六道中最强也不被肯定的一条道路,因此,选择凶道的人很少,可以说一千个凡武者中有一个凶道就已经算是很高的比例了。

  “怎么?你害怕?”卫竺的眉头皱了皱,但是很快便舒展开来,因为他看到了陈虎阳的脸上浮现出了笑意,问道:“有什么好笑的?”

  “你能笑,为什么我就不能?”陈虎阳的气质一瞬间改变,跟卫竺一样,从容淡定,走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比我想象的要强了一点!”卫竺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又开始品茶!

  陈虎阳在卫竺身上感受到一股很强横,很凶暴的气息,那种气息不同于山野猛兽,卫竺身上的气息显得更加残暴一点,只是,就是因为这一种气息,让陈虎阳明白了为什么他所谓的“同一种人”。

  卫竺似乎是懒得跟陈虎阳废话,直接开口说道:“给我看看你的蛮兽特征吧!”

  “蛮兽特征?”陈虎阳一脸迷惑,问道:“什么是蛮兽特征?”

  卫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你还不知道?你竟然还不知道!”

  蛮兽特征?

  陈虎阳开始犯迷糊了,但是视线忽然转向了卫竺背上的那对黑色羽翼,问道:“就是这种东西吗?我没有,那种器官似乎不属于人类吧?我可不想变成你这副人鬼不鬼的东西的模样。”

  卫竺叹息一声,惋惜道:“也罢,原本还想着有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给我玩玩,但是现在看来,有些失望啊。”

  卫竺这话说完,两人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两人好像之前说好一样,同时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死死的盯着对方。

  “不知道有句话你听过没有,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卫竺严肃的表情配合上低沉的声音,显得诡异起来。

  但是陈虎阳却浑然不惧,同样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我还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卫竺眼中露出来赞赏的味道,淡淡说道:“你比我想像的还要明智一点,但是,你应该知道,现在的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这点我并不否认,我也没有自大到能与你一战。”陈虎阳是何等的智商,能够只身一人来见自己,要么胆识过人,要么足够自信。

  更直观的一点,卫竺能够在陈虎阳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

  “那你还敢这么跟我说话?找死么?”卫竺脸上再次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好奇地问道。

  “人有所为,有所不为。”陈虎阳轻轻将茶杯放下,笑着道:“人类,就应该有让人类的样子,我可不想成为你的小白鼠,在我看来,你也就是一个可悲的实验牺牲品吧?”

  陈虎阳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承认你可能比我强,我也从来不排斥非人的力量,但是因此变得人模鬼样,岂不是得不偿失?”

  “看来我们是没有共同语言了?好吧,我们既然达不成共识,那就看看谁的拳头比较硬吧。”卫竺淡笑着说道,不含任何敌意的挑衅道。

  面对强敌,陈虎阳从来都没有惧怕过,即使是实力相差悬殊。

  ……

  月黑风高,往往是杀人最好的时间。

  阴风阵阵的丛林中,两条身影出现在中央最大的那棵古树下,一点也不觉得突兀。

  “我可以给你最后的机会,那老和尚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我做不到,若是你现在说两句好听的,我或许心一软就改变主意了。”卫竺到此时脸上还是带着微笑,因为他从没有想过自己可能会被败北。

  陈虎阳知道他指的是师心咒,毕竟是关系到自己的生命,陈虎阳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你指的是什么?”卫竺露出玩弄意味很强的笑容。

  陈虎阳暗骂自己愚蠢,卫竺想细说的话,早就说了,此刻他明知故问显然是调戏自己。

  “也罢,等我打赢了你,再好好讨教。”陈虎阳身影一闪,不等卫竺作出反应,尽可能的一击毙命。

  “愚蠢!”面对陈虎阳突如其来的攻击,卫竺显然不怎么放在眼里,“你的动作……太慢了。”

  卫竺背上的黑色羽翼皮体而出,再次呈现,扑闪着煽动起来,身子猛然下蹲,仅接着高高跃起,在那对羽翼的支撑下,就这样腾飞在空中,轻松的闪过了脱陈虎阳的进攻。

  陈虎阳见自己的攻击落空,而卫竺居然腾飞在离地两三米处,短暂的错愕过后,双手撑地,借助臂力上推,就这样倒立着向正上方踢去,目标,这是从容淡定笑看着他的卫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